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仗着有点小聪明,便这么肆意妄为,修行一途,难道是能够乱来的吗?”脸上有些不悦,黄帝端坐在椅子上,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随后手掌轻抬,看似玄妙又随意的向着前方的虚空轻轻划过。

  空气水波般的荡出了道道涟漪,在黄帝这轻轻的一划之下,原本空空荡荡的房屋中,却突然间多出了一个人的身影,这人少年模样,脸色苍白,不是林争又是谁了?

  斗转星移法术!

  又叫做乾坤倒置!

  深湛的修者能够在瞬间移山倒海,转换时空,并不是因为身具大力,而正是参透了这秘法的原因。

  不过黄帝这轻描淡写施展出的斗转星移法术,和平常修行者相比,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信不论是谁看到,都会惊得三天三夜拢不上嘴巴。

  黄帝转移而来的,虽然只有林争一人,不过林争头顶三尺上的五行元气,口中急喷而出的纯白精气,居然也毫厘不差的转了来,更为神奇的,是林争此时仍在闭目苦修,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一点都不知道。

  简直神乎其技。

  看到林争这副模样,黄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就不再做声,不过却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免得这少年因为自己的一时鲁莽,而横尸就地。

  在林争头顶上,五行元气已经和他自身的精气缠绕在了一起,几种迥然不同的气息相交,不停的发出吱吱哑哑的轻响,声音虽极小,可是事关生死,听了便难免显得刺耳。

  看这气息之间相互征伐的模样,要判断是谁输谁赢,一时三刻还真不容易。

  林争虽然一直紧闭着双眼,脸上的颜色却越加显得苍白了,身体摇摇晃晃,而大脑泥丸宫中更是饱受煎熬,他身体内的精气几乎全部的吐露了出来,此时正是身体元神最虚弱的时候,平时努力镇守的各种念头,一时间纷至沓来,化作各种各样的心魔,或是厉鬼,或是邪魔,或是魑魅魍魉,似乎都直直的朝着他的身体扑来,只要一时不慎,就会被撕咬的四分五裂。

  “看来,这小子是快不行了,我要是再不出手,恐怕他就算度过了难关,也不免落得修为丧失。”黄帝脸庞变得严肃起来,手中法决也开始结起,而就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却变得有些疑虑起来。

  按道理讲,林争不过十八九岁的年龄,少年人最爱胡思乱想,此时的心魔为一生最重,林争又在这时遭到了心魔的侵蚀,若无人解救的话,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身前这少年虽然情势危急,不过在黄帝看来,却始终的抓有一线光明,不至于沉沦。

  就在黄帝稍微一停的电光火石间,脸上汗水涔涔的林争,却突然的发出了声极响亮的轻啸,同时少年人的嘴巴一张,竟直接的将着身前还在征伐着的五行元气,自身精气直接的吞入口中,然后潜运太上感应篇,将这两股气息向丹田纳了过去。

  在这期间,林争始终没有睁眼,所有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自发的行径。

  “咦?”心中微微有些惊异,黄帝虽然觉得林争此举仍然过于大胆,危险颇高,不过看着他渐渐转为红润的脸庞,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缓缓放下,然后也和林争一样,闭眼沉思,眉头有时轻轻的一皱,好像是在思索什么。

  黄帝闭目坐着,突然感到身前拳风凛然,微微错愕随即明白,脸庞上却是有些苦笑不得,心想,“这林争,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不过这好在不是他的本意,不然可就饶他不得。”

  黄帝不用睁眼去瞧,就知道这一拳是林争击来的,少年的拳头之上携带者微显霸道的劲风,刚刚纳入体内的元气,因为还没有全部理顺的缘故,随着拳头炸出体外,搅得周围的空气噼噼啪啪的爆响不停。

  啪啪!

