• 12.火炎的愤怒

  她说的祭品里面不会还包括有我吧?可是庄妍之前还从米婆手中救过我的性命啊,既然她救了又为什么还要杀我呢?不过也有可能是米婆和庄妍两个人在演戏,一个在唱红脸一个在唱白脸,而她们的目的很可能是想将我作为祭品来解决神罚。

  正在这个时候,庄妍突然将黑色袋子里的那个血淋淋头颅拿了出来,只是那下面还有一截身体,那身体上面没有手只有爪子,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鸡。

  原来都是自己在吓自己,我长舒了一口气。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庄妍没好气的说道。

  我走了过去,接过了她手中的那只鸡,将其摆在老槐树旁,接着她又拿出一瓶酒和三根筷子粗细的檀香。

  她将这些交给我之后,又拿出了一些糕点还有一个银色的小碗,碗里有一碗米。

  做完这些之后,她将这些祭品都放在了老槐树前,又在那些祭品的周围用银色小碗里面的米,将其撒出了一个圈围在中间。

  庄妍口中念念有词,手上也掐出各种手势,不过我还是认出一种手势,因为那种手势在唱戏中经常用到的兰花指,不过庄妍的兰花指有些不一样,她的那种兰花指则是放在左手掌心中间的,并且每念一段晦涩难懂的话语之后,就会变幻一种手势。

  我看的目瞪口呆,怪不得她之前说自己的法术比米婆还厉害,先在到是有一些信服了。

  “疾”

  当庄妍结束了手上所有的动作之后,突然睁开了双眼,手指向前一划,那些围起来的米突然诡异的燃烧了起来,形成一个火圈,将地上的祭品全都笼罩在这火光中,那米燃烧散发出的火光呈现出红色的光芒,那不是一般的红,而是像血液一般的红色光芒。

  在这光芒下,里面的祭品也随之燃烧了起来。

  “怎么样了?”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是庄妍没有要搭理我的意思,她从黑色袋子中拿出一个塑料瓶,那塑料瓶中装着血红色的液体,她将这些液体倒进银色的小碗中。

  做完这些之后,她右手向着前面的火光抓了一把,看上去就像是漫不经心的抓了一把空气,接着她将右手盖在银色的小碗上,顿时那小碗中燃烧起了火光。

  我又在此被庄妍的手法给震慑到了,这简直比那些变魔术的还厉害,心中更是对她的法术深信不疑。

  庄妍用手直接伸入到了充满火光的银色小碗中,那里面的鸡血开始冒起水泡,好像被煮沸了一般,但是她竟然完全不在意这些一般,右手食指伸进去搅拌了一圈之后,带着那些鲜红的血液就往自己的眉心处一抹。

  这时候她端起了那碗煮沸了的鸡血一饮而尽,她嘴角残留下的鸡血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流下,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接着庄妍闭上了眼睛,嘴中喃喃细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可是没过多久,她的表情开始痛苦起来,整张脸露出痛苦的神情,有些扭曲起来。

  我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就想上前把她给摇醒,可是当我刚接触到她的身体时,就感觉到好像触摸在了烧的通红的铁块上一样,让我连忙收回了双手,可是为时已晚,我的双手莫名其妙的就被烫伤了。

  而这个时候,一阵狂猛的阴风吹过,那原本在燃烧着的祭品突然间就此熄灭了。

  “噗”

  庄妍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她醒来之时喷出了一口鲜血,我不知道那是她之前喝的鸡血,还是她自己的血,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好像知道了这次的结果。

  “我失败了,火炎根本就不肯听我解释,他一听到我是来说这件事情之后,就大发雷霆,还说你上次让他丢了很大的脸面,他上次是准备去参加一个聚会的,可是你的那盆屎尿让他成了众神仙的笑柄,他说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你的。”庄妍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看到庄妍的脸色十分苍白,此刻也显得异常虚弱,对于这次的结果我也早就预料到了。

  我不知道神罚到底是什么,曾经问过庄妍和米婆,她们都不愿意告诉我,说是泄露天机会被惩罚的。

  但是在中了神罚的情况下,我不照样活到了二十多岁,况且这些年也没什么大灾大难的,也许这是我在心里上对自己的安慰,但是想到这里,还是感觉心安了一些。

  这时候已经八点多了,已经没有回城里的车了,加上庄妍现在身体也很是虚弱,我打算在村里找个人家先住上一晚。

  正当我扶着庄妍在路边走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辆面包车,那面包车就在我们身后,我也是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才知道的。

  而那辆面包车好像没有避让的意思,直接就朝我们开了过来,情急之下,我抱着庄妍就向路边滚了过去,而那辆面包车却停在了我们刚刚所在的位置,要是我们没有避让的话,很可能就被这车给撞倒了。

  草泥马的,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在开车啊?我在心中不由得破口大骂,这人简直就是想要我们两个人的命啊!

