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因为香烟的事儿的心呢一直都是挺好挺兴奋的,但是看着我那残破得像是灾难现场的课桌的时候,我的怒火就再也遏制不住了。

  麻痹的,拆了老子的课桌就不说了,我的书本上面全部都被淋上了尿液,哪怕是我没有凑近也能闻到一阵阵尿骚味儿。

  我平时就算是再不怎么学习,这些书本再怎么没有看,那也是我的事儿,麻痹的,我宁愿就算是丢了,民比被人这样近乎用一种打脸的方式来收拾得要好吧。

  教室里的人大都只是看着我,没有一个人接腔,以前的话肯定会有人嘲笑我的,但是现在显然没有人敢再随便嘲笑我了,我的地位上升随之带来的自然还有浓浓的威严,一般人不敢跟我对抗,更何况现在我还处在爆怒状态之中。

  没有人回应我就自然而然的把目光放到了后排的张峰他们的坐位了。

  自从上一次张峰他们被叶帝带人打了之后,他们这几天一直都还是挺老实的,虽然看着我的时候目光挺挑衅的,但是那应该都只是一种不服气的表现而已,在这种时候,他们是万万不敢跟我叫板的。

  H酷0%匠网¤首VW发g

  而张峰跟徐浩他们被我看着的时候,都毫不畏惧的看着我,其中,张峰还特别不服气的冲我冷冷的笑了一笑。

  我马上就怒了,冲上去指着张峰的鼻子骂道:“草,是不是你们几个干的?”

  张峰一把拍开了我的手,不屑的道:“关我屁事。”

  “麻痹的,我就跟你们有仇,不是你们干的那是谁干的?”

  联想着张峰他们的关系,再看着他们现在这一脸的鄙视与不屑,我自然而然的第一时间把他们当成了凶手了。

  “我虽然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我特么凭什么要告诉你?”张峰的胆子好像还是跟以前一样大,似乎是并不怕我似的。

  这就有些稀奇了,之前叶帝打过他之后,他一般都是不敢正面对视我的眼睛的。

  可是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老班已经走进了教室了,我也就没有再跟张峰纠缠不清,而是带着愤怒去找老班了。

  不仅是我,就算是我们整个班整个年级都还从来都没有碰到过我所经历的这么恶劣的事情。

  老班听完了我的话后就跑去查看我的桌子,看到我的课桌上的惨状之后,当即跑到讲台上拍起了桌子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情节如此恶劣,不仅把课桌毁了,而且还在上面撒尿,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人!”

  老班的怒火袭卷班里的每一个人,后面才到的杨龙他们都愤怒的随着老班一起怒目而视,他们也是刚刚才搞清楚了我到底是碰到了什么事情。

  没有人回答老班的话,大家要么低着头假装看书,要么就是看着老班一脸看戏的架式,就是没有一个人透露线索或者是站出来认罪。

  老班冷冷一哼,道:“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吗?那好,我也就只有一个个的盘问了……”

  我看了看张峰后,连忙在老班的面前道:“老师,张峰说他知道凶手,但是他就是不肯告诉我!”

  张峰其实是真的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直接把事情捅到老师的那里的,从老班过问开始的时候他就黑起了脸来,现在听到我当着面给老班告状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一般来说,道上的事儿是不能告诉老师的,没有别的原因,就一个面子问题。

  如果两个的打架,其中一个却去跟老师告状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是会受到其他的人的鄙视的。

  我现在就是一种受到其他的人的鄙视的状态,大部份的人看我的样子都比较鄙视。

  可是我这一次却是站得住脚的,因为我我连一个目标都没有。

  想要让人彻底的鄙视的情况下,首先你坏老子桌子的人得有种站出来啊!

  “张峰,你说说看情况!”老班直接点起了张身的名来要他给个交待。

  “说什么情况啊?还不就是那样儿的呗。”张峰显得很不配合。

  “啪!”老班突然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讲台上,声音很大,吓了全班的人都一大跳。

  等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的时候,老班才又开始说道:“张峰,请你的态度放端正点,如果你不把你知道的说出来的话……我觉得我有权利现在就请你滚出去,同时再也不必回来了!”

  这等赤果果的打脸简直就是张峰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以前看着徐浩跟郭哲被老板训斥打脸的时候他还觉得挺爽的,可是现在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苦逼的事情。

  张峰难看着脸,有些委屈的道:“老师,你这是在偏袒温纯,凭什么他的事情你就可以不管我们这么多人上课,特意来为他解决啊?”

  “放屁,不管是谁的东西被弄成了这样我都会清查到底的,不管是谁干的,我觉得一个可以跟课桌过不去的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接着读书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跟老师做对一般都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我之前跟前老班作对也被收拾了,张峰很清楚,所以,他只能不满的道:“昨天晚上我的确是看到有在我们班里搞破坏,但是我并没有看得清楚是谁,天太黑了!”

  “哦?是吗?你是没看清还是因为你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想要混水摸鱼?”

  “没有,天太黑,我是真的没有看到!”不管老班再怎么说,张峰都是一口咬死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老班无奈,人家说了总不能因为这个答案的问题就收拾人家吧,那就太没道理了。

  然后这事儿就被闹得挺大了,愤怒的老班据说把这事儿捅到了学校上面去了,要求打出凶手,于是他们调出了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发现昨天晚上有三个人的确跑进了我们教室,不过教室里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除了看到三个黑影子之外,其他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