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水生和莫雅珍相视了一眼,都沉默着不回答。反正都这样了,还去怎么解释,要说她们是师生,不成!说她们摔了一跤,不成!说她们就是来玩的,都带走!

  “以为不说话就没事的吗,都带走,回了警局在交代!”安上升这次来没办成案,心里头还低落着呢,可是老天爷眷顾他,让他回去时,还能顺手牵羊一下!

  李水生和莫雅珍也无可奈何,只有去一趟警局咯。

  “局…局长”刚才那位直率的警察惊讶道,“房间里头,还有一位美女。”这话一出,振奋了在场所有人的心,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竟来是两个女人玩一个男的。太火爆了。

  安上升也掩不住激动的心,他没想到这小羊随便一牵,还真有大收获呢,他这下回去也好交差了,毕竟他这次是亲自出马的,总不能落个空手而归呀。

  “一起带走!”

  安上升走在前头,一声令下,就开着路凯旋而去。然而,就在他走了没几步的时候,赵陌颜被站出了门口,她拉长尾音地叫了一个,“副局长!”

  “哎哎哎”那个直率警察忍不住又说,“声音别这么娇滴啊,真以为把副字拖出了尾音来,我们副局就会饶你了吗?”这警察直率到没朋友,他非得揭穿他自己听到的。

  隐约间,安上升已经从“副局长”听到有危险的音律,都还没等他回头来确定,那两个东北大汉分别从十字通道里窜了出来,真把安上升吓了一大跳。

  安上升即便转回了头去确定。

  时间在这一刻被静止了,安上升瞪大眼珠子,给赵陌颜行着注目礼。此刻的安上升,就像和珅大贪官被皇帝捉了现行的表情,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安上升回走到赵陌颜跟前,一边的警察都没敢出声地让开着一条道路。

  “赵小姐,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也能遇见你,实乃我等三生有幸呀,刚才都是些手下没办成事,如果惊扰到你,我立刻让他们赔礼道歉!”安上升为自己找说辞,他把事都推下了身去。

  “那你干嘛来了,副局长!”赵陌颜又叫了一声。

  这下,安上升换上了和珅的嘴,把苦楚娓娓道来:我是副局我怎么了嘛,我不就是给正局来假装看点举报案嘛,这会不顺手牵两头羊嘛,没想到还真遇上大有来头的女人了,我说我干嘛来了。

  和珅的声音很小,但只有皇帝能听明白他的唇语,不然在文武警察面前,安上升这个副局还怎么下这个台阶?

  “哈哈哈…”赵陌颜爽朗一笑,“安局长,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忙去吧!”还好,他们走的速度是相当的快,连李连生和莫雅珍都不要了。

  这下,李水生是彻底傻眼了。他哪里想得到连局长也是怕赵陌颜的人,他看看赵陌颜,又看看莫雅珍,像是更疼惜地跟着莫雅珍走出了八号酒吧。

  风依然轻轻地吹,吹散了自由的云朵,让月儿露出了轻盈的笑脸,在浪漫的夜空下,大地宽容了静谧与唯美。

  “今晚的月色真美呀!”和李水生沉默在别墅的去路上,为了打破这个宁静,莫雅珍给李水生赞美了一句,她想以此能聊出他的一句话。

  李水生说,“莫雅珍,下雨了!”

  最G新s章?《节#(上xs酷匠网

  在李水生说话前,他们步行了大半个小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天幕昏暗得就要压下地面,从苍穹上飘落下的花雨,在凌冽呼啸的风声中,洒下了苍茫的大地。

  李水生又说,“莫雅珍,雨停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的时间,弱不禁风的莫雅珍依然跟着李水生身后,痴情道,“我拜托你,别再这样了好吗,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痛,让时间将过去放下,我们好好在一起,好吗?”

  到了这个时候,莫雅珍依然形影不离地跟着李水生,她的这份爱,情比金坚!

  李水生终于被感动了,他突然转回身去,将莫雅珍一把搂入怀里,亲吻了很久才说,“回家,莫雅珍,我们一起回家!”就一句简单的回家,收回了莫雅珍流浪出很多年的心,在这一刻,她的眼泪就像决了堤一样,想要一次流干。

  天空突然风吹云散,在过云雨后,她们看见了流星雨在刹那间绽放出来。(老天爷说了:李水生要是敢辜负这个女人,天空必定会有一把金刀飞来,刺穿你的心脏!)

  很快,她们回到了郊区别墅。

  最后,用去了半小时来冲凉,莫雅珍全程主动地开导着李水生,而李水生却冥想着校花杨露露的脸蛋,才勉强爆发了一次。李水生很不甘心,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杨露露,他要用今天的教训来证明不可一世的自己。

  在这时,从天边突然划过一道闪电,连雷声都没打响,就又下起了小雨。雨温柔地坠,将正在回家路上的我,淋了一个落汤鸡,还好我手里的盒饭还是热的。

  “姐,我回来啦!”我开了家门,就喊了一句。

  陈秋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看见一身湿漉漉的我,连忙关心道,“你回来啦。看看你全身都湿透了,赶快去冲凉先,我回头给你送睡衣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