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陈秋蓉像小女人一样哼了一声,然后还不等我应声,就抱起我的一个枕头,转身就走了。我连忙叫道,“姐…我还没答应呢,你就生气了?”

  “口是心非!”陈秋蓉没好气的来了一句,“看看你!”

  我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

  在陈秋蓉抽走眼神的一刹那,我转回了身去,说道,“我还玩一下你的笔记本,等我把一些化学题都看明白了,就拿着笔记本去你的房间,可以吗?”

  “还问,你不是说了嘛,就这样先吧。”陈秋蓉走回了自己的卧室里,正在找换洗的衣服。

  在陈秋蓉洗澡的时候,我在百度搜索了一些微电影来看。视频里,有一位高富帅手里捧着九十九朵玫瑰花,他就靠在豪车车头,也没能把眼前的超级美女感动,美女走了,只留下沙滩还在燃烧的蜡烛。

  我又不是高富帅,我即没有豪车,也去不到海边,那我该以怎样的方式才能感动到安然,融化她的心灵呢,我还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地想着,安然是很向往自由生活的人,在酒吧唱歌的时候,我从她爸爸的话里就能看得出来,安然会追逐的是一份真爱,那份坚贞不渝的真爱。

  假如我和安然是情侣了,我就可以跟陈秋蓉明说,我心里有着最爱的人了,我就可以委婉地拒绝陈秋蓉,不然我们昨晚这个事还怎么解释,我要是现在拒绝她,陈秋蓉肯定以为我是不负责任的,我是嫌弃她的。

  这一切,只因为,我喜欢安然真的很久了。

  “睡觉了,你还在想什么呢?”我躺睡在了床上,问了一句陈秋蓉。

  “在想你呀,怎么我叫了你这么久才来?”

  酷&o匠mV网首*c发(

  “刚才看电脑看晚了,我困的实在睁不开眼了,睡觉吧。”我把陈秋蓉露出在被子外的手盖回到被子里,就睡着了。

  在夜间,有一种无名花,它在夜间花开,又在夜间花落,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在晨曦,有一朵暖阳,它透过了云层,从落地窗外,送进了温暖的气息。

  “姐,你这么早就起来做早餐了?”我踩着人字拖,擦了擦眼睛,站到了厨房门口,里面的陈秋蓉还在忙着做她最喜欢的鲜肉稀饭。

  陈秋蓉一边切着葱花,一边说,“大懒虫,快去洗刷一下,早餐马上就好了,呵呵,以后别叫姐啦。”

  我挠了挠头皮说,“那我不叫你姐,该怎么叫你才好?”

  陈秋蓉把葱花加入了稀饭里,关了电磁炉才说,“我不有名字呀,这么快就忘记了怎么叫?”难道我昨晚真的醉得一塌糊涂,连做过了什么,自己都不记得呢。

  “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叫你的吗。”我说,陈秋蓉嗔道,“昨晚你怎么叫我,往后就怎么叫我,我喜欢那样听。”

  这会,我才模糊着回忆,昨晚我是叫她陈秋蓉,而且很大声,只是在梦境里,我跟欺负她的那个人渣搏斗时,叫的她快跑,陈秋蓉快…陈秋蓉快…

  我楞入了回忆里…

  “快…快去洗刷啦。呵呵。”陈秋蓉把稀饭剩出了碗子里,就催了我一个。我在刷着牙,一边努力回想着昨晚干掉那个人渣之后,我去干嘛去了,我现在怎么也想不回来了。

  “好吃吗,我再给你添一碗饭吧。”陈秋蓉见我默不吭声地吃着,就贤惠的拿走了我手里的空碗。

  我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来说,“姐…陈秋蓉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陈秋蓉拿碗打着稀饭,微笑道,“你这会还跟我客气什么,呵呵。”

  如今,我跟陈秋蓉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姐弟,升级到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上,我很害怕,哪一天,这份情谊还会不会凌驾上别的地方去,现在我已经改不回口来了。

  这一碗稀饭,有点热刚好暖胃,有点稀刚好解渴。

  “陈秋蓉,我先回房间去了。”我回到房间,才想打开电脑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我一看,是班主任莫雅珍的来电,我心里惊喜万分,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自己打来电话。

  难道说,她这么一大早急打电话来,并不是主动约我的,而是她想反悔了?

  我接起电话,听到了莫雅珍的声音,“权振东,我正在去海港城的路上,要下午以后才能回来,不过我回来了会第一时间约你,在这个时间,你要是真等我,我们下午见吧。”

  莫雅珍去了海港城,她这是跟我如实相告嘛,还是想考验我的耐心,我无从知晓的。不过,既然莫雅珍把约我的事提在嘴边,我怎会让她有机可乘?

  “好的,莫雅珍,既然你告诉了我时间,我会准备好等你的,放心吧。”

  “那先这样说定了,拜拜。”莫雅珍平心静气地说了一句,就挂了我电话。我的心被她弄得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不为别的,就为她这番整我的话,我也要把昨晚记不起来的在莫雅珍那边好好补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