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老婆应该长什么样呢?易小寒咬着笔杆,思索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除了以前上课的时候看过女人的裸身,就再也没见过,更别提碰过了。一想到那个当初经常做人体模特的大婶,他的脑袋就不由一阵眩晕,总不能画个大妈出来吧?苦思冥想不停构思的他,眼前忽然一亮,自己寂寞的时候,不是存了一些倭国拍的爱情动作片吗?想着想着,他就打开了自己有些古旧的手提电脑,不停搜索输入了起来。

  排除了一些他自己不喜欢的类型,把自己喜欢的那些单独罗列了出来。“要有F那么大的还要翘,腰要又细又软,臀部要大,适合生养。脸要青春靓丽,最好再有点博学的气息…”易小寒一边说着,一边在脑海里构思了起来。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神色也越发的暧昧了起来,激动之下便将铅笔落在了纸上。只是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笔尖“啪”的一声就折断了。

  “哎!”叹了口气,易小寒决定换一根,只是正想着要找的时候,一低头,竟然看到了极为惊悚的一幕。自己的右手食指,竟然钻出了一根铅笔的笔尖!震惊的他,连忙抬起自己的食指,细细观察了起来。自己并没有疼痛的感觉,这个笔尖怎么会长在这里呢?纳闷儿的他挠了挠头,这事情太过邪门儿,就好像莫名其妙的让人当柴烧了似得。

  心里一阵烦闷,他连忙尝试着将食指的笔尖折了下去。“啪!”清脆的响声在房间中响起。

  易小寒仔细的观察了刚刚折断笔尖的食指,发现还是和正常人的食指一模一样。暗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刚刚那根铅笔折断的笔尖粘在了自己的食指上吧?

  随即他又开始准备找笔,可是正当他想着,却看见了自己的食指上,极为迅速的长出了一个笔尖!愤怒的拍了拍脑袋,易小寒吃惊的说:“我怎么变成了个怪物!”

  许久,他冷静了下来,管他呢,反正自己也懒得找笔,那就画吧,没准儿直接用手指控制的更好呢。定了神的易小寒想到这里,便开始用自己的食指在纸上勾勒了起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一张********的赤果果的女图出现在了易小寒的眼前,他的眼睛不由亮的像是灯泡一样。看着画上的美女和自己的食指,不由得眉飞色舞了起来。这张手稿,绝对是这么多年来易小寒画的最好的一张了。似乎完全是因为这根奇怪的食指造成的。

  只要他需要什么粗细的铅笔,食指就会变出什么粗细的笔尖出来。而且这幅手稿实在是让他提不起自己是个怪物的感觉,这明明就是上天赐给他的神器啊!想到这,易小寒再次细细打量了起画上就像是真人一般的美女。

  细细的蜂腰,丰满的****,心形的****,还有那精致的五官。再配上伸出了一点点的香舌,简直就是个堕落的天使啊!正当易小寒看着一张画不停敬佩自己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易小寒的神色顿时慌张了起来,这东西可不能让别人看了,老婆被人看了还得了?于是他四处寻找,决定把这张画藏在一本书里。等一切做完了,听着门上不停响起的声音,才一边走一边大声说:“来了来了!”

  门开了,竟然是两个警察,都穿着制服。“请问是易小寒吧?”

  其中一个警察顺着门缝问道。易小寒点了点头。那警察朝着屋子里看了一眼:“昨天晚上七点四十分左右你在哪里?”有些愕然的易小寒实话实说道:“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在ABC西餐厅。”

  “那就对了,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个警察说。易小寒挠了挠头疑惑道:“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跟我们先回一趟局里吧?”警察无奈的耸了耸肩。见两个警察没有像电影里一样,把自己当成逃犯什么的抓起来,易小寒也极为乐意的配合两个警察。毕竟自己没有杀人放火抢劫什么的,就穿上了鞋子,跟着两名警察离开了。而藏在书里的那张裸女画,似乎没人翻动就永远不会跑出来。

