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小寒仿佛成为了世界上最凄惨无比的那个家伙。本来即将成为自己女朋友的人,竟然之前就是别人的情妇。发现真相后,竟然被雷给劈了。

  “劈人了!刚才有个人被雷劈了!”那个大喊的行人刚刚说完,只听见又是哗的一声,又是一道闪电再次把已经全身焦黑的易小寒劈中。马路旁的行人看着易小寒凄惨的样子,便交头接耳了起来。

  “这人怕是不行了吧,谁叫救护车?”

  “我有殡仪馆的电话,要不直接打电话送殡仪馆吧?”

  “打殡仪馆电话,这人应该没救了。”。行人们站在路旁指指点点的围观,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过来。雨夜里殡仪馆的车辆打着车灯,从马路那头缓缓行驶了过来,然后几个工作人员抬着担架,将易小寒接进了车里。

  “姓名?”

  “易小寒。”

  “年龄?”

  “22周岁。”

  “父母?”

  “父母暂时还没有联系到,正在想办法联系。”

  “要快一点,联系上了通知他家人来取骨灰,不然又要种树了。”

  两个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一边交谈一边记录着。许久,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摇了摇头:“送去炼尸吧,这年头死人太多了,也倒不出冰箱给他。天这么热再烂在这。”

  C酷x*匠9网d首发

  “好的,我叫人。”说着另一个工作人员拿起对讲机,通知起了搬移尸体的人。就这样五分钟后,几个工作人员将易小寒的身体抬走了。只是没人发现,易小寒化为焦炭的食指上,竟然忽然闪烁出了一道幽黑色的光芒。

  易小寒被闪电劈中第一次后,就没有了知觉,这也让他逃过了被第二条闪电劈中的痛苦。有些头疼的他,慢慢的醒了过来,感受着四周非常炎热的温度,全身的肌肉都酸痛无比。此时的易小寒正置身于火炉当中,至于为什么没有一瞬间把他彻底烧死,现在还不得而知。

  只是当他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后,就不禁开始慌张了起来,这个空间极为狭小,四周漆黑一片,只能看见不停吞吐的火苗。他心中一急,连忙在狭小的空间里翻过了身,不停的开始捶打着对着脑袋的铁门。

  “砰砰砰!”“砰砰砰!”正看守火炉的两个工作人员听见了火炉里的响声,顿时毛骨悚然了起来。

  难道是诈尸!?两个工作人员慌张的靠在一起,惊疑不定的对望了一眼。在这个世界上同样有恐怖电影的存在,恐怖电影里面的这些鬼怪之类的,如果诈尸了跑出来肯定是要大杀一片的。

  于是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白着脸,吞了吞口水说:“二傻,我害怕,抱紧我。”

  “虎子,别怕二傻哥在。”另一个工作人员带着哭腔回答。

  “嘭!”又是一道巨大的响声,两个工作人员看到火炉的整个铁门都被敲飞了出来,深深的嵌在了墙壁当中。那个叫二傻的两腿颤抖,竟然顿时吓尿了裤子,直接瘫倒在地上似乎不省人事了。

  而另一个叫虎子的,更是带着粗犷的声音嚎啕大哭了起来:“二傻哥你快起来,我害怕!”死而复生的易小寒从幽深的火炉里钻了出来,站起了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着他的动作,本来包裹在身上的一些黑色硬壳噼里啪啦的响动了起来,随后掉落了一地。

  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黑色碎屑,不禁有些大感迷惘,又听见了旁边一个大汉的嗷嗷惨叫声顺手摸了摸脑袋。那个叫虎子的才一见易小寒钻出来,就满脸泪痕的尖锐的叫喊了起来:“啊!!啊!!!啊!!!”

  “那个,你能不能先别叫,太难听了。”易小寒对着虎背熊腰的工作人说。

  工作人员愣了愣,看见易小寒全身漆黑无比不时的掉下硬壳,又看到易小寒此时似乎是全身****着连忙说:“鬼…鬼大爷……求求您不要****我…我的菊花没有二傻的紧…”

  这声音传进易小寒的耳朵里竟然无比刺耳了起来,自己啥时候喜好男风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于是他不满的说:“我可不是玻璃。”随后他看了看旁边的牌子上写着炼尸房,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连忙捂住了下身,脑袋里也有些明白过来了。

  怪不得这俩人被吓得跟死狗一样,自己只记得眼前一亮,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不成这是被当尸体给火焚了?想到这里,易小寒眼珠转了转,就对着那个叫虎子的喝道:“把衣服脱了快点!”

  这话听在虎子的耳朵里极为暧昧,就好像一个壮汉见到小妞让人家脱衣服似得,于是虎子连忙捂着自己衣服的拉锁,有些怯弱的看着易小寒,心里不是滋味儿。

  易小寒的目光并不阴寒,可是却一直盯着虎子,虎子不禁略带哭腔压低声音说:“就当被鬼压了,以后还是个好男儿。”

  “快点!”易小寒催促起来。虎子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咬着牙一点一点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有些羞涩的一手捂着下身,一手捂着自己的菊花,蹲在地上就像个可怜的孩子。

  易小寒也来不及观察虎子暧昧的神色,自顾自的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了起来。他的个子要比眼前的壮汉工作人员矮上一些,这套工作服套在身上显得有些宽大。等穿完了衣服,易小寒低头看着摆在地上的卡通内裤,瞪着目瞪口呆的虎子喝道:“赶紧把你这条小蘑菇内裤穿上!”

  虎子哪敢跟鬼反抗,连连点头穿上了自己的内裤。雄壮的身子上只穿了一条卡通内裤,让虎子看起来极为滑稽。“带老子离开这!”易小寒命令的声音响起。

  虎子看着自己的处境,不禁有些神色慌张,这要是出去了,那一世英名就都没了。“愣住干嘛呢,快点的,要不我就把你给…”易小寒威胁起了虎子。虎子一想这猛鬼后面说的话,脸都绿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贞操还有希望保全,就连忙点头带着易小寒离开了这地方。一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太注意易小寒,以为是新来的。反倒是只穿着卡通内裤的虎子,一路上糟了不少嘲笑。只是他在心里不停的说着:“我是被迫的,我还没被猛鬼****。”

  终于离开了殡仪馆,易小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邪门,自己明明没死,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死尸给扔在火炉里。万一真烧死了自己。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于是把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的祖宗十八代都挨个问候了一遍。

  他哪里知道,经过检查以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才确定他已经似得不能再死了,现在的情况确实只能够用诈尸来形容。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估计已经是后半夜了,身上没钱,也没办法叫计程车,易小寒只好认准了方向,就朝着自己的住处流浪而去。等走到了住处,已经是上午了。

  没有钥匙的他只好跟邻居借了电话,给房东打了一个。至于邻居看他穿着的目光,倒是被他给完全忽略了。按理来说,走了这么远的路,应该是疲累无比才对。易小寒有些想不通,自己现在怎么还是极为精神?他躺在不大的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是好,想起欺骗了自己的韩梅梅,就又是一阵烦闷。

  于是他抬头看了看桌上的纸,叹了口气,画个老婆给自己幻想一下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