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发生变化的时候,他所能影响的可以是很多人。

  这句话是叶帝告诉我的,我的变化就在无形之中潜移默化了很多的人,就像杨龙,以前的他肯定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跟张峰叫板的。

  可是跟我成为了兄弟之后,我们数次跟张峰交锋,给杨龙他们最深的印象就是,草,张峰徐浩他们也不过如此嘛,大不了就是一起打上一架,谁他妈怕谁啊!

  上一次张峰被我们收拾了之后,杨龙就是更加的看不起张峰了,对于这个以前班里的一霸,他连半点的尊敬都欠奉了,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打了。

  张峰现在受了伤,原本他的实力也并不强,杨龙扑上去就将他按倒了,在他哎哟哎哟的叫声中,两拳就兜向了他的脸。

  张峰顿时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草尼玛的杨龙,草尼玛的温纯,你们这是在找死,告诉你们,龙海哥已经决定亲自收拾你们了,你们就等着受死吧,啊……”

  我好笑的看看着被打的张峰,笑道:“我实在是想不到苏龙海要收拾我们跟你有什么关系,说真的,我们要打你还不是要打,别说是苏龙海了,就算是更牛逼的人又怎么样呢?只要他来,老子都接着!”

  这话就说得有点大了,但是班里的人都还吃这套,大家的眼神都是萌萌哒,觉得我这个人比起张峰这傻逼来要强硬得多。

  更重要的是,我不欺负普通的同学,从来都没有过,所以,大家对我虽然有些敬畏,但是却并不怕。

  其实每一个班级里的混子对于班里的人还是挺重要的,在很多的时候,班里的混子牛不牛逼,都可以直接让这个班的人成员受到不同的待遇。

  比如说我们这个班,以前大家出去,别人听说是一班的,屌一些的人都会说‘原来是张峰那个傻逼班的人啊’,张峰在学校里的确不算个什么东西,被这样骂着也是实实在在的活该。

  然后轮到我现在的时候,大家一听到一班的,不管是普通班还是一些有过过节的班级都不会对我们班说什么,一般都是敬畏的看两眼,然后偷偷的说点什么然后就跑了。

  这就是我的强硬带来的好处,大家都切身的体会到了的。

  张峰已经在班里彻底的没有了威严了,杨龙打他的时候,他的那些兄弟都不敢站出来说话,徐浩都像是没有看到似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麻痹,还敢装得再明显一点儿吗?班里这么吵,杨龙打张峰的时候里里外外的都围上了人,他徐浩要是在这种时候还睡得着的话那也就真的是人才了。

  他们不招惹麻烦,我们也没有主动的去草翻他们。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杨龙被人拉开了,张峰就哭着吐着满嘴的血跑出去了。

  太丢人了,没法在这里待了。

  看着跑掉的张峰,我的心里不知不觉的就好了起来。

  真是不错啊,以前被张峰欺负的时候我就成天的胆颤心惊的,生怕被打了一顿似的。

  现在风水轮流转,也就只有我打别人的份儿了,哪里还会有人能随便欺负我呢。

  老班来上课了,看到乱糟糟的教室,他也没说什么,叫同学们自己把那些书桌整理好就算了。

  他对于我们惹出来的事儿一向都是这么宽容的,宽容的有的时候我们都不敢相信。

  下了早自习之后,一群人买好了早餐就回到了四合院吃,反正离学校也就一两百米的距离,跟在学校里没有多大的区别。

  “刚刚我在学校上课的时候就在想着高三的那些人,说起来,整个学校最牛逼的可不是苏龙海他们啊,而是这个学校的一哥王锐,这个王锐可是一个传说啊……”

  叶帝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点起了头来。

  只要是一中的学生就没有没听过王锐的名头的,学霸王,这家伙不仅是一中的一哥,更是一中学习成绩最顶尖的人物,而且为人义气,刚上高一那会儿,他的兄弟就招惹上了高二的混子,被人家打断了一根肋骨,他愣是一个人提着板凳追杀了人家三条街,草翻了人家十几个兄弟,最后把那个高二的老大的肋骨打断了三四根才算事,还说什么兄弟的仇就必需要加倍的伤害才能偿还!

  说实话,这样的一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属于我们的偶像,更难得的是,他的学习都还是那么的优秀,这让他无论搞出多大的事儿,学校方面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他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经草翻了学校所有的势力,据说有好几十个忠心耿耿的兄弟,一声令下,就可以为了他肝脑涂地的那种!

  叶帝的意思,要找的话就得找这样的人,可惜的是,人家是学霸王啊,王锐不管是不是一中的一哥,人家的学习可是从来都没有丢过的,现在正在备战高考,都不管事儿的了,学校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的两个兄弟说了算的,一个张钟良,一个胡宇。

  张钟良绰号‘狮子头’,因为他有一头特别凌乱的头发,特别长的杀码特发形。

  bi酷(匠(‘网c唯一}正版V,X{其他!都C是u盗版

  另一个胡宇人称左护法,是学霸王的忠实拥护者,王锐是找不着了,只能在这两个人身上想办法。

  “胡宇这个人比较死板,找他估计艰难,而找张钟良的话,这人就是一个杀码特,虽然有实力,可是……总觉得不是那么种味道……”叶帝特别不喜欢杀码特什么的,感觉特别二逼,想要让他求助于这样的一个人,那真的是相当的困难啊。

  可是如果不是找张钟良的话,那么该找谁呢?

  叶帝虽然不喜,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也没有比找张钟良更好的办法了。

  商量了一阵之后,我们便已经定下了计划,就找张钟良。

  今天已经是周四了,午后的阳光在冬日里日渐显得慵懒,让人感觉很舒服。

  张钟良吃完了饭就喜欢去打一会儿篮球,不过他不喜欢后操场,那里人很多,跟普通的人一起打球,这会让他张钟良觉得自己很没有品位的,所以,他僦只会喜欢跟那些有身份的人打,而且,人多的时候,他都只喜欢出钱去学校的室内篮球场打。

  木地板的篮球场是附近几所学校里面最高档的篮球场,只不过就是要花钱,十块钱一个人,这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但是对于张钟良来说,这种白菜价根本就抵挡不了他进去来一场的冲动。

  篮球场很安静,张钟良有些奇怪,以前这个点上,这里再怎么也是会有一些人在打球的,怎么今天一个人都没有啊。

  虽然疑惑,但是张钟良也没有放在心上。

  就在他打球打得很火热的时候,一只短尾巴的小白猫喵喵叫着跑了进来,站在篮球场边上盯着张钟良一阵猛看,张钟良的篮球朝着它飞了过去的时候,它突然伸出爪子把滚到它身边的篮球给停了下来。

  “喵!”

  “谁家的猫啊,真可爱。”张钟良捡起篮球,笑得很有爱。

  “是我的,良哥也喜欢猫吗?”我适时的从门外走了过去,吉吉看到了我,喵喵叫了两声,两步并作两步跳过来跳上了我的手上来,我顺手把它扶到了我的肩头上站着,看起来特别的乖巧。

  “你是?”看到有人进来了,张钟良一脸奇怪的看着我,显然,他是第一次看到我。

  我冲他微微一笑,然后认真的道:“我是来跟良哥你做一笔生意的……”

  “做生意?”张钟良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