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子真名叫袁超,是我的发小。记得他以前经常装神弄鬼的,还吹自个是啥法师传人,是小有法术之人。他现在住的地方比较远,要是以前走路三五分钟也就到了。

  他一见是我,马上让我进去了。

  “怎么,哪里不对?”超子一脸关切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把晚上的事儿给说了。

  超子悠悠叹了口气说道:“跟我上个星期的情况一样。”

  “医说说啥了?”这个是我最关心的。

  “我去的是家私人诊所,医生一个字没说直接晕过去了!”

  “那你没去大医院看看?”我一脸迷惑。

  超子抓住我的手按在他心脏的位置。

  “你试下就知道了,我想医生肯定也搞不定这个。”

  尼玛!超子的手很冷,就像是藏在冰箱中一样,而且他的心根本没跳动!

  “但你为啥还能说话?”

  “不知道!”超子晃了晃手继续“我这事儿不要说出去了,我可不想被科学家解剖!”

  靠!这算是啥?是活死人吗?听说活死人是以活人为食物的,我不由离超子远了点。

  “你走吧!”超子叹了口气。

  我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来的,脑子里一会儿想着袁超,一会想着自己也变成那样。出来后我蹲在地上不停的抽着红河。这红河也太不经抽了才一小会儿功夫就见底了。

  这时天还没亮,有车打但是没烟卖。我一脚踩扁烟盒踉踉呛呛地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难道自己也要跟超子一样悲剧了吗?靠!早知道就不去了!

  说实话,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屌丝来说,死并没啥的。反正自己也没什么牵挂,但是连个女朋友都没交到一个,就这样死,太不甘心!

  打小也没做啥坏事!凭啥就不让我活了?不行,得找那逼去!最多把红牛还给她请她放过我。

  我是第一个到公司的,比搞卫生的老大妈还早。上班一族讲究的是准点,不早不晚的正好。早了自己吃亏,晚了要扣奖金,只有搞卫生的老大妈才会早点到,因为她得搞完卫生才能走。

  之所以决定在公司等雷主管,是因为公司里人多,就算这逼想害人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害吧。

  今天要是不把事情弄好,我就会跟这逼拼了!把昨晚的事儿告诉公司里的所有人甚至报警。

  我想了一大堆说辞,先以和为贵,真不成才翻脸。毕竟袁超昨晚说的事儿太邪门了,如果自己不是心疼的厉害,是绝对不会相信他的。

  半个多小时后,袁超也来上班了。

  这丫的脸色貌似比昨晚好多了,如果不细看还真发现不了他就要死。只是一个活不久的人还来上班?咳咳,这个也太那个了吧?嗯,不会他也抱着跟那逼谈判的想法?如果是真的,那自个也多个伴。

  “超子。”我叫了声。

  袁超貌似没听见似的继续向前走。

  “袁超!”我伸手拉住袁超。果然还是昨天的那个袁超,因为他的身体也同样冰凉。

  袁超的头有点机械地转向我。“你是……。”

  “靠,过了一晚就不认识我了?”我有点生气,昨晚不是你主动勾搭的吗,你奶的咋就个把小时就完全不记得了?

  “啥事?”

  “啥事!”我真的很想扁这丫的一顿,不知为啥心里突然生出警兆放开了这丫的。

  “没啥,昨天答应还我钱的。”

  “多少?”声音有点机械但肯定是袁超的。

  还钱是我杜撰出来的,小时候就经常跟超子开这种玩笑。

  “两千。”

  只是让我吃惊的是这丫的还真从怀里掏出一沓红票塞进我的口袋里。我反应过来后,袁超已经走进了公司。

  啥情况?我捏着这沓钱说不出话来。

  没半分钟美女主管也来了,我说有事找她,她点头同意了,让我跟她去办公室。

  桌上放着些化妆品,这个上次来也见过,雷主管示意我坐下后拉开抽屉又弄出许多化妆品。

  靠!这都可以弄个啥化妆品展览会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呀。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她貌似没请过化妆师,从来没请过,自打她进了公司就一直抱着镜子在哪里化妆。

  这个可不符合有钱人的习惯,有钱人讲究品牌讲究生活,哪有不请个化妆师自个弄的?咳咳,再说她在家里貌似也化过,咋来到这里还化呢?

  我见她化个没完都半个多小时了,还仔细地对着镜子。不由抬起头来,“主管,超子也去过你家吧?”

  “嗯。”

  “他说他活不久了。”我盯住雷主管。

  “哦,活不久那就准备后事吧。”美女主管毫不在意地说。

  啥?还真有这样践踏人命的!我越想越气,“主管,他是因为去了你家而活不长的!”

  这回美女主管终于放下了镜子。“去了我家就会活不长?要不要我找律师?”

  我早就想到她会这么说了,“信不信我全公司上下都说。”

  这是有钱人的死穴之一,外界的舆论虽然不能彻底地影响他们,但对他们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

  “你有证据吗?”美女主管似乎并不担心我会不会说出去,这件事情,好像对她的威胁不大。

  “麻痹的!超子不是证据?我自己也是证据!超子怕给科学家做试验不敢去,自己还怕这个吗?要是把人给逼急了我肯定不会怕的。”我愤愤的说道,就像一个慷慨少年正在努力朝着自己目标奋斗一样。

  “好,那我等着!”美女主管丝毫不在意我的这番说法。

  我当然不死心,直接杀到人民医院去做检查,要是跟超子一样心脏出了问题的话,我不在意把这事公之于众。

  '酷匠/+网)W永n3久O}免费o看k*小说O

  只是这次检查很正常,没有超子说的医生晕过去。自己的心脏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跟医生说起昨晚心脏有异状,医生让我放心,那是心脏受到重击才会这样的以后肯定没事儿!

  是自己多心了吗?那超子的事儿又怎么解释?自己的手放上去好几分钟了也没有试到有心跳,而且他胸里面感觉是空空的,自己也拍过。

  尼玛,肯定是那逼有问题。我决定再到她家里探探。

  现在是上班期间,那逼肯定不在家,如果真是超子说的那样,自己连小命都不保了还会怕旷工这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