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走出电梯,就相拥着走,这一路亲吻到了九零八后,她们便迫不及待地进了去。莫雅珍把小提包一放下,李水生就将楚楚可人的她抱进了浴室里。

  浴室里,散洒着潺潺的水流声,还有她们情意绵绵的对话…

  “生生,我好想你,你知道吗,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度日如年。”

  李水生站在她身后,拿着花洒说,“学校是不允许有师生恋的,你也知道的,在一个月前,那次刚巧救的你,我们都身不由己呀。”

  一个月前,莫雅珍被人约去聚会,不小心就喝下了迷药,她在逃跑过程中,李水生见义勇为地救了莫雅珍,是最间接的那种救法。只是,这世上哪会有如此凑巧的事?

  莫雅珍迷离的眼神里,装着不可一世的李水生,“可我只会跟我的第一个男人好,为了你,哪怕是被学校开除,我也不会在乎,我是真的很在乎你,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李水生都有点小感动了,怎会有这么痴情的性感老师!

  李水生很快就有了感觉,调戏道,“我现在感觉到了,让我来告诉你吧!嘿嘿。”

  w最;新}章-N节上酷,匠I网}

  她们走出了浴室,而莫雅珍的小提包就放在床头上,提包里的手机都录音了二十多分钟了。房间里,橘红色的灯光,在陈铺着浪漫的气纷。

  到关键时刻,李水生停了下进攻的动作。他一只手伸向莫雅珍的包包里,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莫雅珍一看就慌了眼,她心想道:难道手机被发现了?

  “别找了,我刚好危险期过去。”莫雅珍及时说道,“这样,你才能感觉到真真切切的我,不是吗?”

  李水生停下动作,微笑着说,“真的啊,又是这么巧。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除了放松身子外,安全是第一的。”

  “嗯!”莫雅珍倒是主动了起来,坐下了人凳子。

  十多分钟后,她们完事了。莫雅珍依偎在李水生怀里,乖巧得就像一只小猫咪。难怪了,人家都说想走进女人的心里,隧.道才是入口处。

  这话不无道理,不然,莫雅珍明知道那件事是李水生一手安排的,如今还甘愿驱于他的双膝之下!

  “生生,公开我们的关系吧!我快受不了了,在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我很害怕失去你,害怕你突然认识了别的女人,你就不要我了。”

  李水生心一突,没想到莫雅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李水生自认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他哪甘心在正值年轻热血时,只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冻结了自己放荡不羁的青春?

  李水生一万个不情愿!

  李水生抽出身子,他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莫雅珍的当,便哄道,“在给我一点时间,等我一毕业,我就可以继承家业了。到那时,我一定八抬大轿的把你娶进家门,你愿意等我吗?”

  “如果时间允许,哪怕是海枯石烂,我也要等!”莫雅珍含情脉脉地看着李水生,激动地说,“可我现在已经怀了你骨肉,我不要失去孩子,更不能失去你!”

  李水生的心咯噔一下,他没想到,事情真是他猜想的这样!

  最后的最后,李水生硬是骑在莫雅珍身下,他又来了一发,才把人给稳住。李水生也做出了承诺,说莫雅珍实在想要这个孩子,他不会反对,就把郊区的一处别墅让给莫雅珍,让她好好带孩子,等他毕业后就马上去补婚。

  李水生说的别墅是真话,他家里是搞房地产的,不缺这个。可他的目的是想找机会,在别墅里给莫雅珍偷偷的喂下堕胎药,毕竟在一起了下手的机会才多,也不容易被发觉。

  我回到了家里。我是同住在八号酒吧上班的表表姐那里,这是她租的房子,两室一厅,算是我在冰城外宿的家了。

  我一打开家门,就感觉家里阴森森的,比上次撞见表姐陈秋容跟人那个还惊恐,上次她们是在客厅绑着玩的。这次家里连灯都没开,而浴室里,还残留着滴水的声响。

  我放轻脚步,心想道:陈秋容这小女人,也太开放了吧,竟然连浴室门都没关。不过,她是我表姐,我又是寄住在她家,她想怎么样,自己开心就好啦。

  在房间里,我关好门,立马连接上摄像头…

  画面出来了,这让我等了好久。画面上是一位极其漂亮的女生,我仔细一看,眼珠子差点就凸了出来!

  是安然,这漂亮的女生居然是安然!

  她在换卫生巾!这摄像头的像素真他吗太清晰了,一帧一帧的,看的我目不暇接呀。不管了,我先去浴室冲个凉吧,这天气真他吗的热!

  我兴冲冲地往浴室而去,当我才踏进浴室门口,我看到的一幕,几乎可以用要喷血来形容,让我大吃了一惊!

  妈的!今天是怎么了,先是校花,再是住进酒店的班主任,还有现在的陈秋蓉,要是小卖部的老板娘把她未满月的小儿抱出来喂奶,我想我不玩手指,光想想都能什么了吧。

  可是,陈秋蓉现在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洗澡水满了出来,差点把放在浴缸边缘的刀片给冲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第二只蝎说:

大家,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