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 子

  “唔....”微微刺眼的白光照亮这个眼眸,耳旁是滴滴答答的水声,在这里住的这几年,她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随手一摸,便是几个朱红色的野果,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只是从记事开始,便是耳边滴滴答答,眼前一片墨绿,再远处就是几簇桃花,再远,再远就是一片茫茫草原,胜似花海,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繁华的牢笼,囚禁她一人在此,没有人烟,只有她一人,没有时间,只有她在这里....按照一直的习惯,她从青石上爬起来,拍拍衣裙上的褶皱,“咯吱”一声,贝齿咬下大半个果肉,然后就一路蹦蹦跳跳的走向竹林那边的桃园,红、白、粉几个颜色的桃花迷了眼前人的眼,淡淡的清香,她觉得这些便是她最大的乐趣,春天,在桃花树下翩翩起舞,夏天,在墨绿碧玉般的池子与鱼戏水,洗食桃花酿,秋天,秋天...只有那墨竹相伴了,冬天,冷冷的风,金、银这两只狐狸会出来陪她看雪淹没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陪她躺在雪中,细数繁星....风起时,一席白衣,踏着落下的花瓣,挥出飘逸的袖子,绣着几朵暗灰色银华的裙摆像极了一朵盛开的白莲,粉白相间的花瓣漫天飞舞,天边飞来的几只斑斓的蝴蝶跟着她旋转的身姿起舞....跳累了,她就坐在桃园的凉亭中看花落,花开...凉亭旁,架起一把琴,檀木幽香,白玉制成的酒杯一对,桌上满是落花,一个琉璃酒樽,虽然这三样的搭配看起来怪异至极,但却依稀可以联想到,曾经这里住了怎样的一对璧人,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每日能看晨曦的光彩,静静聆听流水的滴答滴答声,携手白头,多好的地方啊。

  这里很安静,所以养成了她对一切,都持着一种清冷,淡淡的性格,下起雨了,花瓣不停的坠下,桃树也轻微的晃动着,雨点“吧嗒吧嗒”的砸在凉亭的红瓦上,她喜欢下雨,却又惋惜雨后树上残花败叶的景象,雨,在这里虽然常常下,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喜欢,都习惯,喜欢听这样的声音,在雨中寻找它会留到哪里,坐在亭中,等它干涸又是怎样的景象?....这天,金、银两只小狐狸从山洞里跑了出来,她看见它们出现在自己眼前,欢蹦乱跳的样子,鼻子一酸,像要失去什么了一样,这天也阴沉沉的,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抱着它们到了凉亭,拿出自己用桃花制作的糕点,和用墨竹芯儿泡的水,就像对知心朋友一样,用最好的东西招待它们,它们也理所当然的受之。小银的眼睛金色的,像一颗琥珀,小金的眼睛是淡淡的绿色,像一块翡翠,此刻都撒娇一般的看着她,她双手用力,将这对萌物抱在膝上,轻轻的抚摸着它们柔软的毛,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却不小心在这院中沉沉睡去,风轻轻的吹,墨玉一般的池子泛着一圈圈波纹....恍惚若梦,一个跟她有三分相似的女子,和一个笑得让人如沐春风的男子携手,笑着看着她,她想,这就是这个世外桃源的主人了吧。梦中,只有寥寥几幕...睡梦中,她看见了一个白色衣裳的女人,腰间系着一个琉璃制成的铃铛,每行一步,都会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煞是好听,琉璃玲儿在阳光下,映出五色光辉,美得不可方物....*“那年,微风吹过你的裙摆....那是我们初次相识,”女子挑了挑黛眉,不可置否,望着他笑盈盈的目光,整个人都像渡了一层金光,暖暖的,红色的眸子里面就像一片猩红的海洋,除了杀戮什么都看不到,旁边那个男的,轻轻的抚摸着女子高高隆起的腹部,温柔得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女子也笑吟吟的看着他的动作,不作声响的拂去他发间的落叶,好一个夫妻和睦的景象啊....