  由于庄妍压在我身上,也只有我受了些皮外擦伤,我慢慢的爬了起来,努力的朝着那面包车张望,想看看开车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

  可是那面包车的灯光太晃眼了,根本就看不清车里的人,过了很久才从车上走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人,那人穿着一身的白色衣服,在这漆黑的夜里很是扎眼。

  “不好意思,你们两个人没有受伤吧?因为家里出了点意外,我急着到县里去,所以车开的有点快了。”那人一脸歉意的说道。

  妈了巴子的,没有受伤才怪呢,大晚上的还开这么猛?急着去投胎啊?我心里虽然这样说,但是却不能在嘴上也这样说。

  “你下次注意一点,要不是我反应快,你今天就摊上大事了,知道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是是是,下次我一地改,真的很对不起,看你们两个好像不是村里人吧?你们这是要去县城吗?要不要我捎带你们一程?”那人点头哈腰的说道,看样子认错的态度还很诚恳。

  如果不是他那一身白色的衣服的话,我说不定就答应了,可是我看到这时候的庄妍已经有些昏迷了,并且她的头很热,好像是发烧了,虽然我有千百个不情愿,但是庄妍可是为了我才来到这里又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的。

  再加上这里又没有医院,我在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坐上了他的车。

  由于之前眼睛被车灯晃的有些生疼,我以为那人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西装,可是上了车之后才发现,那人穿的哪里是什么白色的西装,根本就是家里死人了之后才穿的白色孝服。

  我有些头皮发麻,这人该不会是鬼吧?他要是在路上要害我们怎么办?可是当我听到庄妍开始说梦话了之后,就放弃了跳车的想法。

  庄妍显然病的不轻,要是不赶紧送到医院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出什么意外。

  我手心已经开始出汗了,那是紧张的汗水,突然我手中好像摸到了什么,一看之下才发现那是庄妍带来的黑色袋子,想来这里面还是有几件法器的。

  gk酷匠网3首?%发-

  这时候我吊在嗓子眼的心才收回来了不少,要是你敢耍什么花样的话,大不了老子就和你拼了,我在心中这样想到。

  崎岖的山路确实很难走,一路摇摇晃晃颠簸的我都有些头晕,不过眼看快到了县里,而那穿了白色孝服的人却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一直都在认认真真的开车。

  难道是我想多了?正当我在胡思乱想之际,那开车的人突然猛然一踩油门,整个车飞似的向前驶去,好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横冲直撞。

  “喂,大哥你慢点啊!”我连忙说道。

  刚刚车子一加速,让我的头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也幸好是撞在了座椅上,若是撞在别的上面,我的脑袋非得开花不可。

  可那人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似的,车的速度不但没有减下来,反而越来越快,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公里仪表盘上的指针已经指到了一百五十,一辆破面包车开到一百五十码那简直就是离死不远了。

  开车的那人一脸狰狞的狂笑不止,这时候已经到了县城郊区的公路上,由于这里还算是比较偏僻,大晚上一般很少有什么车辆了,而这公路上唯一的车辆就是这破面包车了。

  那人还在一个劲的狂踩油门不止,公里仪表盘上的指针开始朝着一百八十的数字慢慢逼近。

  而在不远处的马路中间则站立着一个交警,那交警不停的吹着口哨,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棒,示意我们停车。

  可那人好像没有看到一般,径直的朝着那个交警撞去。

  “咣当”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记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而这个时候我却发现有个硕大的脑袋正趴在我脸上,一双硕大的驴眼正盯着我看。

  我使劲眨巴了下眼睛才看清楚,盯着我的那个人原来是和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 说:

大家喜欢的话,就用QQ登录点击一下追书、撸撸!这对我十分重要,顺便留个书评,表示有看过。

另外求土豪打赏 ⊙▽⊙ 拜谢各位了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