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不好意思啊!我差点把你这一杯给忘了,现在要补回来的,我们喝来一个吧。”我道歉着把那杯鸡尾酒递给了安然,安然却没有接下去。

  “没事啦!我今天不…”安然后面还说了一些话,由于酒吧的音响太大,我都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遍安然。

  安然这才接过鸡尾酒,她撅起嘴唇,愣了眼神地看着我。在突然间,我想到了昨晚摄像头里安然换卫生纸的事,她家来了大姨妈,这会是不适合喝酒的。

  就在安然昂起头,正要一口喝下去的时候,我把她手上的酒杯夺了过来,然后叫道,“美女,冰柜最下层不是有饮料的吗,来一瓶维他命水。”

  “美女,不用了!”在美女转身时,安然随便拿了一瓶锐澳,咕噜噜地给自己灌了下去。

  我本来想制止的,可有王文龙和郭小胖在,我又不好那样做,毕竟都是来喝酒玩耍的,再说我制止了她,难道告诉安然说,我存有你的视频呢,一会我们去四楼吧?我感觉好像不妥!

  接下来的安然,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去跳舞,你们要不要一起来!”安然把外套脱了,往我这一扔,便钻进舞池里,扭动着娇小玲珑的身躯,即时把全场的焦点都集聚在安然的身上。

  郭小胖还没反应过来,便挠着头皮问,“东哥,你怎么夺了安然的鸡尾酒呢,这酒虽然很好喝,但是她都生气了吧。”郭小胖也挺会跟风的,现在连他也叫我东哥了。

  “呵呵!”王文龙狡猾一笑,“没想到呀,原来安然才是真人不露相的那个,东哥,你看她那小腰细腿的,舞姿非凡啊!”其实王文龙是提醒我,你也去呀,不上去保护安然,她就被人揩油水了。

  我转回身,看着柜台上剩下的酒水,为了和王文龙与郭小胖的友谊,分别与他们干了好几瓶,也一边聊着话。时间很快就过了十多分钟。现在六点十分了。

  这时,我们身后传来了一声耳熟的叫骂!

  “放手!”安然怒骂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了,在这样,我就喊非礼了!”安然本来和这个男的一起跳着舞,没想到就对了几眼,他都想下手了!

  “喊呀,那你喊呀,我就要非礼你了!”那男的极其嚣张,说话声音又大,让舞池里的人都停了下来,等看热闹。

  ~更Z新最、Q快nP上X酷H匠@n网SP

  “东哥,是安然,她正被人缠着呢!”在郭小胖说完话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柜台,而王文龙捞起一个酒瓶与郭小胖也跟着我身后,我们跨过围观护栏跳进了舞池里。

  这个男的有一米七这样,弄了个李连杰那种发型,穿着黑色紧身衣,我就来到了他身后,黑衣男正想把手搭上安然肩膀,被我一下给啪远了。

  “你他吗谁呢,敢管老子的事!”黑衣男凶神恶煞的转回身,他才说了一句,就被郭小胖一脚踹开了好几步,要是没有后面围观的人给他挡了一跤,估计这会还在地下。

  “我草,死胖子,想打架啊是不是!”黑衣男边走边骂,正靠近着过来。王文龙向前一步,他拿酒瓶指着黑衣男说,“就这里打啊,你麻的,谁怕谁!”

  黑衣男停下脚步,毫不畏惧地看着我们。我这边还护着安然,把她的外套给她披了上去。而郭小胖也和王文龙站在同一战线上,就等着开战了。

  “你们是仗人多,欺负我一个呢。”黑衣男显出了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你们别来欺负我。

  在围观的人群中,那位美女调酒师也在,郭小胖看见了她,就抬起胸跟黑衣男叫骂了一句,“你吗的,就欺负你怎么了,刚才你爷爷我没踹疼你吧?”在美女面前,郭小胖也能激发出一些潜能来。

  这会,黑衣男见到这小胖子还真欺负到他头上来了,在他拍掌叫好之时,身后就窜出七八个社会青年来,其中两个脸上还带有刀伤,这么明显的战绩,一看就是个烂仔。

  局势一下被黑衣男抢占过去,我心里也怵,毕竟他们的人多出一倍,真要打起来,是没有胜算可预估的。

  “给你们两个选择。”黑衣男说,“要么把这小妞留下,要么把胖子一条腿留下,你们掂量着选择吧,不过,我的耐心有限,不会等你们太久。”

  黑衣男说话时,眼神就没离开过我,他的话音刚落下,我站到了王文龙和郭小胖前面,与黑衣男对峙着。

  “想好了吧,权振东。我是念在你表姐陈秋蓉的面子上,才给了你考虑的时间,你现在给我个痛快话!”黑衣男与我认识,他就是负责接待四楼重要的生意人,我原本还想去找他打听欺负陈秋蓉的人渣。

  “放了他们!”我面不改色地说,“小胖是我的哥们,我不会看到他有伤受,而身后的安然是我的女朋友,我更不可能把她自己留在这里!”我这会说安然是我女朋友,也是权宜之计。

  “呵呵呵!”黑衣男轻蔑一笑,“那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在离开前,跟你先说声对不起了?”黑衣男这话一说,他身后那两个刀疤男各自向前了一步,正好与我们两两对立着六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