  “啪!”一个巴掌干净利落的落在一个白衣出尘的男子脸上,女子满意了,嘴角勾起一丝妩媚的笑容,用手指抬起男子的头,指尖轻轻抚摸他的脸,突然一用力,白衣男子脸上出现几丝红印,女子拍拍手,似是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凝视他几秒钟,移开视线,“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呐~啧啧啧~~”听见这句话,男子抬头,琥珀一般的瞳孔,恶狠狠的盯着她看,好似想将她的身体盯出几个窟窿,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早已死了千万次了。

  “松、手、”女子咬牙,一字一句道。“不放...放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对吗?”男子的话斩钉截铁。“看来,是我对你太仁慈了?”死死的咬住嘴唇,红色瞳孔,嘴角的血线,妖娆至极,“对!你应该站起来,用你以前的狠绝,来折磨我这个万恶的仙人!”女子空灵的声音,好似来自天边“快滚!我不想杀你!”男子浅浅的勾起一丝笑,却扯痛了嘴角,眼泪一颗一颗“啪嗒、啪嗒。”的往下落,“你好丑”说完绝美的脸上浮现美得让人呆住的倾城笑容,然后用口型对他说“记...住...我...”用尽所有力气甩开他的手“他想让我死,你一个小小的尊者,怎么救得下我?”.....身影直直的往万丈深渊坠,还能看见她眼睛里的笑意,没有一丝恐惧,猩红的瞳孔也不再显出森森死气,这一幕划痛了夏南笙的心口,想张嘴喊不要,却发不错一丝声音,只有看着这一幕消失殆尽,又跳转到下一世。

  这一次,她皇冠束发,这一世,他高高在上,仙与魔的战争,就在他们的一句话之间,帷幄天地,狂风下,战袍猎猎作响,他与她,飞上天际,掌与拳的对招,下面的,仙人,魔,也厮杀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风景开始模糊,一阵白光,周围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一个白布襁褓不断的向下坠落,襁褓中的婴儿,不哭也不闹。抱着一朵纯白的花朵,安静的睡着,白色,无止境的白色,迷了看着这些的人的眼睛,突然,不知道从多上空飘来一滴透明而晶莹的露珠,不偏不倚,落在这纯白的花上,露珠迅速风干,然后,白花盛开,凋谢,然后在婴儿手中又开出一株红色的花,花旁缠绕着一些柔软的叶子,遮住了婴儿眼角滑落的钻石般的眼泪......

  最后,一只白玉一般的手,紧紧拽着一卷书,手,不断紧捏,又放松,如此重复,女子咬咬牙,打开那卷书,看了看,“我们予你的是魔、仙双修的绝佳体质,还是被仙人唾弃的魔孽,被魔族嫌弃的仙体?”.....最后还是一用力,把那卷书,捏个粉碎,粉末从手中飘洒,她的口型是在说“孩子,只要你好好的,就好....”或则是其他的...?反正,已经不重要了.....

  她被这个梦惊醒,猛地睁开惊恐的眼睛,眼睛里空洞洞的,一股被人捏住喉咙那种窒息的疼从心口弥漫开来,她好似看见了好多年前,好多好多年前...瞳孔涣散,青石之上,又睡着一个琉璃娃娃......她就在这个封印里,周而复始,不死不灭,不伤不亡....你以为这样就好了么?你们觉得这样就六界宁静了么?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是否也与这个世界一样呢....我不要,只在这里,这里,好冷啊.....

