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门口还真让我为难了。这里有监控门上了锁,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电子锁之类的。要是能请个专门开锁的就好了。

  其实街上的确也有专业开锁的,我早听人说过有些小偷很狡猾请这些开锁的打开别家的锁进去偷东西,还美其名曰搬家公司的。只是人家开锁的再脑残也不可能给你开人家有钱人的房门,这个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转了圈实在没办法,同时还怕人家小区保安注意到,我就想转身离开。

  “宇子你也来了。”

  说话的是个女人,这女人我认识是他小学同学,叫李香。我姓王叫王宇。

  “哦。你住这儿?”我打了声招呼。

  “不是!我是搞清洁的,嗯,就是那套房子。”李香指了指美女主管住的房子。

  尼玛!这个叫天无绝人之路呀。我心里一喜,打量着李香。“你就一个人来搞卫生?那房子不小呀。”

  “唉,本来还有个同事要来的,他今天突然病了。”

  “病得好,哦不是,我是说我帮你算了。钱不用给我,算我义务的。”

  “你?……好吧,你就帮忙搬点东西就行,细活你可能做不来。”李香身后还真拖了个小车子。

  “没问题。”我一脸热情。

  开门的是个壮汉,一个我没见过的壮汉。他好奇地打量着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我哪能跟他废话,说了声是来搞卫生的就钻了进去。

  一进去我就不由的打了个颤,房间里窗帘全拉上了,而且还冷的不行。我看了下,根本没开空调!

  正当我伸手想要拉开窗帘时,那保镖制止了我,说是主人有交代不给拉开窗帘!尼玛的,难道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

  “我们只搞一楼的,业主说了二楼不给上!”李香拍了拍发楞的我。她们做保洁的必须守行规,尽管业主有这样那样的要求。我点头表示明白。

  一楼二楼昨晚我都来过,昨晚只修电脑没来得及细看,这回得仔细瞧瞧。

  特别是二楼,昨晚还发现了有男人的衣服。

  我帮着李香搞卫生,那个黑衣壮汉坐在沙发上貌似有监视的意思。

  不过我不担心,搞卫生又不偷东西自己只是想查查罢了,只要发现有异的用手机拍个照啥的就行了。

  一楼我搞得很认真就是沙发底下都用布抹了抹,根本就没不正常的。应该说正常得很。那来只有上二楼了,只是那个壮汉怎么办?打肯定打不过,这丫的壮的跟牛似的,对付自己肯定没问题,看来只得取巧了。

  “那个我上个厕所。”这是我常用的伎俩,这回也一样好使,壮汉果然没有跟来。

  一般厕所都是在比较隐蔽的地方,那里容易躲开别人的目光。趁着壮汉不留意,我悄悄地爬上楼梯。

  这里跟昨晚也没啥两样,除了比一楼更让人觉得阴森之外。就是墙上多了个年代久远的画,桌子上面摆了点水果。画上的人物脸部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清楚,给整个屋子带来了一丝丝诡异的气氛。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幅画里似乎有什么玄机一样。画中的人物,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黑夜里漂浮的鬼魂一样。

  我看着这双眼睛觉得有点头晕,这房间的气温好像下降了不少。我缩了缩身子,面对这么奇异的温度和房间,我心里竟有些瑟瑟发抖。

  说真的这里也没啥特别,就是化妆品多。不是一般的多,跟化妆品仓库有得比了,成堆成堆还品种齐全,各种品牌的国产进口的很齐。

  我还发现有画画用的各种颜料。只是没有发现这里有其它的画,除了墙上挂的那幅。而且墙上的那幅也没用上这些颜料!

  尼玛!难道是自己多心了?超子是跟自己开玩笑的?

  但他的体温怎么解释,一个人的体温再低也不可能那么低的?

  “汪!”不知从哪冲出一只小狗咬住了我的裤脚。

  我着实给吓了一跳。我是偷偷上来的,要是给发现了轻则交派出所当小偷,重则小命不保,如果超子说的是真的那雷主管要害他肯定很容易。现在真后悔早上跟她翻脸,说不定啥时候她就来害自己了。

  我抓住这只小狗攥紧了它的嘴巴,在它嘴里塞了几块布把它拎在手上,想把它关在衣柜里。

  酷h匠(网正&|版W首m/发Mq

  打开衣柜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

  我呼吸有些急促,看着衣架上的一排排人,我差点没有晕过去。可是,仔细一看,却是衣服。

  我这才松了口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衣服,长得很像人,特别是颜色跟人的差不多,用手摸了摸这衣服还是用皮子做的,只是说不上用了啥皮子。肯定不是牛皮也不是猪皮。因为这皮子很细软跟人的皮肤有得一比。也不知道这逼从哪里弄来的?

  要不是不想惊动这逼,我都恨不得能偷上一件,因为那手感不是一般的好!而且全都像女人漂亮的女人!甚至能闻到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

  我还想看看,手里提的狗却是猛的一阵燥动。别看这是只小狗,力气却真不小,我都有控制不住的趋势了。

  当我控制住小狗,突然发觉我背后冷冷的,就像掉进了冰层似的。

  尼玛!好大一只狗!它正拿眼瞪着我的脖子,想把我脖子咬断吃掉似的!这狗不知为啥长得有半人高,狗嘴撑出一双长长的獠牙显得无比凶恶。只要给它咬上一口准得掉下一大块肉来!

  我身子一颤,手中的小狗掉到地上,一个转身就冲楼下去,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么怕这畜生,打心里怕它,貌似走慢一步我就会真给吃掉了。

  还好没有听到那畜生追来的声音。楼下的保镖发现我冲下来也只是看了下,没有出言警告。只是李香的脸色不好看。貌似因为我违反了保洁守则。

  “那个……我看到楼上不是很干净……”这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

  李香也许是怕事拉着我直往外走。“那个,我这里就不用你帮忙了。你先回去吧,下回我请你吃饭。”

  我被拉出门外,正想给李香解释解释,自己还想回去再搜搜了,突然小区外冲进一辆救护车。

  旁边楼座抬下一个人,那个躺着的人跟开门壮汉长得一模一样,可以说是同一个人!咋会这样?难道里面的壮汉是他亲戚?

  虽然我对那个壮汉没好感,但还是起了好心对屋里大喊你亲戚出事了!

  “你喊谁?”李香一脸莫名!

  “给我们开门的壮汉呀?”

  “没人开门呀,门是没锁的!”李香奇怪地看着我。

  没人!靠!那刚才那个开门的家伙是谁?我冲进去,一楼没人二楼一样没人!我飞身冲下楼,救护车已经开走了!

  我赶忙去问保安那人的情况。

  保安告诉我,那个家伙其实昨晚就挂了。貌似下半夜的事儿,只是现在才给人发现。可怜呀,人家医生说根本不用抢救了,因为他根本没心了!里面是空的,但外表却没有任何损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