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迷糊糊地醒来,眼前一片黑暗幽幽的还有闻到泥土的味道。我能感觉得出这里很潮湿,水气很重。但这里绝对不是在地窑里应该是在河边,因为还有风钻进来,这是河边的风隐隐的我感到有些不对。

  “我们把他放在这里得了!”

  这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我听到的声音她的声音很软,我很喜欢听她这样的声音。

  “快把他扔下去!”这是问米婆斩钉截铁的声音。

  听了这话我张大嘴巴大喊救命!只是声音发不出来貌似有东西堵住了我的喉咙。我的身体也被慢慢抬起来,我心里说不出来的悲伤,难道我就死在这儿了!听说死在水里是很悲惨的,灵魂永远被困在水里,除非能找到替死鬼。

  没过几秒我的屁股跟地上的石头亲密的接触了。尼玛,俩娘们要抬就好好抬还虐我咋的!摔得我眼泪直流。

  我能听见俩娘们的喘息声,我很希望这是她们开的玩笑。只是当我的身体沿着河堤往下滚的时候,我知道她们是真心想要我的小命。

  我的手脚动不了!只能悲催地闭上眼睛,没多久一股咸咸的江水灌入我鼻子里,眼睛睁不开周身更加黑暗,不久我终于憋不住气了一大口水呛入口中,我能感觉到眼睛冒出些液体。

  又是一片黑暗,还有刺骨的冰冷。我虚弱地睁了睁眼,眼睛也是一片刺痛。

  难道这个就是死后的世界?为啥这里没有鬼差。哦,我是淹死的以后就只能守在这里直到有替死的人来我才能离开!

  不对!我好像在移动,虽然很慢,但我的确在移动!

  我一转头就吓尿了!

  因为我后面有两颗硕大的眼睛。只有眼睛!就算是个骷髅头我也不会给吓尿,毕竟在游戏中打过虽然没真的见过,但这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睛就在我身后,我整个人就吓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不动了。回头瞄了眼那双眼睛也不见了。让我有点高兴的是这里是陆地上,就算是死我也希望在陆地上。

  “你醒了!”

  这声音不像问米婆的。难道水鬼也有人引导吗?嗯,想来也是刚成鬼的新鬼没人引导的话就会出乱子。

  “你是谁?”我咬紧牙关从嘴巴里挤出模糊的声音,因为实在是太冷了。

  眼前走出一个女人,她很娇小,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儿。不过她的身材很赞!曲线很完美,脑后扎了个漂亮的马尾辫,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仿佛身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仙气。

  “我是水府总管!”女人说话还眨着漂亮的大眼睛。

  无论怎么看我也不相信这是死后的世界。因为这里有美女看,不知为啥我只要看到美女,我总是能放松。打小我就很有女人缘。

  “我叫你姐姐还是妹妹?”不知为啥,我身体貌似不再那么冷了,说话也利索了些。

  “当然叫姐姐,我管这个水府都好几百年了!”那女人一脸想笑的样子。还用手揪了揪我耳朵,“小弟弟乖待会儿姐给你糖吃。”

  “你不是鬼!”因为我发现她的手是温暧的。

  “谁告诉你总管一定要是鬼?我是狐仙,你应该叫狐仙大人!”

  真的假的?我将信将疑。慢慢地跟着她走。

  她走着还不时颤着身体,貌似笑得不可开交。瞬间我就发现这丫头骗人!应为我发现不单她有影子我也有!难道我没死?

  更新●R最s快3上7X酷!匠#.网

  “这是哪儿?”我停了下来。

  “大笨牛现在才发现,笨死了!哈哈哈……”女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很生气,如果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小丫头的话我非揍她一顿不可!

  “呵呵,大笨牛还是个气包子!好了不逗你了,我带你来是为了救你!”

  这丫头叫庄妍是问米婆的徒弟,她见问米婆要弄死我,于心不忍施展法术救了我。我问她不怕问米婆知道吗?她神秘地笑了笑,她说她是这天下最强的,问米婆算什么,没人能强过她!

  这下我给雷住了。不是说师傅强过徒弟很多的吗?而且这丫头貌似才十来岁怎么看也不是个法术高强之人。如果是真的,那问米婆就不用杀我了直接把我交给这个小丫头不就行了?

  这丫头没再理我,拖起我的手直走。前边有个小茅屋,进去之后让我换衣服。

  这回我俩都很尴尬。因为这屋里全是女人的衣服,而且还很小的那种。我挑很很久只有件大点的衫衣勉强披得上。裤子根本穿不着,我只好用一件衣服系在腰间。

  庄妍不知从哪弄来个小盒子,里面装满了米,白米!这盒子摆在一张铺着红布的桌子上。

  在米上插上两根红色的蜡烛,再点上一把香。

  一切布置好之后庄妍点着一把纸钱,等着香掉下第一粒灰之后就闭上眼睛双手有节奏地拍打桌子。

  这是第一次见问米。说实话,我觉得她有点装神弄鬼,如果不是这几天的经历我早就离开了。现在我瞪大眼睛瞅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生怕错过些啥。

  只是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庄妍还在那里很有节奏的拍打,米上的那把香都要见底了她还是没有其他动作。

  貌似跟外婆说的不一样呀。她说问米只在分把钟多的也就十来分钟,总之会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完成。

  终于庄妍抬起头,我心里一喜正准备问她要咋样?只见她眼睛一翻白仰天吐出一大口血。

  尼玛!我给吓坏了跳起身就往外蹿。没几步我又停了下来,我不能丢下庄妍,虽然我也不是啥好人但也不能丢下这么一个漂亮的丫头不是。

  我刚碰到她,一股冰冷之气就往我眼睛里蹿!我急忙闭上眼睛,只是这动作太迟了,那冷气瞬间就冲进我脑袋,我浑身一抖,自己也说不明是咋回事儿,只觉得一阵冷一阵热然后脑袋一疼就倒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巨大的疼痛把我痛醒。好像身体要散架,甚至我的眼皮都不是我的,又酸又疼的。

  “你醒了?”庄妍有点楞楞地看着我,在我身上撒了把米。

  这米像箭似的打在我身上。不过这阵痛之后我发现我能动了!慢慢地我从地上坐了起来。我问她我这是咋回事儿?

  庄妍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是对不住我。她说我身上有股很浓的魔气,本来想请鬼差大哥帮我把魔气驱除的,却没想到念错了咒语不但没请到鬼差大哥还直接把一个大魔头请上了我的身!

  不是吧!我一楞,我只听过鬼附身怎么还有魔附身的?

  魔鬼是跟神仙相对的。鬼跟仙都是人修练成的,只要修练就可以了。但是神魔不单要有修练还要集中人巨大的信念之力才会有。达到神跟魔的境界就很难死了,除非断绝他们的信念之力不然他们就拥有不死之身。

  凡人可以跟仙跟鬼斗,但很难跟神魔斗。不过一般成了神成了魔之后就不再过多干扰人间了。除非威胁到他们的信念之力。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那我为啥现在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他还不太适应这个世界,所以暂时还没有完全控制你吧!”

  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会呛到。不过我不是很怕,债多了不愁。反正自己身上就有魔气的,老问米婆都说了我很快就会死,再多一个索命的也没啥。

  想到这里我仰天大笑,我对庄妍说这事不怪她要她不要自责反正我是个将死之人没啥好怕的。

  我不想再呆在这里。我想开了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独自面对,反正我这个宅男打小就孤独惯了,让我默默地来,默默地死去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庄妍挡住我的路想说些啥,只是看到我的神情她慢慢地让开路,淡淡地说道以后有麻烦可以找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