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用自己的食指绘制手稿,易小寒越发的熟练了。这种奇葩的绘制方式极大的提升了他的速度,因为平时的时候需要一支笔一支笔的去挑选,而现在却是没有这个问题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一张颇具古风的手稿就这样诞生了出来。

  画面里的妇人头上香汗淋漓,正伸手接过一个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婴孩儿,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不仅仅是两个人物精雕细琢,就连四周的画面也是让人可以感受到一种气氛,那种气氛叫做温馨。

  一旁的小白尽管对这个世界的印象还有些模糊,可是并不代表她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感知。看着易小寒的手稿,她的眼睛不由得也是越发明亮了起来。

  易小寒看着赤条条的小女婴,不由得一阵汗颜。一种奇异的情绪突然出现了,他有点不想把这张画给那位林心怡美女主编了。还不等他想好,一旁的小白就开口了:“老公,这张画给我吧,这幅画好漂亮。”

  略微怔住了一下,易小寒就连忙点头说:“那我再画一张,反正已经画过一遍了。”毕竟他现在还很穷,也从来没送给过自己的小白任何礼物。

  “谢谢老公。”小白雀跃道,伸手便接过了画,一时间爱不释手了起来。其实除了欣赏这幅画的温馨,小白还觉得,或许这画里面的两个人物,会像自己一样从画里钻出来。“老婆,你是不是喜欢这画里的小婴儿啊?”易小寒只能找到这种解释了。

  小白的脸红了一下说:“我就是觉得这个画好看。”

  易小寒转过头捏了捏她高挺的小鼻子说:“回头我们结婚了,也生一个。”

  轻轻啐了一口,小白说:“你真坏。”然后就自顾自的看起来画来了。

  耸了耸肩,易小寒又拿出了一张纸,然后又开始画了起来。又是一个小时,已经接近中午,画才画完。

  一旁的小白看了一眼第二张画,忽然有一种感觉,这幅画似乎不如手上的这一张。不仅仅是小白这样想,易小寒也同样如此,他皱着眉头,看着两幅画相互比较了一下,总觉得后面这幅画缺了点什么。明明看起来画功要更好一点,可是就是感觉不如前一张好。

  或许是因为小白喜欢的缘故吧,他暗暗说道。然后对小白说:“虎子还有二傻没回来,我们先去吃饭吧。”

  听到去吃饭,小白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她很喜欢吃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易小寒站起身,然后拉着小白就要走。不远处被晾了一上午的美女警察刘萌有些不高兴的瞥了正要出门的易小寒:“你是不是应该带自己的下属出去吃顿饭?”

  “哦,对啊,差点把你给忘了,走吧。”易小寒转头说了声。

  刘萌低低嘟囔了两句,易小寒并没听见,见她起身过来了,便自顾自的拽着那个,抱着自己胳膊时不时用胸前软肉摩擦的小白走了出去。

  一路上刘萌都阴沉的看着前面有说有笑的两个人,她忽然有一种变成了局外人的感觉。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赶紧被她熄灭了,难不成自己也想找个男朋友?

  易小寒左拐右拐的到处寻找了一番,就找了一家小饭馆,进去了以后看了一眼两个人,要了两个炒菜,便坐在了小桌子前面。才一刚坐下,刘萌嗤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现在也算是老板了,怎么带着自己的老婆和下属来这样的地方吃饭。”

  下意识的摸了摸兜,易小寒心想,这个冷艳的下属还真是喜欢跟自己过不去啊:“我还没开工资,供你吃一顿饭就不错了。”

  小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斗嘴的人,抬起手抓着个杯子就自顾自观察了起来。

  “哼,吝啬。”刘萌说完,也不理会易小寒了。

  “#最新)章节¤F上酷《匠网

  易小寒只好坐在原位上心里发苦,他之前带小白去买衣服,取出了所有的存款,可是只有一千多块钱。除去花销还有给二傻和虎子买手机的。就只剩下二百多一点了。又过了一会儿,小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过来。易小寒看着桌上的红烧肉,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小白也是跟他差不多的神色。

  刘萌看着这两个好像几辈子没吃过红烧肉的人,心中一阵烦闷,自顾自低头吃起了米饭。

  小两口见刘萌不客气的吃了,连忙一人一碗饭狼吞虎咽了起来。

  半晌过后,小饭馆外面忽然响起了声给我们炒两盘菜,拿几瓶啤酒。”

  易小寒这一桌倒是没人往后看,自顾自的吃着。

  后厨跑出来了个很胖的厨子,连忙跑到门口说:“二位怎么又来了啊,这次是来结账的吗?”

  “结什么结,等回头一起给你,少不了你的,快去炒菜。”

  “这个,小店本小利薄,您上次吃了不少钱了。这再吃一顿我这一个星期就挣不着钱了。”

  “老子管你挣不挣钱,今音:“胖厨子!天不炒菜你这小饭馆就别开了。”

  “嘭!”

  这声音并不是从外面响起,而是易小寒这桌响起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乍一听是一声,只有小白知道,刚刚是易小寒和刘萌两个人同时摔饭碗的声音。

  易小寒也不管刘萌为什么摔饭碗,两只手插着兜就走了出去,见到那个胖厨子点头哈腰的心里不由一阵恼火,转过头的时候不由怔了一下:“是你?”“是你?”说话的,可不就是传说中的张三爷吗。张三打量了一眼易小寒,然后歪着嘴道:“怎么,这么快就从公安局出来了?”

  易小寒看了看张三,又看了看那个城管。两人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一个脸肿的老高,另一个哈着腰。不过一看就知道没有刘萌说的那么严重。什么颌骨断了肋骨折了的:“你们俩最好滚远点,欺负老实人算咋回事?”

  “小子,从公安局出来算你点高,这事儿我跟李四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要是今天不拦着我,下次我可以稍微手下留个情。”张三耀武扬威的说道。一旁的李四也是连说:“你的事儿还没完,滚一边去。”

  看着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的。这个地痞和这个城管果然是穿一条裤子的,随即易小寒冷声说:“今天这事儿我还就管了,你们两个这种人渣就应该被抓进去。”

  胖厨子的头上连连落下冷汗,在他眼里这个穷学生跑过来跟两个流氓这么说话,那可是找死啊。心里感动的他不由得拽了拽易小寒的胳膊:“同学,你快回去吧。就一顿饭,我给他俩弄了就行了。”

  听了这话,易小寒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瞧见没有,人家自己都说要请客吃饭了,你还敢跟我们黑龙会过不去?”张三嘲笑了一声。他知道易小寒能打架,想来进去了一趟,再出来也不敢打自己了,所以才敢这么说话。

  易小寒拍了拍脑门儿,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说:“不知道张三爷下次见到我准备怎么个留情法?”

  搀着李四的张三嘿嘿一笑:“把你老婆给我们哥俩睡几天,我们哥俩就放过你。”

  小白是易小寒的逆鳞,张三的话无疑是在他最柔软的地方扎了一针,他看了一眼神色暧昧的张三李四,一言不发的就从兜里掏出拳头,朝着俩人打去。

  张三和李四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拳头打在了脸上,都斜着身子退了几米然后才倒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