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回家,时间不多了,不能再跟以前一样只当个宅男。

  我要完成我很久以前的心愿。

  这心愿其实很简单,就是偷看我们隔壁办公室的胡美丽洗澡,以前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发发这个梦。

  这娘们虽然是个少妇,但我喜欢她的身材。这娘们说话嗲得要死,有种勾人的味道。

  看看天色应该是七点左右这正是人们吃饭冲凉的时间。我专门买了个像素高的手机,我要把这些全录下来,就算我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了也能在另外一个世界看美女。

  我发现,知道自己死定了之后,我少了很多顾忌淡定了不少。

  我堂而皇之地按响了胡美丽家的门铃。她问我有啥事儿?我说是公司的事儿,她就放我进去了。

  这房子有股很不对的味道。对!貌似有啥死老鼠的味儿。我问她这里的味咋这么浓,她说是她丈夫的臭袜子。

  靠!我恶心地捂着鼻子。

  她很干脆地问我公司有啥事儿?还有为啥我整天不见人?

  啥事儿?我还没想好呢,不过这事儿难不住我,随便我编了个理由说是啥合同出了问题要她在家里打出来我送回公司去。胡美丽是公司里专门管理人事合同的,这个借口合情合理。

  她说好,但她要先上个则所。

  我眼睛一亮,上厕比洗澡更好!等她走进卫生间后我把手机的录像功能打开悄悄从门缝里塞进去。也许是她要得急,这门没有完全关好。

  让我失望的是她家的马桶是坐厕。完全看不到该看的地儿,只能看到她蹲在上面。玛的!我就不信了她会不起来。只要起来我就能录下来,然后放慢看总行吧!想到这里,我把手机尽量往下边放。

  嗯,不得不说她的身材就是好!曲线很完美。

  脖子很白!我不停想像着脖子下边的地儿……

  突然让我心悸的是,貌似我看到他脖子下边有道很深的破口。由于给衣服挡住了,刚才没看到,她低了下头我貌似看到了!

  可能是我眼花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伤口!我把手机再回放一遍,尼玛!还真有,而且这伤口很深,没有缝线的样子。就像是被割开的纸那样豁开着。

  这了太超出人的理解范畴了!要是以前我准得给吓尿,但现在我不怕,因为我也差不多了。

  “你偷看我!”不知啥时候胡美丽站在我身旁,没有一丝声音地出现在我身旁。

  不怕归不怕,我还是很紧张的!“你是鬼?”

  “呵呵,你知道了?”她伸出两只长着很长指甲的手要掐我。

  我的反应有点慢。无论谁突然遇上这样的事儿也会跟我一样。我刚起脚,她的手就掐在我的脖子上。

  我要死了吗?怎么我感觉不到痛的?

  睁开眼睛,却发现胡美丽抱着手蹲在地上一付很痛苦的样儿。

  尼玛!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鬼玩人?不过貌似没听过有这样玩的。不管了还是先离开好,跟脏东西呆在一块总不是个好事儿!

  想走得快,结果我踩在一个球上。

  叭的一声我倒在地上。

  尼玛!瞬间我就吐了!沙发底下有具尸体!一具男人的尸体,他眼睛睁得老大一副突出来的样儿。嘴巴也张得老大里面有不少白色的虫子爬来爬去,凶前一片血红留着一个大窟窿!

  原来臭味是从这里来的!就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她老公了。

  “死来!”胡美丽厉叫着又朝我扑来!

