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不怕符咒的超子

  尼玛太吓人了!我的心一阵猛抽转头向前冲了过去想远远地离开这玩意儿。

  我跑了一阵躲在沙发下,果然那东西貌似没跟过来,慢慢地我从沙发下伸出头想看看那玩意儿还在不在?

  还好,客厅里我没有发现那东西!

  不对!

  nm酷匠网a}首V发*

  我能感觉到那玩意儿就在我身后,因为他又在吹我的脖子!

  我的思维变得很慢,甚至是要停下来的迹像。我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回头,看来是给他纠上了!

  听说过鬼都很喜欢玩人的!你越是怕它,它就玩得越开心。其实很多人根本不是给吓死的。知道归知道,可我心里就是怕,怕得要死。

  这东西貌似知道我发现它了。它看我这么久都不动慢慢地转到我身前。我立即闭上我的眼睛,我脸上满是那种又冷又痒的气息。

  我要死了吗?我很不甘心,长这么大我还是处男呢,如果老天再给点时间,我一定要把这个处男身给破了。

  这东西越来越帖近我的脸,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时间貌似过得很慢。听说人要死的时候都这样,还会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像放电影那样儿。

  我现在最恨的就是和尚那个忘八蛋。自己胆小还叫我送死,我要诅咒他,诅咒他一辈子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死都不放过他!我要把他给我所谓的符全帖在他屁股上,让他的屁股当嘴巴满嘴喷粪!

  我猛然一惊飞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咒一股脑帖在那玩意儿上!

  “哧”的一声一股蓝色的火焰瞬间冒起!那东西怪叫着滚了开去在厅里滚了滚去。

  看来那符倒还是有用的。我心里一喜同时又一悲,因为我的符只有一张了。如果还遇上这种东西我就悲催了。

  反正动静这么大我也不怕给人发现了,我打开灯。厅里那东西还在燃烧,从他的衣服上看貌似上次给我跟李香开门的那个保镖。

  “沙沙……”我听见有重物移动的声音。赶紧从墙角捡了个东西护身。

  从地下室爬出个人。我仔细打量了下不是超子是谁?他不是呆在自己屋里了吗?怎么还出现在这里?

  见是超子我心里没那么害怕了。一是知道他不会害我,二是我手中的符对他应该有作用的。我见和尚帖他都有用。

  我瞧着他想看他要干啥?

  超子貌似不会上楼梯只能爬。一离开地下室就站起来翻白着眼向我走来。

  尼玛还想吓我!我早知道他是鬼了,我苦笑着挖苦了他几句,他仍然没有反应僵直着身子靠了过来。说来也奇怪他的动作有些像门口那个保安大叔的很沉很僵硬,一点也不像他平常。

  他现在动作慢,我很容易就把最后一张符帖在他额头上。我只是想吓走他,反正一张符也烧不死他。

  让我惊讶的事儿又发生了!超子一点都不怕这东西,两只手向我伸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给他死死掐住了脖子。

  尼玛又上当了!难道这东西不是超子?不可能呀,无论从哪个地方看他就是超子我当年的发小!

  我用出最大力气想扳开他的手。超子手上的劲很大就像铁钳卡住我纹丝不动,我都要透不过气来了。我不停地拍打他,示意玩笑开到这儿就算了,再下去我就挂了。

  我的呼吸越来越难了直憋得我满脸涨红,现在我一丝力也使不出来人也快晕倒了!

  “砰!”玻璃窗被一块大石头砸开,一颗极小的东西击打在超子背上。他痛得浑身抽筋,手不由松开了我。

  “咳咳……”我蹲在地上直咳嗽。尼玛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听见有人从窗口跳进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扯着我往门外奔!

  她是庄妍!

  直到很远的郊外她才松开手。

  我问她为啥救我?我早就想问她了,貌似问米婆一见我就喊打喊杀的,而庄妍却一味要救我,算上前一次已经是第二次了。

  她没理我这个问题反而问我为啥去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把和尚跟超子的事儿跟他说了。我本来不想去的,是和尚忽悠我去的!

  她又问我为啥没在门口看到和尚?

  尼玛!我怎么知道!和尚明明说了会带些人随时增援我的。我不想在这小姑娘面前显得太无知,我转移话题,我问她现在我该怎么办?是离开还是就在这里躲起来。

  庄妍说她也不知道。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貌似她们这种神职人员才知道该怎么办,一般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种情况?

