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的胆子就变得大多了,尽管王丽不止一次跟谢小英说了昨天晚上的诡异经历,但是他还是不怎么这害怕。

  “平常时候电视电影看了那么多鬼了,这一次我到是真的想要见识一下到底是不是有真的鬼,如果是真有真的鬼的话那么我就把它捉了炸着吃吃看好不好吃……”谢小英说着安慰人的大话,说得哈哈大笑的。

  王丽只能哭笑不得。

  入夜了,九点钟的时候有人敲门了,谢小英蹦跳着出去开门,发现两个邻居正在开门,这是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夫妇,谢小燕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有人敲门,老夫妇说完全没有看到人。

  的确是没有看到人啊,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来敲门,敲门的只不过是下结小动物而已,而秘密就在于他们门上的黄鳝血加的鱼腥粉,有着这两样大腥的东西就能把一些黑夜里的小东西给勾引过来,比如说……蝙蝠!

  当几只蝙蝠被黄鳝血吸引过来碰撞到门上的时候,那就自然而然的会成为那种咚咚的敲门声了,而当门一打开,受人的影响,蝙蝠自然不敢再过来了,于是谢小英他们自然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于是就更加的觉得有鬼了……

  “怎么样怎么样?我说有问题吧,真的是有问题啊,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道是鬼吗?真的是鬼吗?”

  谢小英虽然也吓得够呛的,但是她还是安慰道:“别急别紧张,说不定就是你的哪个学生在恶作剧呢,你前两天不是刚惩罚了那个温纯吗?”

  老班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是啊是啊,我刚刚惩罚完了他,我叫他爸来接他了,回去之后肯定会被打断腿的!”想到这件事情老班总算是可以感觉心情舒服了一点儿。

  “那肯定就是这个学生在搞鬼了!”谢小英的这话要是被我们几个听到的话那肯定会吓尿的:“那个温纯肯定不服气所以一直都不想要放过你,于是他就想着要整你,说不定现在就是他们在外面敲了门又跑,敲了门又跑呢……”

  说话的时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老班吓了一跳,谢小英却是连忙冲出去看,打了门,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她也吓得心慌慌的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会是他的,温纯就是一个纯屌丝,虽然这一次他跟我斗了嘴,但是他还是一个纯屌丝啊,再说了,有人敲门这么多次了,我们都出去看了,但是却半个人都没有看到啊,肯定是有问题的,肯定是有问题的……”老班已经吓得有些精神恍惚了。

  谢谢小英也就说不了出话来了,再有人敲门的时候,她也就没胆子再上去开门了。

  于是,一整个晚上,两个女人都在这种精神恍惚中听着敲门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直到天亮了之后,两个人才终于清醒了过来,看么自己还活着,谢小英两人都高兴得疯了起来,以为那种鬼敲门也根本就不算什么嘛。

  两个的心神都松懈了下来,觉得只不过是有敲门声而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似乎也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的可怕了。

  放松下来的这个晚上,王丽的老公从县里过来看她了,两个久别胜新婚,一见面就开始抱在了一起,然后饭都没吃就滚到了床上去干事去了,到半夜的时候,那种敲门的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有老公在,王丽也就不怕了,怒气冲冲的跳下了床。

  “老娘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整老娘,哼,别让老娘抓到了,否则老娘非得弄死你不可……”

  猛的打开了门的王丽打开了门冲了出去,可是还没有等她的怒火得到发泄的时候,她的目光就落在了他左边的一道绿意森森的鬼影子身上。

  这是一个飘在半空中的货真价实的鬼啊,这只鬼脸色苍白,青面獠牙,头发垂下来挡着她的脸,她的身上有血,她的眼神空洞着很可怕,走廊里响起了那种靡靡鬼音。

  王丽的张巴一下子就张大到了极限,她想要叫,想要喊,但是一个字一句话都喊不出来,她完全惊得呆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股浊黄的尿液从她的下体彪了出来,顺着她的双腿淋了下来。

  “怎么回事啊?”刚刚在王丽的身上得到了满足的男人从屋了里走了出来,看到了那个鬼影子的时候他的反应就比王丽灵敏得多了,马上大声的尖叫着,一把推开了王丽转身就逃,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他就夺门而逃,一边逃,一边尖叫,吓得整栋居民楼都跟着亮起了灯来。

  王丽被推倒得撞在了墙上,然后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我跟叶帝还有张浩杰三人飞快的从旁边的角落里冲了出来,先把贴在走道中间的半透明薄网给收了下来,叶帝两人则是将投影机给关掉了提着就从别一条路上走了。

  我恶趣味的给尿流满身撞得晕死过去的老一班拍了一个特写,然后才从另一个楼梯下楼去了。

  下了楼我们三个就一路长跑,一连跑出了小区好几百米之外才拐道进了另一条公路。

  “哈,哈哈,麻痹,真,真特么太爽了啊,帝,帝哥,你们的这种法子,真特么是神了啊!”我忍不住心头的爽意大声的夸奖了起来。

  “那是当然,哈哈哈,当初我们可是把我们的老师也差点吓成了神经病的啊。”

  张浩杰嘿嘿笑道:“估计王丽不吓成神经病也会吓得不敢半夜出门了吧,哈哈哈……”

  好好的庆祝了一翻之后,我们就各种回家了,我已经在家休息了三天了,明天就是周五了,可以去学校好好的看看老班到底是被吓成了什么逼样儿了,那样子肯定会是特别的爽的。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去学校了,几天没有看到同学们,今天再看着都感觉有些亲切的样子。

  “嘿,温纯,这次回去是不是屁股遭殃了啊?”旁边有同学坏笑着问我。

  3更Nt新L最d"快h上@{酷匠H‘网a

  “是啊,屁股遭殃惨了。”我自然也是笑着回应。

  张峰跟徐浩都靠拢了过来,徐浩笑得很神秘的道:“知道吗?我这边有最先的料子,据说啊,老班昨天晚上被人送去医院了。”

  “哦?什么情况?”马上就有人开始问了起来。

  “嘿嘿,据说老班见鬼了,说来也奇怪,自从她叫来了温纯的老爸之后她就见鬼了,据说这三天她是吓得魂不守舍的,昨天晚上更是吓得晕倒在了走道里,都吓尿了啊,连男朋友都给吓跑了……”徐浩就是一个八卦男,这些八卦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居然比从女生的嘴里说出来还要更加的八婆啊。

  “得了吧,徐浩少扯我啊,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老班见鬼的事儿我都不知道呢。”这狗日的徐浩分明就是想要陷害我嘛,老子才不上这狗日的这种当呢。

  如果是他胡说八道的呢我还可以无视他,但是这尼玛真就是我做的啊,所以心虚自然就有点再所难免的嘛。

  徐浩嘿嘿笑了起来,这时候有人叫道:“老班来了……”

  早自习就是她的课,可是她不是刚出了事吗?这种时候她再来上课,这很不寻常啊。

  来上课的老班看起来特别的憔悴,也就是三天没有看到她而已,她整个人居然就已经瘦了一大圈了。

  “大家自己看书吧……”老班明显有气无力的,也对,这几天‘见鬼’了嘛,看着她这种样子,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复习了十来分钟之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老班像是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吓得脸色都白了,门打开了,并不是传说中的鬼怪,而是老班的老公……

  “你来干什么?滚,给我滚出去……”老班又惊又怒,大声的哭闹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