  警察局里的气氛很肃静,易小寒抬头看着墙上那行为人民服务的字样,不禁升起了一丝敬畏之心。两名警察带着他在警察局里左拐右拐,就到了一间小黑屋子,示意他进去。易小寒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便走进了屋子了。

  屋子里很是黑暗,按理来说易小寒是看不太清楚四周的景象的,可是他却真真实实的看见了屋子里的布置。屋子里坐了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穿着一身中山装,松垮垮的坐在桌子边上,像是个垂暮的老人。只是他的眼睛却极为明亮,在黑暗里就犹如是两颗星星一般。见到老者示意他坐下,易小寒连忙坐在了老者的对面,看了看老人手中正在玩弄的一副扑克牌。

  L酷匠网正t@版@首"e发/k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到你吗?”老人问了一句,眼睛盯着手中的扑克牌不知道在想什么。易小寒摇了摇头:“不知道老爷爷你找我来做什么?”老人伸出了皱巴巴的手,摸了摸易小寒的脑袋说:“好孩子,昨天你在ABC西餐厅外面的马路边上被雷劈了。”

  有些诧异的易小寒连忙皱起了眉毛,仔细思索了一下,自己用铅笔划了李雷的车之后,就感觉眼前一亮,难道是被雷劈了?“昨天你的身体被好心的市民打电话送到了殡仪馆,殡仪馆做出了把你临时火化的决定。

  只是你却复活了,而且挟持了一位殡仪馆的同志逃出了殡仪馆。”老人继续说着,瞥了一眼有些震惊的易小寒。易小寒有些害怕,自己干的这些事情,好像是有点违法。

  “苍天降劫,浴火重生。你活了下来,那可就算不得凡人了。”老者仔细打量起了有些神色惶恐的易小寒又说:“你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吗?”见老者似乎没有恶意,易小寒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就伸出了食指。

  老者看着易小寒的食指上,一点一点的钻出了一根铅笔的笔尖,不由愣了愣:“这是什么?”“铅笔的笔尖。”易小寒说。扬了扬眉,老者的声音有些诧异:“你想想试试能不能变出一把钥匙?”易小寒听了老者的话,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张开了眼睛,只见食指上铅笔的笔尖变成了一把极为细小的钥匙形状。

  不禁一阵冷汗。老人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道:“可惜了,竟然是这种鸡肋的能力。真是可惜。你感觉还有别的变化吗?”点了点头,易小寒老实回答说:“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变得很好,走了很远也不累。”

  “年轻人,我们来掰个腕子?”老者说着就将胳膊放在了桌子上。易小寒见老者似乎是认真的,就连忙伸手握住了老者有些褶皱的手,感受着老者手上一点一点增加的力量。片刻,易小寒就觉得老者的力气似乎用了很大,年轻人的好胜心也不禁提了起来,用上了身上的力气。

  过了许久,易小寒也没有赢老者,只好抽回手有些纳闷的心想,这个老爷爷的手力气真大。“刚刚你的力气,大概达到了一千五百公斤!”老人说着,一双眼睛明亮了起来。

  “啊?老爷爷您不是在说笑吧?”易小寒夸张的问道。老者摇了摇头:“殡仪馆的火化炉的门,被你打进了墙壁里。”易小寒愕然。“你可愿拜我为师,以后好好的为人民服务?”

  老者不顾愕然的易小寒轻笑着说。易小寒有些纳闷儿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自己莫名其妙的被雷劈了,又莫名其妙的被火化。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进了警察局,又被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老头要收成徒弟。想到这,他连忙摇了摇头:“老爷爷,虽然我感觉自己身上有点儿不对劲,但是我觉得现在也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年代。

  您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你难道不想为人民作出自己的贡献吗?”老者诧异的问。易小寒摇了摇头:“我就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您说的那些事儿有点假。我还是回去吧。”

  苦笑了两声,老人明白对面的这个青年是把自己当成精神病了,随即摆了摆手:“那你先回去吧,等你想清楚了就来这间警察局,到时候会有人带我来见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