  突然,竹林外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一个白衣,一个红衣,一个长得祸国殃民,就好似一个女子一般美丽,一个,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一袭白衣,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一双坚定的眼睛,没有红衣男子那么绝色“妖孽,还不束手就擒?”红衣男子瞥了他一眼,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道“你傻的啊,别人要杀你,你站着让他砍?”“我不杀你...”“我当我傻?”戏谑的勾起唇角,往竹林里一纵身,白衣男子见他丝毫没有悔过之心,更是生气,尾随他来到了林中,红衣男子见甩不掉他,索性坐在一块青石上,没注意青石旁边一片荆棘,缠绕住他的脚裸,他皱眉,轻轻一提脚,从脚上穿来轻微的疼痛,脚边立刻显出一片猩红,还滴落两滴鲜血在青石旁,恍惚,身旁的小草向后倒了倒,他起身,笑着看着前方“走这么急,是看上本公子的美貌了?”白衣男子深吸一口气,咬咬牙,跟着手中的剑一起,直直的冲向前方,红衣男子一侧身,剑走偏锋,不急一个转弯,刺向红衣男子的后背,剑气震得他袖子破出几个口子,红衣男子弯弯嘴,“哎呀,你怎么这么着急,这里不行吧?”“不知悔改!”白衣男子的脸阴沉得能滴出几滴墨水来。

  随即,掌风扫过红衣男子的脸侧,几缕黑发飘散开来,红衣男子一脸惋惜的伸手接住,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是、嫉、妒、我、美、貌?!”眼角的泪痣也染上了他的怒气,“叮...”剑锋相对,飞沙走石,顷刻间,林子的墨竹,已是东倒西歪,残破不堪.....突然,红衣男子环上白衣男子的腰,在他耳朵旁边轻轻呼出一口气,白衣男子涨红了脸,正准备开口,却看见红衣男子退出三米远,笑得见牙不见眼,他又想到红衣男子环上他腰的那一刻,不禁打了个冷颤,但是,他那一张欠揍的脸,明显在告诉他‘你想多了’...“诶,这是哪家姑娘的小玩意啊??”白衣男子脸又红了几分,“你!你还给我!”“哦~原来你喜欢这些小玩意啊,我可得好好研究研究。”那一声哦,故意拉得很长很长,显得意味深长,正当白衣男子紧张他被红衣男子摸去玉佩,想着怎么跟她交待的时候,红衣男子抬手给了他一掌,然后随手一抛“咯咯咯”的笑着走出了竹林,白衣男子这次没有追,张开手接住红衣男子抛下的玉佩,吐出一口血,摇摇晃晃的走了出竹林....白衣男子走后不久,青青的石板上,白光大盛,红衣男子的血和白衣男子的混在一起,滴落在青石之上,白光经久不息,就像在经行神圣的洗髓,把世间一切肮脏都洗干净的白光...这一幕,只有一对住在小溪边的夫妻看见了,他们以为是什么宝贝出现了,急急忙忙的冲向小溪上游的竹林...“老头子,你看那片竹林是不是在发光?”妇人问旁边忙着编制草鞋的中年男人。

  “竹林怎么可能发光?你看错了吧。”说完,匆匆向小溪上面的竹林望去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捣鼓了几下,突然,一脸震惊的抬头,怔了几秒,转头看着自己夫人道“真的呐,走!我们去瞧瞧,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中年男人笑了笑,自己也不信这个无稽之谈,不过还是向小溪上游的竹林奔去。

  待得他们到了竹林,竹林已经恢复了正常,哪里有什么白光?虽然自己也不信自己会捡到宝贝,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转身的刹那,他们突然看见一个白色襁褓的婴儿...那个婴儿就好像是个琉璃娃娃,一碰就碎一般,她静静的躺在襁褓之中,不哭不闹,她就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妇人不禁这样想,她小心翼翼的抱起那个襁褓,就好像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碰碎了这个珍宝一般,这个婴儿睁开眼睛,金色的琥珀般的瞳孔看着妇人,还是那样静静的,不哭不闹,淡漠的眼神让妇人不禁想落泪,她逗逗这个小婴儿,转头期待的看着自己丈夫“我不能生养,老天便送我们这个孩子,真是命运啊...”“她一看便不是王公贵族便是富家千金,我们妄想不得的。”男人溺爱的看了看妇人,又望向那个孩子,“如果真的那么好,怎么会被丢在这荒野之地?”男人拗不过妇人,只好摸摸鼻子,道“也不知是福是祸...”