  尼玛,这厅里给沙发堵住了,我想转个身都不行。胡美丽的双爪泛着点点黑色的光茫向我眼睛袭来。

  就在她要抓到我时,突然有人拉了我一下。这人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我拉出来了。他一转身拖着我往外边狂奔。

  我浑浑噩噩地跟着他跑,脑子乱成一片。

  “你小子胆真肥!”差不多到超子家前面的人才放开我。这人正是超子。

  我没理超子,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抽烟。超子伸手向我要了根也点上。

  “你不逃还跑回来干啥?”超子盯住我。

  我仔细打量着他,记得上次和尚带着我收他和尚却吓得跑了,这货肯定不简单!我问他究竟他是咋样的存在?他说他中了雷贱人的降头白天完全不受控制只有晚上是清醒的。

  我苦笑了下,难怪上次向他要钱这货还真给了几千!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跟他说了个遍。我告诉他我貌似也活不长了,和尚救不了我问米婆不单不救我还要害我。

  超子问我是哪里的和尚哪里的问米婆。我说是法灵寺的大和尚,他是寺里虽一能降妖的。

  超子傻傻地看着我,把和尚的样子比划出来他说我看见的那和尚根本不是人!

  不是人?不可能!因为白天他能出现而且还出现在公众场合,不单我见到了,很多人都可以看见他。

  超子呵呵地笑了起来。他说我遇上的是调皮鬼,可能是因为以前是和尚所以才能在白天出现。要是我不信的话可以去条子那里查查,这和尚是去年给泥石流给弄死的。

  我还是不死心,我问他为啥和尚要收我的RMB鬼不是用纸钱吗?超子说,你傻呀他用不着可以给寺里用呀。这和尚能显形说明有点法力,而这样的家伙往往执念很强说不定死前还在想着给寺里筹钱啥的呢!

  更。2新z最G快p^上U》酷j{匠网m

  尼玛!我是很难相信和尚不是人。因为他给我是人的感觉太强了!我现在也不想追究他是人是鬼。我问超子我现在怎么办?好歹他以前也学过法术啥的。

  超子很干脆说他也没办法!只是让我快些离开这里。

  我长长叹了口气。或许离开是唯一的办法吧。

  说走就走,我别过超子连家也没回打了个的往省城跑。一切到了那里再说,我想省城人气旺能逃一时是一时。

  出租车一听说去省城要了我三百才开车。他说晚上要加价,要不就让我坐火车。

  我身上就几千,大部分还是超子在公司给我的。现在急着离开只好忍痛给了这丫的三张红牛。

  或许我又犯了个错。我把红票全拿出来,这丫的司机看到红票眼神很不对。

  我假意眯着眼睛,其实我偷偷地瞧外边的路,要是这家伙真敢黑我,那么我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我要趁他不注意在他背后给他来个狠的。

  这司机果然不是个好东东。他走的这路根本就不是到省城的,他在绕着环城路兜圈子!

  我说我要放水让他停下。他看了我一眼见我真要放水的样子才停下来,叫我快点。

  刚停下我就扑上去掐他脖子!

  让我意外的是,这丫的没我想的强。我就这么一掐他的脑袋就掉了!像西瓜一样滚下去。

  尼玛!我杀人了!

  我的手在颤抖。心里拼命地解释我这是在自我保护,但就是说服不了自己。如果能从来我宁愿把钱塞给这丫的。不就几千吗!

  不对!刚才太慌了根本没注意。司机的头是掉下来,但他脖子上没有血!一滴都没有!我似乎知道我碰上啥了,一个闪身我冲下车子。

  我的脚有些沉,让我失望的是这不知啥地方,貌似在绕圈子。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听说鬼会迷惑人的眼睛,让你总是在原地打转,等你累了他们就会下手。

  不能相信眼睛,那么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觉了!我闭上眼睛用脚下探着路。

  看来我这办法是行的。因为我听到的哥在怒号着扑向我。现在比的就是速度,要是我能快点出去他对我肯定没办法。

  前面的空气很清新,看来我马上就能出去了,脸上不由一喜。

  还没等我踏出去,我的肩膀就给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它很有力量我的肩膀都要给它捏碎了!我使尽力气也不能跟他抗衡!

  “哧”的一声,一道浅H色的符帖在我身上。的哥的手瞬间燃烧起来,貌似瞬间点燃的汽油。

  我身子一轻冲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这人的气味我很熟悉,我一抬头果然这人就是和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喜欢点一下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