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吼声回荡在整栋教学楼,门被踹开的声音更是触目惊心,里面正在当流氓调戏叶菲的徐浩差一点儿就吓尿了,当看清是我之后,徐浩才怒道:“草尼玛,温纯又是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你妈!”我直接表达了我想要问候徐浩直系亲属的强烈愿望,然后冲上去就把叶菲给护在了身后。

  麻痹的,就算是老子不再喜欢叶菲了,但是她也不能被徐浩这样的小瘪三欺负!

  徐浩被我当面这样侮辱,之前跟我建立起来的薄弱面子之交顿时撕破了,他指着我大声的吼道:“温纯,你特么这是找死,你别特么以为有叶帝帮你撑腰你就真的有多么的牛逼,告诉你,老子想要弄死你的话也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你信不信?”

  “来,不弄死老子你就是孙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间就有了这么大的火气,反正特别不爽徐浩的装逼,或许,我就只是为了能够在叶菲的面前表现得大男人一点儿,想要让她后悔她之前跟吴涛他们出去鬼混的选择,让她明白,老子温纯也是一个大男人,老子不惧任何敌人!

  徐浩现在也就只是一个人,他身边除了王丽之外,也就只有几个王丽的八婆女性朋友,这种人怎么可能帮到徐浩怎么样,所以,徐浩只能冲我干吼道:“你有种,温纯你真的是有种,有种的放学别走……”

  丢下这么一句话,徐浩就已经跑了,王丽见状,也冲我尴尬的一笑,然后转身追了出去。

  眨眼之间教室里就只剩下我跟叶菲两个人了,我板着脸用酷得像是一头犀牛的造形走回了坐位坐了下来,这种英雄救美之后的感觉还是很好的,但是只要想到叶菲昨天跟吴涛之间的那种恶心画面我就有些恶心得不想说话了。

  yt酷*匠&|网首发

  “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说我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吧?”叶菲在我身后负气的问我。

  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刚刚被王丽跟徐浩欺负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委屈,现在被我救了之后,她反而是感觉到特别的委屈了,有一种受了委屈碰到自家大人过来之后的感觉。

  我没有说话,连理都没有理她。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在发什么神经,明明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理叶菲的了,可是为什么看到她受人欺负我还是情不自禁的就愤怒了呢?不自然的就想要跳出来帮叶菲。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啊,我解释不了我自己这是怎么了,所以,我就不解释了,干脆就趴在桌子上装睡,叶菲的抽泣声传进我的耳朵里,听得我有些难受,不过我强压下这种难受,努力的装睡着。

  没一会儿同学们就陆续的回来了,他们一回来,我跟叶菲两个人也就不尴尬了,接着上课,讲课,我跟叶菲就再也没有言语了,到是徐浩跟张峰他们不时的冲着我指指点点的。

  刚刚一放学,徐浩他们就过来挡在了我的桌子前,徐浩也有两个忠实的狗腿子,都是班上的混子,他们跟徐浩一挡住我,然后其中一个人马上就伸手将我课桌上的课本什么的全部推倒在地了。

  看着我满地的课本什么的,徐浩挑衅的看着我道:“怎么?拽啊,你不是挺拽的吗?”

  这个时候班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叶菲也早就回去吃饭了,我心头腾起一股子怒火来,昨天被吴涛欺负的伤痛还没有退去,但是欺负的怒火却已经升了上来了。

  “捡起来!”我坐着没动,只是冷冷的开口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让他们把我的课本给捡起来。

  徐浩嗤然一笑,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捡你麻痹,告诉你温纯,老子已经受够你了,今天老子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另外,你别指望着叶帝他们会来救你了,刚刚我可是特意让人看到他们下楼了我才进来的,现在,老子要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了!”

  我一拳就打在了徐浩因为嚣张而变得狰狞起来的脸,这一拳条正中了,直接命中了徐浩的鼻子。

  做为人体最脆弱的一个部位,徐浩的鼻子同样脆弱不堪,一拳下去马上就鼻血长流了,他的捂着鼻子哎哟哎哟的大声叫了起来。

  “哎哟喂,老子的鼻子,流血了,流血了,你们两个傻逼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打他,打他啊……”

  徐浩的两个狗腿子欺负别的人自然是没胆子的,但是欺负我他们却显得特别的胆气,其中一个人大骂一声:“温纯你找死”,然后挥着拳头朝着我打了过来。

  我抬起手格挡他的拳头,虽然没有被他打倒脸,打在手臂上也是很疼的。

  “草尼玛……”我的怒火像是火山一样喷发了,昨天的无力我再也不想重演了,麻痹的,老子面对吴涛跟他的几个痞子手下虽然没有反抗的底气,难道对抗徐浩跟他的两个狗腿子也没有吗?

  大怒之下,我已经猛的抓住打我那人起身一头朝他撞去了,我撞着他的胸口,拳头一下一下的朝着他的肚皮了打去,他也一拳一拳的朝着我的背部砸下来,我攻,他情不自禁的退,课桌被我们撞倒了好几排,最后他被凳子绊倒了,我抓起一本厚实的字典朝着他砸了过去,一边砸一边骂:“草尼玛逼的,叫你们敢欺负老子,叫你们敢打老子,去你妈的……”

  没打几下,我背上便挨了一脚,徐浩的另一个狗腿子把我踢倒在地之后,再冲过来骑在我的身上一拳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

  “啪!”我脸上昨天原本就已经受伤了,现在再受他一拳,顿时被打得巨痛无比,我痛叫一声,然后一膝盖猛的顶了上来,顶在了这家伙的背上,趁他痛苦的时候,我抓起散落在我旁边的地上的瓷碗,‘啪’的一声朝着他的脸上拍了过去……

  “哇!”瓷碗原本就摔在地上摔出了裂纹来了,现在一把拍在他的头上之后,顿时四分五裂,其中一片将他的额头给划出来了老长的一条口子,血流如注,这家伙也就顺势大声的哭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幻雨风辰本尊说:

  求追书,求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