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回村祭祀

  回到家里我久久无法入睡,还在想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千奇百怪的事情都让我遇到了,也不知道从什么事情开始,我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有鬼神这一说。

  其实这也不由得我不信,因为那些事情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发生在我身边。

  也许是想的累了,我很自然的就睡着了,一大早醒来觉得精神好了一些。

  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到床头,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望着窗外,今天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正当我还在有些癔症的时候,突然想到今天要和米婆一起去搞祭品,至于什么祭品米婆也没告诉我。

  穿好了衣服之后,我就从家里走了出去,打算去寻找米婆。

  今天的天气确实很不错,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感觉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可奇怪的是这大街上却没什么行人。

  “尼玛的,难道这大白天还会闹鬼不成?”我故意提起嗓子喊道。

  其实我胆子本来就不怎么大,加上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胆子反而没有变大,却变小了不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也许这样可以让我觉得有点安全感。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摸上了我的肩膀,我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变的沉重了起来,心里顿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有些发毛。

  我此刻不敢回头,害怕一转身就看到可怕的东西,但是人往往有种好奇的欲望,也许我就是在这种好奇的欲望支配下,不由得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我拔腿就跑。

  我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一只纤细的小手正抓住了我的肩膀,我顺着那小手往上看去,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脸上隐隐有些没有擦干净的血迹。

  “哇啊……”

  “啊……你神经病啊,瞎叫什么?”

  说话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庄妍,她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瞪着我,显然她也被我刚刚的喊叫吓的不轻。

  “这能怪我吗?你不声不响的就到我身后,还不说话,还有你脸上的血迹是哪里来的?”我郁闷的说道,对于这个小妮子我也不敢有太多的抱怨,毕竟我现在大半个身家性命可都在她的手中。

  “啊?难道来的时候没有擦干净吗?”庄妍小声嘀咕着说道。

  虽然她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看样子她好像并没有要刻意隐瞒我,也没有刻意要解释的意思。

  因为她要是刻意想隐瞒我的话,她也就不会小声说出来了。

  但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感觉到不安,自己好像被蒙在鼓里一般,心想这小妮子该不会是刚杀了人吧?

  “我来找你是打算解决神罚那件事,祭品我和姑姑都准备好了。”庄妍说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袋子,那袋子是个黑色的大袋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由于袋子的颜色本来就是黑色的,所以我在外面也看到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后来我问庄妍要到哪里去找那个火炎给他送祭品,她就反问我是在哪里遇到火炎的,我就又把当时的情况给她讲了一遍。

  √酷Ou匠●6网…正xO版|.首发

  “这么说来你是在乡下遇到的火炎了,那颗树很可能就是他的栖身地之一,我们只要找到那颗树就行了。”庄妍想了想说道。

  我遇到火炎的时候是在小时候,这都多少年的时间过去了,而且遇到火炎没多久,我们一家就搬到了县里来,乡下的房子早已经卖了出去,而且现在变化那么大,能不能找到那颗树还不知道呢!

  虽然我心里有万般的抱怨,但是还是不得不跟着庄妍一起去,因为这关乎我的身家性命啊!

  到乡下的话,只有两班公交车,一班是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的车,现在都九点多了,早班车是赶不上了,只能等晚班车了。

  庄妍听到我这么说之后,也是一脸的郁闷,无奈之下我让她把那袋子先放在我家里,然后我带她去游乐园玩一圈。

  这小妮子好像从来没去过游乐园一般,根本不知道游乐园是什么东西,经过我一番夸张的讲解之后,她立马来了兴趣,拉着我就走。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下午六点四十五分,我看过表之后立马拉着庄妍就走,可这小妮子好像没有玩够的样子,有些不情愿,在我答应她事情办完之后还会带她来这里玩的时候,她才终于妥协了。

  我们两人来到车站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等了没多久,那辆公交车很准时的就过来了。

  车上到是没几个人,加上我俩和死机之外,一共就五个人,另外那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大概是一对恋人。

  往乡下的路比较难走,一路上很是颠簸,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辆公交车了,平时我是不怎么晕车的,可是这车子颠簸的实在是难受,让我有种头晕想吐的感觉。

  路上的时候,我问庄妍米婆怎么没过来,庄妍说她姑姑还有别的事情就没有过来了。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心里就不乐意了,尼玛这可是有关我的身家性命的啊,有什么事情能比我的生命更重要的,可是一想到人家又没拿自己的钱也跟自己非亲非故的,我也就释然了一些,毕竟在这个社会中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对恋人在中途就下车了,他们下车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哪里,而且那地方距离乡下还有很长一段路呢?他们该不会是来这个地方打野战的吧?

  一想到这里,我浑身气血翻涌,感觉浑身有些燥热,想着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用看那种带颜色的影片了,同时也很是感慨,这年轻男女寻找刺激的方式果然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转眼车就到站了,我和庄妍下了车,庄妍手中提着那个黑色的袋子跟在我的后面,我看那黑色袋子好像很重的样子,打算帮她提下,可是她说什么都不让我碰。

  无奈之下我们就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开始寻找那颗树,乡下的变化到不是很大,但是一些房子都重建了一番,因为我小的时候,这里大部分的房屋都是用土和木头盖起来的,时间久了,木头会被腐蚀,泥土也会脱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是很不安全的。

  这里大部分的人家都住上了水泥盖成的房子,也有一两户比较穷困的则还是以前的老房子,不过在那老房子里面住的,大部分都是些上了年岁的老人。

  正当我漫无目地的在自己曾经待过的乡下小道上走着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土房子,那座房子的木质房梁已经坍塌了,四周的土墙也只剩下了一半,四周长满了杂草,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这时候一个从田地里赶回来的大爷经过了这里,我看到了之后立马就认出了这人,这大爷在我小的时候还曾经抱过我,也来我们家窜过几次门。

  和这位大爷交谈的时候我才知道,自从我们把房子和田地卖掉之后,一户姓许的年轻夫妇就住了进来,这两夫妇新婚不久也没有孩子,加上他们是外来的人,一时间也很难融入到村民中去,所以他们很少和村民打交道。

  可过了没多久,这对年轻夫妇就意外的死在了这房子里,当村民发现的时候,这对夫妇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并散发着恶臭的气味,由于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两人的家里人,村民也无法忍受那种尸体腐烂的恶臭,大家就凑钱将其埋葬在了村外一公里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一个小山包,从此以后这房子里就再也没有住过人。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之前在车上遇到的那对年轻情侣就是在那个小山包的地方下车的,难道说那二人就是这对死去的年轻夫妇?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整个头皮都有些发麻。

  不过在那废弃房子的不远处,我还是找到了曾经的那颗树,这是一颗老槐树,上面的枝杈显得杂乱不堪,树身好像被人用利剑劈开了一般,露出一个很大的裂缝,那裂缝能容纳一个人进去,如果将这颗老槐树平躺着的话,那裂缝就像是一口棺材一般。

  由于那位老大爷还要回家做饭就急匆匆的走了,此时就剩下了我和庄妍二人,我看到了那颗树之后就示意庄妍自己找到了。

  庄妍看到那颗树之后就走了过去,将她那个黑色的袋子打开了,由于天比较黑,我也没看清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我好像在那袋子里看到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不过那头颅明显比人的脑袋小了很多。

  尼玛的,难道这小妮子真的是杀了人?一想到这里我双腿不由得开始颤抖了,怪不得这小妮子不让我看她那袋子里的东西呢,原来里面藏着这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