  这孩子倒也乖巧,就是一股傲劲,不愿与人说话,就这稚气未脱的脸都是倾国倾城之姿了,就为这一绝色,不少人上门求定亲,言语坚定说等她长大成人...他们也只得苦笑一声,这孩子的命运不在他们手里。

  “哎,夏家那个闺女夏南笙又出来浣洗衣物了!”

  “诶?我看看,我看看”

  “唉,可真是个美人胚子啊,就是永远轮不到我们这些人咯!”

  这时,不知从何处走出一个翩翩公子,笑着走过去,主动帮南笙拿衣物,南笙也不理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向前走着,大家看那是村长家的独子,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毕竟他的恶行,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是还是有不怕死的人“夏南笙啊,他可不是什么好人,理他远点的好....”大家投来敬佩的目光,在这个村子里,村长一家横着走,谁人不知?果不其然,抱着几件衣服的村长独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威胁道“你再造谣,迷惑人心,小心我叫我爹好好整治你!”毕竟自己家是这里的土霸王,说话也分量足,那个好人楞在那里,其他人都自觉的逃得远远的,生怕自己受到牵连,真真是...“到了,你走吧。”疏远的语气,让这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脸色阴沉下来,“我帮你搬衣服,你居然还赶我走?很好!”说完,拂袖而去,夏南笙也没管他,自顾自的洗起衣服来,却不知大祸临头了。

  “爹。”

  “我要娶夏家那个小闺女。”

  村长一听,不悦的皱起眉头,“你都娶了好几房了,还惦记人家这么小个小姑娘作甚?”

  “爹,你也是知道的,也就他们家才把闺女养得这么水灵动人。”

  “哎”老村长叹了口气“最后一次...”“我就知道爹你最疼爱孩儿了!”语气里掩不住的欣喜,“唉.......”重重的叹口气,这些年,为这个独苗苗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了,什么时候能长性长性,多为这个家想想....虽说极为不满他这样,但第二天一早还是提着一些补品去了夏家为二子纳妾之事做说客。

  夏父见村长来了,还提着一包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也能猜出他的来由,心里暗道不妙,也只有笑脸相迎...村长看见他的神情,也知道事情不好办,也不愿再多说废话,直接表明来由“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吧?”“呵呵呵,村长说什么,小人不敢妄论..”明明知道他的来意,却不得与他打哈哈,“听说你家小闺女长得倾国倾城呐。”“村长什么话,笙儿只是长得不太丑而已..”两人像打太极一样,把话推来推去,“唉,你也知道,我儿子这辈子没多大成就...”他话还没完,夏父就急急忙忙打断“村长家的长子,必定成就非凡!”村长不悦他打断他的话,把一堆补品啊,布料什么的重重的搁在桌上,扔下一句话,轻飘飘的走了“这亲,岂是你想结就结,不想结就推的!让你闺女准备好出嫁!”

