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客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一进门就有两位服务员亲自领着进了包厢,而且还是两个美女服务员,二十来岁的样子,那穿着丝袜的大长腿漂亮得让我几乎不能挪开眼睛了。

  王锐不怎么说话,跟着两个美女自主的朝着前面走就是了,就连刚刚我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都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表示,这在我看来是很不正常的啊。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之后我才发现他的嘴一直在轻轻的念着什么,虽然听不清,但是我却可以肯定他是在念什么,麻痹的,感觉好像是在念咒语一样啊。

  难道他这是在诅咒我们吗?娘的,这个人怎么会有种这么古怪的样子呢?

  很快进了包厢,我们几个依次坐下,王锐都不管我们,自顾自的坐他的,也就只有张钟良跟我们说话,叫我们入坐之类的。

  几个人坐了满满的一桌子,张钟良又开始忙里忙外的点菜,显得特别的忙的样子,而王锐坐在我的对面,依旧是在念着什么,低着头,并不点菜也不跟我们说话。

  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王锐还真尼玛是巫师什么的?这样想想就觉得好尼玛恐怖了啊。

  “好了,给我加份白菜汤!”等服务员都快要出去了的时候,王锐却突然间坐直了身体说话,这个时候我都才看到了他刚刚在干嘛……这家伙原本一直都在低着头戴着耳朵呢,也不知道是在听歌还是在做什么。

  “我的目标是哈佛,所以一有空就在进行英语口语训练,抱歉。”王锐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好像是知道我刚刚的那些吐槽似的。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妈蛋,只要不是巫师就好了,那我至少可以不用怕他啊。

  菜上来了,并不是我想像中那种死贵死贵的菜,很普通的家常菜,也还算得上比较可口,饭吃完了,我们都没有喝酒,因为王锐说他等下还要去图书馆呢……

  麻痹,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混黑道的会有这么好的求学精神,一门心思的往着书里面钻,真的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英金屋吗?

  “听钟良说,你想要跟我?”吃完了饭聊着天的时候,王锐在间开门见山的问我这个问题。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这事儿没什么好说的,王锐的实力值得我跟他。

  王锐点了点头,起身就走了。

  我看着王锐的背影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钟良跟胡宇到是没有走,他们就坐在桌子前等着王锐走远呢。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良哥,宇哥。”

  更@新最X‘快上酷匠网k/

  两人坐在我的面前,张钟良没话说,只是看了眼胡宇,胡宇面无表情的道:“锐哥的意思是同意了你跟我们,但是得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随着他的话自然而然的问道。

  “就是看你配不配成为我们的兄弟!”胡宇的话说得很生硬,我看向了张钟良,他有点尴尬。

  怪不得这样的话得由胡宇来说呢,如果是张钟良来说的话,他恐怕还真的是说不出口。

  我有点生气了,麻痹的,面子面子给了,诚意诚意有了,凭什么他王锐跟张钟良他们就还是不肯同意呢?还用这种条件来刁难我们。

  我冷着脸道:“不知道我要怎么样才配成为你们的兄弟?”

  说真的,现在我的心情是真的挺糟糕的,麻痹的胡宇说的话也实在是太过于伤人了吧。

  “跟我走吧!”胡宇站了起来,带着我们就出了西慈,出门的时候我想去结帐,但是被告知刚刚王锐在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结过帐了。

  我们三个人被胡宇带出去了,带到了一个比较阴森的小树林里,树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等了有十来个拿着棍棒的年青人,这些人就是王锐他们的兄弟了,每一个都是高三的人,身经百战,看他们的精气神都跟普通人的不太一样。

  这些人的木棍都是削得圆圆的,长短相同的那种,看到我们走过来了之后,他们这些人就站直了身体排了一排,然后同时将棍子提起来,敲在地了上,发出了清脆的棍棒敲击声,‘邦邦邦’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整齐,这是由几个人一起挥动的,那种感觉就像是电视里那些军人一起正步走发出来的一样。

  “过三关,认兄弟!”胡宇指着那些人对我一字一句道。

  “过三关?难道你这是叫我打败这些人?这是第一关?”

  张钟良忍不住插嘴了:“不是的,三关是指的三个人,这些兄弟都是我们的人,等一下他们会挡在你的前面,你只有独力打败三个以上的人才可能成为我们的兄弟……”说完了这话之后,张钟良又小声的偷偷给我解释道:“你的香烟三成利我们老大已经答应了,他说那体现了你们天纯的总体能力算是过关了,可是你这个老大的能力却还没有得到考验,如果一个老大都不能打的话,那么还能怎么指望别的兄弟能打呢?”

  这句话绝对就是胡说的了,如果话真的是这么说的话,那么叶帝比我能打这事儿该怎么算?

  不过人家既然已经定下了规矩了,那么这事儿就由不得我反抗了,毕境,我们现在就还指望着王锐罩我们呢。

  “没问题的吧?”叶帝皱着眉头问我。

  这十个拿着棍子的人怎么看都不像那么简单的样子,如果是他的话那肯定就没问题了,但是如果是我的话……

  过三关虽然听起来不是怎么难,只需要打败三个人就行了。

  可是我只是高一的新生啊,虽然这些日子锻炼得很好了,可是跟高三的这引起老鸟们比起来肯定还是有不小的区别的。

  而我现在就是要跟他们这些人比拼了,还在打败三个人才算事儿,这尼玛怎么想都不会是一个轻松活儿啊。

  为了安叶帝的心,我冲着他自信的一笑,实际上心里却是直发苦,麻痹的,这能打得过吗?

  朝着他们这些人走了过去,他们十个人站成一排,每一个人间距两米左右,他们的棍子以每两秒一次的频率敲打在地面上,压力山大啊。

  他们的这些人的表情都很严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战士一样站在那里,目光尤为坚定。

  赤手空拳跟拿着棍子的他们打真的是压力山大啊,能不能打得过,能不能打得过啊,这尼玛真的是一个大难题啊。

  不管了,冲!

  咬紧了牙,站在最前面那一个人面前站了有十几秒钟之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带着忐忑的心情冲了上去。

  五米,三米,两米,那个人动了,一棍子朝着我扫了过来,这狗日的还真的是挺狠的啊,这一棍子是直接扫的我的脑袋,如果真的被他打中了的话,那么我的脑袋恐怕也就直接就这样被爆头了吧。

  去他妹妹的香蕉皮,居然这么狠,原本老子都还不打算用阴套儿的,毕境不光彩嘛,但是现在看来不用不行了。

  顾不得脸面了,就地一滚,然后伸手入兜摸住了阴套儿戴上,就在我想要站起来反攻的时候,肩膀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巨痛。

  草他妈的,这家伙的动作还真尼玛快啊,反应比我迅速多了,我都只来得及戴上阴套儿就被他给结结实实的来了一棍子。

  这一棍子打在身上痛在心里啊,我连忙再次一滚,终于避开了他的连续攻击,木棍儿敲打在我刚刚所站的地方,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麻痹的,要是再被他打上一记的话我恐怕当场就要叫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