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十多分钟之后果然回来了。背上多了个旅行袋里面装了不少东西。

  V酷5匠WE网首{n发-z

  看着他背上的东东我心里也多了份安全感。想来对付美女主管没问题,如果她真的是不干净的东西叫和尚收了她自己也就得救了。

  法灵寺在一座小山上,要打的还得下山。可能是下午上班高峰期吧,在山下没能打到车,这就得多走段路到前边去打了,那边人打车的人多。

  刚转个弯我就撞在一个女人身上。

  那女人很奇怪,从上地爬起来之后盯了眼我就往地上吐了一大口口水,嘴巴里还唠叨着晦气!

  尼玛!不就是撞了你吗?咋还骂人!我也回瞪了她一眼。

  “靓仔快求求房仙姑吧,不然你有大难了!”

  不知从哪冒出个老大娘对着我很同情的说。

  靠!我是想过道歉的,不过瞧那逼的态度他就咽不下这口气。

  “靓仔你不要不信,她是这里的问米婆灵得很!”那大娘怕我不道歉还解释起来。

  问米婆?

  我好不容易才想起来。这个是广东才有的法术。因为我外婆就是广东的,她经常跟我说问米婆的事儿。平常有难解决的事儿打上几甲米去问问就能解决事情。以前是当作故事听的,现在我心里一突!那女人能看出自己身上有问题,太好了如果约上她对付美女主管的把握又多上几分。

  谁知我还没靠过去那个问米婆就像怕我身上有非典似的大叫一声撒开脚丫子跑了。我当然不能这样追过去,问了问大娘问米婆的住址打算过段时间找她。

  大娘没有隐瞒,全告诉我了,同时还不停地叮嘱我立刻找房仙姑,因为上个月也有个人像我一样的情况,结果很快就从山上掉下来死了!死得很惨!

  我回头望了望和尚,意思是要不要请上问米婆。

  和尚摇了摇头表示没必要,他现在的法力一般的脏东西还是能对付的。

  也罢,先会会美女主管再说,其实带和尚去就是想跟她谈判并不是想收她,只要肯放我一马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进了公司我不理众人怪异的目光,说这和尚是主管请的,只是来看看风水的。保安才给和尚进公司。我也没跟他们客气带着和尚直接进了美女主管的办公室。

  美女主管手中还是拿着化妆笔在脸上画着瞧见进来的两人倒不太在意,没有我想像中的雷霆之怒,也没有害怕哪怕一丝的害怕也没有。

  “你们干啥?”

  “主管不是你叫我们来看风水的吗?”我现在还不能跟她反脸,要是这逼真有本事弄死他,或者这逼真的是个人的话自己的下场肯定好不了。

  “我叫了吗?”美女主管还在坐着不过把手中的活放了下来。

  “叫了!”我示意和尚看看。

  和尚从袋子里翻出些东西舞了舞还念叨些东东貌似佛家咒语之类的。过了一阵子打手势叫我出去。

  美女主管轻蔑地笑了笑,“你们搞完了?”

  “搞完了搞完了……”我哪敢再待在这里,嘴巴上说着手上拉着和尚退了出去。

  这一出门我就问怎么样?

  和尚摇摇头说她肯定不是鬼因为指魂针运转很正常,一点异常都没有。

  那她可能是妖怪就像她家的那条狗一样是个妖怪!我接着问。

  和尚还是摇了摇头,因为在她身上闻不出一点妖气,不可能是妖怪!

  我没办法只得把超子的事儿说给和尚听。和尚听了立即跳起来叫我现在就带他找超子去。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么这个女人不单是妖这么简单了。

  超子在公司,我在经理室找到了他。

  他很迷茫,问为啥我们会找到他,和尚看到指魂针后立即从怀里掏出个铃铛口中念念有词。超子听到经文后张开又手脸上青筋绽现。

  貌似要扑过来灭了我。不过马上我就放心了,因为他卡住了自己的脖子,很用力貌似又很痛苦的样子。还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

  尼玛,这把我吓尿了,我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这声音这动作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真希望这一幕能早点过去。

  和尚念的咒语越念越长,还不停的晃动他那铃铛,我能看出来他也很害怕也很紧张。我不禁想到,难道他没除过脏东西,还是个处?

  另一边,超子渐渐地越来越暴躁,伸手往脸上一挖,把一对眼珠子挖了下来!

  我被这血淋淋的景象吓尿了,和尚一扯我的手就往外奔。是的,跑得很快,拖着我跑的!

  虽然不是很理解但我清楚这回我们遇上的麻烦要比上次的大!

  直到法灵寺门口,他实在跑不动了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我也好不到哪,我扶着墙拼命张开嘴巴,舌头伸得老长,呼吸很是困难。真难想像我们的速度能有这么快。

  十几分钟后,和尚爬起来把我给他的那几百红票塞回给我。逃命似的冲进寺里!

  死秃驴!我狠狠地骂。我不是不想找回这和尚,瞧他那样儿我就知道他跟美女主管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找回来也是白搭。

  让我恐惧的是超子,不知出了啥情况变成这样子,几天后难道我也会变成这样?

  我不要这样!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地上,掏出红河准备来一根,再咋的我也不会忘记抽上一根。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这红河全湿了,烟盒里还能淌出水来。我很生气,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我,我把红河甩了站了起来。

  当我站起来时立时楞住了。因为我旁边的野花枯了!

  在我眼睛能看得到的速度枯了!我不信邪,到处去摘花。无一例外的,无论是啥花一碰到我就枯萎!它们从鲜花变成了一团花干,还带着浓郁黑色的花干。

  靠,我成了除花剂了!还好草跟树没事儿,要不然我非得哭死不可。

  难道我就这么晦气吗?真给那个问米婆给说中了?真不知道下一秒会咋样!我心里透出无限惊恐,要是那和尚不离我而去又或者从来没见那和尚我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以前我也受过逆境甚至想过自杀可是没有处过这样的情况,尼玛!我都要崩溃了!

  我神智不清浑浑噩噩地走在路上,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我走向的竟是问米婆家的方向,直到她家巷子门口我才发现,这个就是上次老大妈给我的地址!

  想起她以前那个样儿,我很难相信她会帮我不用扫把赶我出来已经够好了。只是到了门口不进去也不是我的个性。我推开门里面充满了香火的味道,不知为啥我觉得这里很轻松,貌似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问米婆在那里不停地跪拜还喃喃有语,这声音我听得清一些,貌似在说有灾星上门啥的。尼玛这也能猜得到看来这个问米婆的本事很不低起码比和尚强多了。不过瞧她那样儿貌似也对付不了。我心里叹了口气难道我就没救了吗?

  问米婆终于发现身后站的我,先是楞了下不知从哪里来的劝把一盆狗血浇在自个脑袋上,口中不停念叨些不要找她的怪话。

  我怒了!就算我是灾星也不能这样对我。靠,把我当啥了!

  没有揍她因为我不想揍女人,虽然这娘们让我心烦但我不想揍她,我一怒转身出门。

  谁知我还没跨出门外去,这娘们又疯了似的扑过来抱住我的脚让我不要走!

  我心里没有一分高兴,尼玛,你不是说我是灾星吗?我走还不行了,难道要往我身上浇狗血还是要灭了我?

  问米婆见我看着她叹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说是上辈子子欠了我的,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她让我坐下,不过先用柚子叶扫了扫然后用块红布垫在椅子上才让我坐。

  我这一屁股坐下去头上就有块布罩下来,刚想举手扯掉布突然脑后一疼就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