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弹开的时候对方并没有如我想像中的那样跑过来追击我,他就一直站在那里,打击我的范围也就只在一两米之内,我一跑开之后他就停了下来,然后重新跟着他的同伴们一起轻轻的拿棍子敲打着地面,氛围很浓。

  我揉着被打痛的肩膀心想着这个规矩其实还算是变是人性化的嘛,至少人家没有跑上来追打,我只要退后或者是避开他们的攻击范围那么就可以不受打击。

  可是这也仅仅是如此而已,这样我就永远都不可能过关的。

  就在我还想要拖延一样的时候,那边胡宇淡淡的开口了:“过三关首先代表的是你的能力,看你是否有姿格成为我们的兄弟,其次,过的关越多,那么才会更加的受兄弟们的尊敬,如果仅仅只是过三关,那么只能算勉强合格……另外,时间只有三柱香的时候,一柱香五分钟,也就是十五分钟,你还有十三分钟。”

  窝草,还真的是夸不得呢,一夸就出事儿了,这尼玛就显得一点儿不人性化了啊,连时间居然也都限制了啊。

  a酷匠q网永o久pd免=费@看^l小?\说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破往前冲了啊。

  不过,现在面对第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我的气势最浓的时候,刚刚的时候我表现得可是很差的啊,说不定这第一个对手会放松警惕呢……

  想到这里,我就径步直冲了上去,那家伙当头就朝着我一拳砸了下来。

  硬拼了!

  我伸手,用手臂硬生生的抵挡了!

  “啪!”棍子打在了我的手臂上,草他麻痹的,整条手臂都像是要被打断了似的。

  我咬着牙,忍着巨痛,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一拳挥了出去。

  “啪!”对方没想到我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会出招,所以就瞬间中招了,被我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这家伙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踉跄了两步之后就倒在地上了。

  我这一拳把他给打懵了,显然,他是绝对没有想到我居然还会有这么霸道的一拳的。

  借着这一拳之威,我再度前冲,这个时候,因为第二个家伙被我打得后退撞到了第二个人身上,这第二个人还在发愣抚着第一个人当中,对于我的突袭,他浑然不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了!

  他的脑袋一偏,整个人就已经被我打得晕呼呼的了,然后才感觉半张脸都似乎完全没有了知觉似的,跟第一个人一起倒地不起了。

  连过两关,这速度什么的简直让人震撼。

  所以第三个人开始的时候甚至都还没有反应得过来,等我冲到的时候,他才当面一棍子劈了下来。

  这就没法避开了,正面迎敌,一拳朝着他的棍子砸了上去,拳头跟他的棍子重重的交击在了一起了,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拳头上传来的感觉跟打在肉上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的啊,硬碰硬让我的手上的阴套儿能起到的作用并没有想像中的大了,同样的痛,但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这个对手还很诧异的看着我,显然是没有看到过拿拳头碰棍子的,更没有看到过拿拳头跟棍子硬碰硬之后还屁事儿没有的。

  就在他诧异的时候,我的左拳已经凶狠的撞在了凶的肚皮上了。

  肚皮从来都是一个人最最脆弱的地方,被狠狠的打上了一拳之后,那个人就感觉胃部一阵翻江倒海的,知道情况不妙,但是这种时候,他也就没有了更多的反击力量。

  轻轻的在他的脚上一勾,然后就把他放倒了。

  在他倒下的时候,我灵机一动,一把抓过他的棍子,然后凌空一个侧翻……这是我们天纯的兄弟锻炼过程中开发出来的招式,叶帝给它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叫‘凌云踢’!

  第三关已经过了,第四关的那个家伙是没有想到我居然还向他发动攻击,又看到我凌空一个侧翻,于是彻底的被我的这种古怪动作给搞糊涂了。

  等我侧翻重重的一脚猛踹下来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用棍子来挡。

  “啪!”腿的力量的确是要大得多的,加上我凌空侧翻的惯性,他的棍子被我一下子踢落了,但是我的腿也像是被踢断了似的,落地的时候差点都没有站稳。

  最后,这就是那根棍子的攻击了,这本来就是我临时起意加上去的攻击二重奏,当棍子重重的落在这人的脑袋上的时候,看着挺结实的棍子居然断掉了,而那个家伙也应声而倒,彻底的晕死了过去,脑袋上冒出汩汩鲜血。

  “草,你干什么?”

  “麻痹的住手……”

  对方一群人都叫了起来,其中由胡宇叫得最为大声,他几乎就要跳起脚冲上来了。

  我诧异的停了下来看着那个倒地不起的人,然后后退一步解释道:“抱歉,我这招没有用得熟,所以……”

  “草尼玛,我们跟你有仇吗?用得着这么用力?”

  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拳脚比试,受伤是很正常的嘛,我都已经道歉了,用得着这么骂吗?

  “麻痹的,你的招没用熟那就是拿我们来练招咯?草尼玛,区区高一的小逼崽子,凭什么敢这么拽?”

  “就是就是,狗哥都被打得晕过去了,麻痹的你这是打算杀了他吧?”

  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胡宇这个时候查看了那个狗哥的伤势,抬起头来冲着我大声的吼道:“日你姥姥的嘴儿,小逼,老子兄弟跟你什么深仇大恨?你居然这样动他?啊?”

  说着说着,他居然站了起来一拳打向了我的脸,我急忙挥臂格挡。

  “啪!”叶帝冲出来当我结结实实的挡住了他这一拳,那么猛的叶帝居然退了一步,这个胡宇的战斗力真尼玛高啊,刚刚这一下要是让我来挡的话恐怕我就彻底的歇菜了。

  胡宇还想要冲上来跟叶帝干架,我却一把将叶帝推开,然后皱着眉头大吼道:“够了!”

  这一次我的声音是有够大的,声传全场,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张钟良冲了出来挡住了胡宇,同时呵斥其他的人住嘴。

  我环眼看向了他们,皱着的眉头更加的紧了几分:“过三关是拳脚比试,互有损伤都是很正常的的事情,你们没有留手,我也没有留情,大家拼实力说话,刚刚那一招虽然我用得不熟,用力过猛让这位兄弟受伤了,可是我并不认为我有错,我想通关,你们想防我,这本来就是矛与盾之间的争斗,想要不受伤?那只存在于童话世界!”

  一群人都皱起了眉头来,我的这些话说得有礼有据,并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挑刺儿的。

  但是还是有好些人满脸的不服,他们就是看不起我们,认为高一的人能有什么用啊,几个新人也想掀起风浪啊之类的。

  这其中,最看不起我们的就是胡宇了,听完了我的话,他便冷冷的哼道:“比试之间互在损伤这正常,可是谁叫你照着我兄弟的脑袋打了?麻痹的,打残打死了怎么办?”

  受够这个家伙了,长得高大,但是却像一个女人一样碎碎念。

  我跨前一步,直视着胡宇大声道:“我一个人对十个人,谁特妈顾及得了打的哪儿啊,退一万步来说,我打中了他,那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你们身为高三的前辈,连我一个高一的新人都挡不住,被打伤了居然还有脸来找我抱怨发火,你们哪儿来的脾气啊?啊?”

  这就是彻底的撕破脸的骂法了,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我这比骂娘都狠呢,胡宇气得眉心狂跳,差点就想要冲过来跟我两个一决高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