  原来林争在将五行元气,自身精气统统纳入体内,费力炼化了大部分后,心魔就已经渐渐的消去,此时他的神智也逐渐的清明,却突然察觉到了周围气息大异,浑然不是自己居住的小屋,心中一紧,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不及思索,来不及睁眼一拳早已经重重轰击出去。

  Rm看y正f版T◎章|节上酷匠Gp网:m

  但是这看起来凌厉的一拳,在击倒黄帝身前一丈左右的时候,却再也砸不下去,在他拳头面前,仿佛是有一层气墙,将他的拳头上的力道统统挡下,然后尽数化掉。

  “这人好了不起。”

  心中骇然,林争眼睛早已睁开,不过却是瞬间的错愕,待看清那‘敌人’是黄帝之后,身体更陡然一僵,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轩辕氏最重礼节,黄帝和林争虽是父子,不过首先却是君臣,林争刚刚的行为,说轻了是一时失手,说的重了却是犯上忤逆,要受到极重的惩罚!

  林争的心思也活络之极,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已经将事情的始末推算的和事实相差无几,他扑通一声的跪倒在了地面上,面孔向下显出了一丝惧意,不先为自己辩解,却已大声称赞起了黄帝,“十五子林争拜见父皇,多谢父皇刚刚救命之恩,孩儿能够在此时见到父皇一面,就算是死去,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黄帝乃是圣人,怎么会不知道林争这是避重就轻投机取巧,不过听到自己儿子的甜言蜜语,心中仍有些快意,随即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刚刚变得有些温和的脸庞,突然再次一沉,一声声责怪的话语,接连在林争耳边炸响。

  “混账小子,你知不不知道你刚刚的行径,无异于揠苗助长,修行一途,贵在积累与坚持,你却舍近取远铤而走险,只差一步便落入了魔道,到时候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的性命,你这样糟蹋我们轩辕氏的《太上感应篇》实在不知好歹!,我问你,为何不按部就班的修炼?”

  每一个字眼便如同一道焦雷,震慑的林争跪在地上的身体簌簌不停的抖动,心中更是大声疾呼‘糟糕’二字,生怕黄帝一怒之下废了他的修为。

  “按部就班的修行,恐怕我活不到那个时候,就已经被人害死了,这皇宫中难道还是善良场所吗?”林争对黄帝所说的话很是不感冒,不过面上却做得恭敬之至,说出来的话更是恭顺,“孩儿知道错了,我一心就求快,辱没了轩辕神技不说,更愧对父皇的教诲,以后孩儿再也不敢了。”

  黄帝见到林争还算明白事理,本想再训斥几句,却突然感到了周围空气中的气息居然变得有些异样,他顺着源头看去,随即将目光投射到了林争头顶之上,眼中精光一现,一抹欣慰悄然滑过。

  在林争顶上,这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三个由元气汇聚成的漩涡,两旁的有茶碗大小,中间的的略大,正在呼呼不停的旋转着,搅动的周围空间中的五行元气都有些纷乱。

  林争见到黄帝不再说话,微微一愣,然后便察觉到了身体之中的异样,明白之后瞬间狂喜,不过没有黄帝的命令,却是打死也不敢起来,生怕一不小心又是一个‘忤逆’和‘犯上’。

  而就在他跪在地上心中惴惴的时候,那声久违的‘快快坐下,凝神修行’终于传来,林争长长的吁了口气,心想“父皇毕竟还是关心我的。”然后立马坐下,凝神修炼起来。

  这一修,便修了整整五个时辰!

  五个时辰中,黄帝对于林争不管不问,也没有见任何人,似乎这间屋子的真正主人,倒成了林争。

  林争顶上的三个元气漩涡,这时却又大了一圈,汩汩旋转着,仿佛有无穷的精力从里面挥发出来,在元气漩涡的顶上,更是结出了三朵纯白花朵,同样是元气汇聚成的,精致典雅一尘不染,上面布满了莹莹的光辉,浑然不像凡间物品。

  同时,林争身体上的威压,足足的大了数倍,霸道的向着周围扩散而去,但是和皇帝身上不找边际浩如烟海的气息一比,又算不上什么了。

  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人一生也达不到。

  这是三花聚顶!

  “无意中倒帮了这小子一把。”黄帝脸色比刚才柔和了许多,他知道,自己为了让林争以后不再如此的胡闹,刚刚训斥他的时候,潜运上了一缕威压,没想到阴差阳错的镇压住了林争体内妄动的元气,让这三花聚顶的契机,提前到来。

  “也许是天意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迂✘说:

  跪求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