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主管……我没……不是……唉,我!”

  “好看吗?”

  美女主管貌似一脸正经地问我,从她脸上看不出喜怒,正是因为这个才让我慌了。要知道暴风雨之前总是很平静的,她在公司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给我起来!”美女主管冷冷地说。

  我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就像小学生给老师罚站似的。美女主管小脸薄怒,一掌扫过来正中我胸前。

  这个倒让我很奇怪,女人不是都喜欢打脸的吗?居然还有打胸的?不过真疼!疼得让人呲牙!真想不出一个娘们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美女主管显然脸上也闪过一丝异色,可能是因为打人了吧。

  “那个你再帮我打开个文件,我加密了但忘了密码。”

  咳咳,我咳嗽了声,我很想回去,实在不愿意这样待着了,要不是想着升职的事儿保准开溜。

  “那个,我要上洗手间。”溜不了只好拖拖时间。

  靠,还没到洗手间我发现了有件男人的衣服。一件扔到沙发底下的花格子衣服,我的眼劲强一眼就瞧见了。

  尼玛,这个美女主管果然不靠谱呀!跟视频中的女人有得一比了,莫不是视频中的女主跟这娘们根本就同一个人?想想还真有点像,无论是脸蛋还是性子。

  要是真的话,那加密的文件我倒很想打开,里面还真可能是跟我手机里一样的视频录像啥的……嗯,听说容易忘的密码其实不难解,可能是因为它们太容易记了才不会费心思记它,没想就这样给忘了。

  那她叫我打开文件是勾引我?要不要推倒?

  坐在马桶上的我又翻开手机,打开了今天上午的视频。靠,还真是越看越像。不是说这视频上的女主全是岛国上的吗?怎么可能会到L县这么个小地方来?还当了公司的主管!

  管他的,反正逃我是不敢的,打小我就是个胆小的好孩子,心里很叛逆但现实中我还是很老实的,那种三棍子下去敲不出一句话来的人。

  美女主管还坐在电脑边,见我回来了就叫我弄文件自己起身离开了。

  还真跟想的一样,这文件其实很容易打开。这个啥密码很幼稚,5201314,靠!这是很初级的密码,只试了几遍就打开了。

  我点开文件有点哭笑不得,它不是视频,而是像一页广告木马。那种无论你点是还是否都会中木马的那种。

  “主管这只是个木马。”我把主管叫了过来告诉她打开了。

  “是吗?我不信,你帮我点开看看。”

  酷s4匠i网正版d首k发%

  嗯,也许这个不是木马,虽然它很像。可能是做成木马形式这样才防盗。想来也是自个的视频多层保护也是好的,我动手点了是。

  尼玛,不会啥时空转换装置吧?还好点了之后,没啥很大反应,里面打开的只是普通文件。

  “打开了。”我失望的地站起来。

  “辛苦了。”美女主管终于说了句人话,手上还捏着沓红票。

  估计这厚度最少也有个近万的吧!主管就是主管,修个电脑的出手就这么大方,看来今晚没白废功夫。不过,这逼没有直接把钱给我而是调皮的把钱在我头上拍了拍。

  我突然感觉头有点晕,貌似这沓钱有万斤重似的。尼玛这不会是啥催情的方式吧,要不然就是对我下了啥蛊?

  我愤怒的瞪了眼她,虽然她是个美女还是我上司但我不喜欢她这个样儿。不过她手中的红票子平息了我的怒气,没有人会对钞票过不去的。

  取过红票我回身道了声别。

  不知为啥美女主管眼里貌似闪着惊讶,因为她面目惊讶有点夸张。而且也很明显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像,真想不明白有啥好惊呀?难道你这沓钱是锤子还是啥来的会把我敲晕?还是因为没有推倒她呀?

  我没想想这么多,只想快速离开这地儿,拍了拍口袋,那沓红票实实在在的待在那儿。今晚收获还行吧,除了没推倒外没付出啥,平空得了近万钞票。

  尼玛,问题来了,要是以后这娘们还叫的话去还是不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人说“你也去了雷主管家!”

  尼玛,晚上十点多从巷子里冲出个人来还真吓人,这丫的出现得无声无息的跟鬼一样儿。不过这声音貌似很熟悉,我仔细打量了下不是超子是谁?

  “吓我一跳!”

  我脸上坏笑起来,这丫的肯定是被美女主管约了的,我说呢怎么她不主动推倒我原来这里还约了人。不过想到这里我心里酸酸的,女人爱吃醋男人其实也一样。自个长得不好看难怪人家不给推倒了,超子起码比我好看多了貌似还解风情的那种。

  超子看得我脸上明显很不自然。

  “你去吧。”我很大方的拍拍了超子的肩膀。让我奇怪的是他貌似很冷就像是打开冰箱的那种感觉。

  我们是兄弟不错,但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的。难怪自打上个星期超子总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原来是有女人了,有了女人忘了朋友。

  “等等!”超子猛地叫住了我。

  “你奶奶的不去会你的美女主管了?”

  “我要死了!”超子猛然扔出这么句话。

  艹!啥情况?

  我仔细打量着超子,还真有问题。超子一张脸黑得要死,脸上表情有点僵硬,貌似少了一股活人应有的阳气。难道是那个美女主管太强了,一个超子受不起,现在是好心警告我?

  “不会吧?”

  “医生说的!”超子默默地点了点头。“你也要收起那点小心思!我说真的,你瞧你的脸色也不对,非常不对!”

  看着超子一脸认真样,我确实有点慌了。

  “不会吧,我又没推倒她这也会有事?”

  “我不知道。”超子做了个要烟的动作。

  靠,自个是副经理了还要跟人家要烟。我还是递了红河过去,这是屌丝的标准配置,一包才七元。公司里的高层最差也要装备中华。

  超子貌似很久没吸过烟似的,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很享受地吐出一股烟雾。

  “这烟还像以前那样带劲!”

  直到我和超子分开后,他还立在巷子里幽幽地望着兰芳小区。

  超子提醒后,我回家对着镜子猛照,还好没太多,不同只是脸色不是那么好看,想来是累的。也是的,又没推倒人家只是看了人家自拍照能有啥?

  只是一闭眼就是睡不着,刚才还觉得累得不行现在竟然睡不着。这也就算了,躺下没几分钟我突然觉得心脏猛的一拉。好像是要将心脏拉出来一样,疼得我直冒汗。

  我侧了侧身,这感觉好些了。但是只要一下不注意,姿势稍有点不对马上就疼起来,尼玛,这是疼吗?简直是要人命!

  糟了!想起来了,美女主管那个逼不是在胸前拍了下吗?靠!难道这逼是个巫婆?现在听说不少偷肾脏的,难道这逼是偷心的?而且用巫术这种高明的手法!

  想到这儿我的汗不断渗出来。尤其是联想到超子说他要死了。难道一个星期后自己也会?要知道自己的身体虽然不是最好的,但貌似也没啥病尤其是心脏方面的!

  夜深了。

  我强迫自己睡下,不管怎么样明天还得上班。没半个小时的就给一阵巨痛弄醒了。

  实在受不了!我用冷毛巾抹着脸,披上衣服打车到超子家去,非得把问题弄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蓝清风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