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三皇伏魔,群邪辟易

  “念你是初犯,今天的事情,本皇就放你一马,不过你不要以为你是我儿子,本皇就会有所姑息,如果再有下一次,定以我轩辕氏的律法论处,废你全身修为,逐出有熊!”

  黄帝这一番话说的声色俱厉,惊得林争心神一时间难以沉静,不过他听着黄帝不再追究,心中欢喜也就不再害怕,虽然进来多时了,直到现在才敢抬头向皇帝瞧去。

  只见黄帝一身黄色帝服,胸口处绣着五爪金龙,面如冠玉,长须飘飘眼光湛然若神,坐在那里气凝如山,即不是一副白须及膝的老神仙模样,也不是文质彬彬的书生打扮,虽然是接近六百岁的年龄,不过看上去仍旧中年左右。

  林争一愣,似乎从他出生以来,黄帝一直都是这般模样,竟是一变都没有变过,岁月虽强大也没有在他脸上留上一丝痕迹。

  这一间房屋,林争却是第一次来,听说这是黄帝处理日常政务的地方,擅自进入必有重处!

  林争眼睛的余光的向着四周扫了扫,就发现了在正前方,左右两边,分别立着三个真人大小的金人,在每个金人的前方,都立着一尊青铜鼎,鼎中烧着三柱清香,香火袅袅升腾,不知道已经点燃了多久,但这房屋中却并不显得烟雾缭绕。

  前方的金人,面庞雍容气质出众,穿着一袭长袍,怀抱太极脚踩八卦,手指打着神秘的法决,却不是轩辕氏的太上感应篇。

  左边的金人,身材略微显小,脸上有疾苦颜色,手中紧紧握着一杆枯木,指向前方,与前方金人遥相呼应。

  右边的金人,身材高大,虽由黄金铸造而成不过却遍体通红,手中握着一杆晶莹剔透的火红树杖,与前两个金人互为犄角。

  这三个方位,既非正北,也不是正东正西,不过配合之下却显得玄妙异常,给人摄魂夺魄的感觉。

  林争虽然只用眼角的余光瞧了一眼,心神却已经慌乱难凝,这三个金人虽不是真人,不过在他们身体上却明明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弥漫出来,尤其这三尊金像互为犄角,林争虽然处于那威压的边缘,不过却早已有一种大海风浪中孤舟难以为继的无力感。

  他猛然间联想到了古籍中的一些介绍,然后一句话忍不住脱口而出,“这——这是上古时期的三皇!?”

  想到这里林争自然明白,前方的那金人,塑的正是太昊伏羲的模样,人称‘诸皇之皇’。左方面目疾苦的金人,自然便是有巢,曾有构木为巢的壮举。右方的金人塑的乃是燧皇,继有巢之后钻木取火。

  这三位圣人德高望重功参造化,和当今的黄帝别无二致,被世人称为圣皇,永远享受百姓香火。

  “不必大惊小怪的,我辈受到了三皇庇佑,为他们塑像自然是理所应当。但你能够一眼瞧出这三尊神像的来历,见识倒也不低了,这三皇金像互为合抱,是我创制出的一种阵法,名叫三皇伏魔,倒是可以镇压邪魅。”黄帝看了林争一眼,见他身体仍在簌簌抖动,知道这少年抵受不了三皇塑像的威压,轻轻挥手,一股清风划过,随手就解了林争面临的困境。

  “好一个三皇伏魔,没想到单单金像,竟能有如此的威力。”

  身前的威压一去,林争立刻便觉得全身暖洋洋舒服无比,神智清明下难免胡思乱想,然后不禁的一愣,“传说圣人不死,这三位圣皇修行千年,恐怕不在我父皇之下了,就是不知道时至今日他们还在不在世上?”

  “林争,你心思活络这是好事,不过万事不可操之过急,现在你已经初步进入了四大境界之一的神通境界,以后如果再这样,那是神仙难救,看来本皇有必要为你寻一位名师指导你修行养气静心的法术了。”

  黄帝微微沉思然后下了一个主意。

  要知道,普天之下的修行者,共分为四个境界,分别为神通境,入神镜,归真镜,成圣境!

