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雷劈

  插画师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这是当年易小寒刚刚走入大学的时候,一位非常优秀的老师对他说的。于是易小寒就用了四年的大学时间,不停的学习者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插画师。

  他放弃了谈恋爱,也放弃了上网打游戏,全身心的投入在了练习绘画当中。四年的时间过去了,本来成绩不错的易小寒,却面临了就业的问题。

  一次一次的碰壁,都让易小寒对自己耗费的大学时光产生了极度的怀疑,是不是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应该好好的谈谈恋爱,室友叫自己打游戏的时候,自己也应该陪着他们一起‘为了部落’而战?于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情能够放松一些。

  易小寒这个二十三岁的低龄剩男,选择了谈一场平平凡凡的恋爱。

  而她恋爱的对象正是高中时代经常偷偷给他写情书的女同桌,韩梅梅。韩梅梅自然不是英文课本当中的韩梅梅。因为这个世界的英文课本当中,并没有韩梅梅这个角色。易小寒并不是如同许多这个世界当中电影小说当中描述的那样,多么深爱着这个名叫韩梅梅的女同学。

  他只是选择了寂寞的时候,想起了这个名叫韩梅梅的女同学。如今还是一名处男的他,或许更希望的是寻求韩梅梅给予的生理方面的帮助。“梅梅,晚上我们一起去吃肯德基吧?吃完了我们再去街上晒晒月亮?”这一天下午,易小寒拨通了韩梅梅的电话。

  韩梅梅似乎在上班,电话那头还有着时不时响起的电话铃声:“啊?肯德基?我晚上有一个聚会,要不我们下次再去吧?”易小寒苦笑了一下,韩梅梅应该是不想去吃肯德基:“那我们去吃牛排好不好?你有时间吗?”“你等等。”韩梅梅说了声,然后等了一会儿继续说:“晚上十点钟之前我有时间,不过十点钟我就要离开了。”“那晚上七点钟吧,我们在你公司附近的桥下见。”易小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说。电话挂断,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半。

  易小寒看着桌上还摆着的未完成的画稿,拿起耳朵上夹着的铅笔,继续涂写了起来。没有工作的易小寒,平日里就是靠着这样不停地画手稿投给各种各样的杂志社来维持生计。

  这样一顿看似平常的牛排,或许需要他画几十张手稿才能够赚出来,毕竟手稿有的会被退回,也有的会进行修改,重画。他需要尽快的画好今天的手稿,因为易小寒住的公寓距离市区很远,毕竟他刚刚毕业,家里又不是很有钱,所以只能租这种廉价又宽敞的房子。

  为了提前赶到约定的地点,他必须尽快完成任务,然后去赶大巴车。直到五点二十分,他才完成了手稿,长长出了一口气,将桌上的那些废稿团成了团,丢进了垃圾桶。然后草草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受厄尔尼诺台风的影响,我市将出现雷雨天气,请大家提前准备好雨具。”忘记关掉的收音机响了起来,只是易小寒却已经出门了。

  ※※※六点四十分,易小寒站在了海尔大桥下,等待着韩梅梅的到来。无聊的他抬头看着有些阴沉的天气,心里还想着韩梅梅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七点钟,易小寒看了看更加阴沉的天空,把手伸进了兜里,结果却摸到了一支铅笔,他揉了揉眉心,自己还真是够粗心大意的了。

  想着想着,他掏出了有些古老的摩托诺基电话:“梅梅,你到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里有汽车的滴滴声:“就要到了,你先去吧,哪家牛排?你去那等我吧。”“就是上上次我们去吃的那家,座位是36号。”

  挂了电话,易小寒独自朝着目的地前去。直到七点二十分,坐在桌子旁的易小寒才等到了风尘仆仆的韩梅梅。韩梅梅的身材很好,尽管穿着宽大的风衣,但还是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出她那诱人的身材。

  她披着头发,姣好的面容上透着一丝奇怪的红晕。连忙站起身,易小寒请她坐下,于是两个人开始了攀谈。“这几天工作忙吗?”易小寒准备先打开话题。韩梅梅似乎没有在意这句话,举起刀叉便开始分解起了牛排。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今天怎么又是穿着这身来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T恤和牛仔裤,有些不好意思,透着红酒杯对韩梅梅说:“我没有太适合的衣服,所以就只穿这身了。”

  “你总是找借口,还像个学生一样。”韩梅梅说着,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你刀叉拿反了。”听着对方的话,易小寒有些窘迫的换了手,然后抬起头看着咀嚼着牛排的韩梅梅说:“我忘了。”

  易小寒平日里自然是不吃这些东西,所以刀法并不好。只是才一说完,他低下头,就看见了韩梅梅小指上的戒指里夹着一根头发。头发?应该不是,一个插画师怎么会看不出是不是头发。

  再看看长度和上面有些弯曲的波浪,易小寒说:“梅梅,你的戒指里夹了根毛。”韩梅梅连忙低下头,下意识朝着自己的右手小指看去,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之所以来的有些迟了,是因为自己之前正在和自己的上司李雷在车里车震。

  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只好换成了嘴巴替自己的上司服务。哪想到会带下了李雷的一根yin毛?红着脸的韩梅梅以为易小寒发现了这是一根yin毛,有些心虚的她脸色变得冷了下来:“我就是跟别的男人上床了,因为我一直也没想跟你好。”“呯!”刀子掉在了盘子里,易小寒的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倒不是他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被抢走了,只是占有欲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带了顶绿色的帽子。还不等易小寒反应过来,韩梅梅连忙站起身,神色有些慌张的朝着外面走去。

  :y酷h匠(☆网L正版首发^/

  易小寒没有叫住韩梅梅,只是有些神色不好的看着韩梅梅的背影,再仔细看看韩梅梅的丝袜上还有些浑浊的白色液体。一股无名的怒火便从心底盘旋而起。随即他放下了刀叉,不顾隔壁桌上有些嘲讽意味的目光,朝着韩梅梅追去。刚刚走出餐厅,他就看见韩梅梅打开了一辆跑车的车门。易小寒沉着脸,连忙朝着那辆黑色轿车跑了过去,然后轻轻敲了敲车窗。车窗摇了下来,一股银靡的气息扑面而来。“你就是梅梅的老同学吧?以后别离梅梅太近了,她现在是我的情妇。”说话的是个并不是很英俊的男人,一套西装革履,一边说着另一边还搂着韩梅梅的肩膀。韩梅梅红着脸向男人的肩膀靠了靠:“这就是我曾经跟你提过的上司李雷,长得很英俊吧?”

  愤怒的易小寒抬起手,颤抖的指着眼前的这对男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车窗被摇了上去,跑车中的发动机嗡嗡响了起来,似乎是准备开走。易小寒心中一急,从兜里抄出了那根一直带着的铅笔,在开动的跑车的车门上狠狠划了一条痕迹。跑车的主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愤怒青年的动作,自顾自的开着车扬长而去了。随后,天空中忽然划过了一道闪电,狠狠的朝着易小寒劈了下去。易小寒只觉得眼前一亮,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随后雨水落了下来,目睹的行人当中有人喊起:“劈人了!刚才有个人被雷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凡人多烦事 说:

求追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