  庄妍想了想拉起我的手说去见她姑妈。我问她这姑妈是谁?她说就是上次把我扔下河的那个!

  尼玛!我真不知道这丫头是要救我还是要害我?难道又叫那个老女人再害怕一次?她保证说不会了,问米婆如果害人一般只一次。害不死对方往往会结交而不会再下手。除非有深仇大恨的那种。

  我将信将疑,不过对方是人我也不怎样害怕。上次是自己大意中了计。这次自己小心点肯定没事儿!我暗暗提示自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再大意了。

  问米婆还在那个地方,她见我们进来显然吃惊不小,知道是庄妍救我的,就大声斥骂庄妍多事儿!一副要打的样子,我赶紧把庄妍护在我身后怒目向着这个老太婆!

  也许是骂累了也许是见我一副怒意问米婆停下骂声,叫我坐下来,还递了杯茶给我。

  我端着茶假意碰了下嘴唇示意我喝了。问米婆的眉头皱了皱显然不满意我这种欺诈行为。靠,以为我是白痴吗?要是我真喝下去说不定又把我扔回河里,我哭都没地儿哭去!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庄妍问怎么帮我?

  问米婆叹了口气,过了阵才说她也没碰过这么棘手的事儿。如果单纯的冤鬼纠身,再难他也帮得上我。她发现我身上不止很重的冥气,还有很明显的神罚!

  神罚?

  貌似我大凡人一个哪里能得罪神仙,见着神仙我拜还来不及怎会得罪他?

  问米婆从老旧的桌子里取出两个小贝壳似的东东,嘴巴里不停喃喃着啥,闭着眼睛朝前上主撒了把米,米就要落地的瞬间她把这两个小贝壳扔在桌上。

  问米婆睁开眼睛看了看桌上的贝壳叹了口气。我问看出了啥?

  她说果然她的感觉没错,我是受着神罚。她问我小的时候是否遇过啥怪事儿?我说没有,打小我就是个好孩子叫我做坏事我都做不来,更没遇上啥怪事。

  她断然说不可能!她的圣告(贝壳)上显示我是得罪了一个脾气很急的大神!再多她就算不出来只能算出这么多了。她叫我再想想如果知道得罪了谁还有可能补救,买好上等祭品祈求大神的愿谅。只要大神气量够大我就没事儿!

  小时候的事儿!头痛,我哪能想得起那么多?我这十几年貌似没啥精彩的也没碰过啥怪事呀?庄妍看我实在想不起碰了碰我,她说一般神穿的衣服都有点怪。因为天上的时间跟这里不一样,想想有没有碰上穿怪衣服的乞丐之类的也算!

  尼玛!她这一说貌似还真记起一桩。

  那是我念小学的时候。那时我还在农村没进城。那天中午我把尿盆直接往楼下倒,楼下有棵大树正好可以施点肥。

  本以为大中午的没人,没想到那回还真有人在。一个穿红衣服的黑脸大叔给浇个正着。他的衣服很旧而且款式也很老土。我马上跑下来跟他道歉。他当时也没骂我,不过看得出他气得够呛身子都在那里哆嗦。

  道完歉我就跑了,当时我还怕他向老爸告我黑状提心吊胆的过了大半天。后来也没见过他,渐渐地忘了这件事儿。要不是庄妍提示我真想不起这事儿。

  问米婆问起那黑脸的样子,她说他脸上是不是黑里透红?我说是!

  我看得出来她的手在发颤!

  我问我是不是没救了?她转头在默念着啥,老半会儿她才转过头来,她说一般对于被神罚的人她都会出手弄走,这是怕被连累。要知道神的力量是很伟大的。之前要淹死我也是想到这个,反正死我一个能救那么多人也就赚了。

  气得我鼻子都歪了!这算啥难道我就这么该死吗?她说没办法神是不能得罪的,与其死很多人还不如死我一个!

  尼玛这是啥道理!我问那现在该怎么办?她说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得罪的那位神仙地位不低是火神的使者叫火炎!他本领很大性子很烈心胸也是比较小的一位。她让我好好洗个澡明天准备祭品试试。如果火炎能原谅我就最好了。

  突然我想起兰芳小区的事儿。我问她怎么办?她说先过了神罚这关再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