  神通境修者,在修行一途上正是登堂入室,身体开始具备龙象伏魔的大力,以三花聚顶为标志,五气朝元者大成。

  入神镜修者元神通达,朝游北海暮苍梧说的就是他们。

  归真镜也叫做返璞归真境界,这一境界的修者回归自然感悟天地,而他们最令人恐惧的一点,就是可以断前推后,着实恐怖。

  至于那传说中的成圣境,普天之下能够达到的,除了那寥寥有数的几个圣人之外,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这一境界的玄妙,也就成了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父皇要为我寻找名师?不知道那位名师是谁?能够被父皇看上的人,一定也不是等闲人物吧?”林争心中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随即向着黄帝询问道,“父皇,不知道那位高人叫什么,孩儿要跟他学一些什么?”

  “闲话少说,你立即前往文王山,向那人请教静心养气的秘法。”黄帝对林争的问话不置可否,随手丢给他了一个黑色令牌,上面刻有一条黄龙,栩栩如生仿佛要破牌而出。

  “文王山?!”

  Bm酷匠…K网u唯y一HL正9版`,E‘其他都oy是盗.◇版

  吱呀。

  林争推开房门走出来的时候,居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时候距离他被转移来已经整整一天了,不过说来奇怪的是,在黄帝那所房间中,居然察觉不到丝毫时光的变化,虽然只是一天,不过仿佛一瞬,又或者数年。

  林争成功的晋级神通境,眼界比一天之前却又高出了许多,这时他回头向黄帝房屋看去,眼前红光一现,登时刺的眼睛隐隐发疼。

  只见房屋琉璃黄瓦上,滚滚的金光笔直的漫向天际,金光之中还夹杂着红,紫,青,白,黑许多的光芒,在千里的高空,竟将整个皇宫都给覆盖了起来,单单是声势,就已经逼得林争迫不及待的向后退出了数步。

  “父皇好高深的修为,这种声势,恐怕就算是数千条阴魂邪魔,也难以接近有熊了,怪不得我轩辕氏一族一直以来能够这样的安稳。”林争吐了吐舌头,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房屋前面的十三个铜人上。

  这些铜人高有丈二,模样各异,姿态也各不相同,或是欢喜,或是沉思,或是愤怒,或是疾苦,不能一一而论,不过隐隐之中似乎也组成了一个阵法。

  “还是先回去了,现在可不是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看了几眼,林争也没有在意,转身匆匆的离去。

  他可不愿意让别的皇子知道他在黄帝那里待了整整一天,不然麻烦恐怕又要接踵而来了。

  “十五弟,别来无恙吧,多日不见,可把哥哥我想坏了。”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林争正想要逃之夭夭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声音,陡然从他身后响了起来,听这声音林争便知道,是撞见了自己的大哥,黄帝长子,当今的有熊太子姬中极了。

  姬中极,被黄帝赐予姬姓已经整整百年,加上他太子的地位,在轩辕氏可谓风头正盛。

  转身,林争朝着姬中极恭恭敬敬的作揖,然后就靠在一旁让开了身前的大道,“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见大哥,还真是林争的福分,小弟本来在皇宫中闲逛,闲暇之余想要去看父皇一眼,不过却没有得到它老人家的同意,可惜,可惜……”

  说话的时候,他摇头晃脑满脸愁容,倒似真的和黄帝缘悭一面。

  “哈哈哈,十五弟说笑了,父皇公务繁忙,我这也正要去见他老人家,还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意,若是能够见到,一定转述十五弟的一番孝心。”

  姬中极哈哈大笑,声音洪亮之极,他肤色古铜,身材本就魁梧,这一下就更加显得英气逼人,在拍了拍林争的肩膀后,随即大步的向前走去,身后的一众铁卫队紧跟其上,铠甲相击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动。

  “看来,还是被他发现了。”林争眉头轻轻一皱,回想刚刚姬中极拍击他肩膀时眉角轻挑的模样,已明白了自己晋级神通境界的事情被对方知晓了。

  “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还是先按父皇的嘱咐,去文王山看看。”联想到文王山,林争眼神中便划过了一抹的精光,显然内心有些激动。

  林争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那类人,相反他对国家大事在意的很,文王山的那位,他自然听说过,黄帝要他去向那位请教养气静心的秘法,自然是要他拜那人为师!

  “不知道那位的境界又如何了,不过总比不上父亲吧,跟他学些什么呢,难不成是写字?”林争一路上轻轻低喃,已经走出老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迂✘ 说:

  拜托点追书和撸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