  夏父无奈,重重吐出一口气,把躲在房间哭泣的夏母拉到身边来,夏母一边用袖子擦着眼泪,一边抽泣着说“她那么小,她还只是个孩子啊!”“那有什么办法,我就说我们当初不该抱她回来,看吧,祸害了人家一辈子。”“...那有什么办法,不如我们逃吧!”“一家人出去不觉得太张扬了?”“让她走吧,把家里存的钱都拿出来,让她带走。”“恩...”夏父沉吟一会,最后决定按她说的做,毕竟这个孩子来到自己家从不嫌弃他们,任劳任怨的,就是性子冷了些,对他们二老还是好的...夜晚,凉凉的夜风,混着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夏南笙舍不得对她那么好的两个老人,自己走了他们怎么办呢?但是,她又厌恶那个村长独子的嘴脸,万般无奈,只好听从二老的安排了,二老在她走前,把钱尽数装进她包袱里,心下盘算着以后怎么过的表情,她又怎么会错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轻轻的说了声“爹,娘,孩儿不孝。”说完,遥遥一拜,决绝的转身离去,妇人和老汉看见她走了,才擦擦眼泪进屋想怎么给村长交待女儿的事...确不知夏南笙找不到他们放铜钱的位置,只得把包袱整个藏在妇人的床脚,然后步履轻盈的走了...第二天,夏南笙一夜没睡,想着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看着这繁华的大街,她鼻子红红的,竟有种想哭的感觉,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她想到了去打杂求生,她看着附近的酒家,一家一家的找,小小的身子在人群中穿行着,突然一个大大的招牌,让她眼前一亮,因为,她看见店外贴着一张什么纸,她也不识字,但猜想是招聘什么,或是菜色推荐吧...她走到柜台,诺诺的问“你们这儿还差人吗?”柜台上坐着的是雍容华贵的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夫人头也没抬,“不缺了”她又问了几家,回答都如出一辙,她吸了吸鼻子,秋天的风,吹得她瑟瑟发抖,咬牙继续寻找着,不然真得饿死街头了,夏南笙想着。“啊!”她砰地一声撞到了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年,稚嫩的脸上,酝酿的滔天的怒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瞪了她一眼“丑丫头,看什么看,还不快快过来给我赔礼道歉!”夏南笙气鼓鼓的转身走去,胡乱的抹了两把脸,地上的灰尘,手上的泥,立刻粘在这张小小的脸上了,这下真成丑丫头了,然后听见他喊她道歉,又猛地一转头,大花猫的形象让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唇红齿白的美少年,在阳光下,格外显眼,“你长得好美。”“丑丫头,不要以为说我好看,我就原谅你了”“我..我....”看着夏南笙一脸委屈的样子,也不忍叫她道歉了。

  执起蚕丝制成的袖子,帮她擦干净了脸,整个袖子都变得乌黑了,他怔了怔,眼前的人,有一种病态的白,砸一看,弱不禁风,但眼睛里有一种不容直视的骄傲和坚定,就像一个琉璃娃娃,有一双金色的琉璃瞳孔...不知不觉的放轻声音,问“你家在哪里?”“我....”看着她鼻子红红的,自知自己问得不对,急忙到路旁摊位上买了一串糖葫芦,递到她手里,夏南笙大眼睛眨了眨,疑惑的看着他,他笑了笑“丑丫头,再不吃就饿死街头咯哦。”调笑的声音,夏南笙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眼泪就从眼眶里被风吹落了下来,顺着脸庞,滑进嘴里,原来流泪的感觉是这样....旁边的少年一下子慌了神,心里想,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手忙脚乱的擦去夏南笙脸上的露珠,可是擦掉一颗又一颗砸落在他的衣袖上,他只好这样看着她,让她哭个够,他想伸手抱着她,却看见了她慌忙睁大眼睛,望向天空的样子,她不想让人看见她的眼泪....终于整理好情绪,旁边的少年笑骂“丑丫头,一哭人更丑了...”夏南笙低下了头,小声问“真的有那么丑吗?”“没有!!”“才怪!!”

  “我叫林晨枫,丑丫头你呢。”

  “夏南笙。”

  “挺好听的哦。”“当然,比你的好听多了!”“丑丫头你再说一遍呢。”

  ........他们一起疯了很久,他才依依不舍道“你很有趣,但是我必须走了...”

  夏南笙眼睛忽闪几下“去哪?”

  “南华山,去拜师。”

  夏南笙看着林晨枫的眼睛,好似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跟你一起去”

  RK最N…新《D章_^节上酷{匠/?网Nf

  “....”看着她坚定的表情,林晨枫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天空,淡蓝淡蓝的,好似因为她的一句话自己都变得开心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