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一直以来对于我们这样的屌丝学生来说都是一个禁地,一般不会进来,一进来就准没好事,不要因为成绩差被叫过来,就是因为犯了事儿被叫过来。

  老班今天就一个舌头有三尺长的长舌妇一样跟我老爸的面前唠唠叨叨说着那些子虚乌有的话,把我在学校里的事情夸大无数倍来说成了无数的斑斑劣迹,老爸气得脸色铁青,又忍不住踹了我两脚,但是这两脚的力量就小得多了,不过就是看上去特别的霸道而已,老爸还是爱我的啊,不会因为老班的几句话就把我定罪或者往死里打。

  我细细数着老班给我罗例的那些有的没有罪名,有十一条,什么迟到什么乱丢垃圾上课讲话传小纸条也能被她夸大了十几二十倍来说,说真的,我爸也算是理智了只踹了我两脚,如果我的儿子真的是有老班说的这么不堪入目的话我恐怕得当场打死吧。

  老班说完了之后老爸就特别气愤的跟她说要把我带回去收拾,还给老班请了三天假,老班特别痛快的答应了,因为她觉得请这三天假的用意应该是用在让我恢复伤势吧,估计我回去就会被老爸给打个半死。

  但是我知道,老爸已经没有再相信老班了。

  离开了学校,我跟在老爸的身边往家里走,他给我买了一瓶水,看着我喝水他就摇头道:“得罪班主任可不是一个什么明智举动啊,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的儿子的脾性,恐怕你这一顿毒打恐怕是跑不掉了吧。”

  我苦笑着叹了口气:“我也不想招惹她啊,但是谁知道她就像是疯了一样老抓着我不放,估计是更年期终合症吧!”

  老爸不再说话,只是笑着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就上班去了,而我,则走回家,有些漫无目的样子啊。

  妈的,也是我老爸相信我我才没有吃苦受难,但是老班可是想要让我吃大苦头的啊,此仇不报的话,那就太天理不容了。

  “草,这一次老子绝不退让!”

  摸出手机打了电话给叶帝,叫他放学之后带兄弟们出来吃饭,还是麻辣烫加啤酒,这玩意儿我们快要吃上瘾了,吃着感觉是特别不错的,我能喝两瓶啤酒,喝完了之后脑袋晕呼呼的,但是却又特别精神,这种感觉,真的可以说是爽得无与伦比啊。

  到了之前就跟叶帝他们聚会时喝酒的大排档,老班都已经认识我了,对我这样的一个熟客他给了我们挑了一个比较好的位置,这里靠窗通风,我们喝酒聊天别人又听不到我们的谈话……

  没一会儿叶帝他们就来了,还是那七个人,咱们都已经熟得称兄道弟的地步了,可不仅仅只是我跟叶帝啊,其他的几个人也是一样的,有了这么几个兄弟,我在学校才会更有说话的地气了。

  三杯酒下肚,我便开始跟大家说起了今天的事情经过来了,一群人听说我的班主任是个这种货色的时候,都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起来。

  “兄弟,你有什么打算啊?”叶帝知道我叫大家出来可不仅仅只是跟大家吐吐槽这么简单的。

  “她不是说我给她的课桌里面放了小蚂蝗甚至是人翔,还在他的宿舍楼外面撒尿之类的吗?这些事情我没有做过她都已经给我算上了,那么我不去做一做的话那岂不是太对不起她了!”我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些话,说真的,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现在就想要把老班给弄死算了。

  听完了我的话之后,大家一阵议论纷纷,大部份我都是跟我一样的心思,把老班说的这些都给报复回来才好。

  叶帝却摇起了头来:“温纯,想要报复她可以,但是不能依着她给的路子走啊,放蚂蝗,尿他宿舍这些事情都太低端了,根本上不得台面,要玩儿,咱们就给她玩儿点高级的!”

  我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帝哥,怎么做?”

  叶帝嘿嘿笑了起来:“以前我跟我另一个好兄弟在以前学校可是用过这种方法把老师都给吓得差点疯掉了的啊,这一次,既然王丽敢这么冤枉你,那么咱们就玩儿得痛快一点儿吧!”

  吃完了饭之后叶帝就叫兄弟们开始去置办东西去了。

  黄鳝三斤,鱼腥粉一包,半透明的薄网两米,还有一架从废品站淘来的半报废状态的投影仪一台。

  叶帝跟他手下一名叫张浩杰的兄弟捣鼓了大半个小时之后,那架已经废掉的投影仪居然就被他们给救了回来,往投影仪里放了一部鬼片,鬼影顿时投到了墙上了,看起来还有几分恐怖的味道。

  “用这样吓王丽?这样子好像吓不倒人吧?一眼就看到投影机了。”我虽然对叶帝他们的手艺是是很服气的,但是对于他们的计划我却还是有些怀疑。

  “你站到这边去……”张浩杰把我推到指点的位置站好,然后他再叫了两个兄弟把那半透明的薄网在我面前的空中拉开,黑暗之中,几乎是看不到薄网的,这个时候,对面的叶帝用打开了投影仪……

  “次奥……”我吓了一大跳,幸好我是知道眼前的东西的,要不然的话绝逼被吓上一大跳。

  “哈哈哈哈,好兄弟,你就看着兄弟们给你报仇吧!”叶帝信心十足的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咧着嘴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麻痹的,这必需得相信啊,有了这玩意儿王丽那老女人不被吓尿才是有鬼了。

  一中的老师都是有分配住宿的,但是王丽却并没有住在学校的住宿区里,而是在外面找了一个廉价的小区住了下来,这小区也是比较老的那种小区了,没有监控,没有物业,不过就是租金便宜,所以这边租住的人还是很多的。

  刚刚下了风自习的王丽买了些水果准备犒劳自己一下,开门的时候她就发现她门上有些不太对劲,有一股子淡淡的腥味儿,门上有着一些暗红色的乌斑,她还以为是哪个邻居的小孩子的恶作剧,所以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时常有邻居的小孩子跑到她这边的门上来用粉笔写一二三。

  夜已经深了,王丽洗完了澡,正跟他在县里任教的老公打电话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门外有敲门声响起。

  王丽不以然的去开门,可是门开了,门外却一个人都没有,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一阵冷风吹来,王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赶紧把门给关了。

  “丽丽你怎么了?”王丽的老公在电话那边关切的问道。

  “没,刚刚有人敲门,出去一看又没人,估计是谁家的玩皮孩子吧……”

  她老公喔了一声,两人又开始扯其他的事情。

  没一会儿,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王丽就问是谁,但是没有人回答,敲门却依旧响着,她顿时感觉有些不妙,她这是老式的小区,门上连一个猫眼都没有,所以她只能颤颤薇薇的去开门门,门开了一条缝,一个人都没有,王丽麻着胆着开了门,用手机照着走廊两边高喊道:“到底是谁呀?”

  没有人应答她,她觉得更加的慌张了,把门给锁得死死的,整个晚上都跟她老公打电话来排除恐惧。

  酷Q匠网,Q永久^p免C费{$看小.:说E¤

  一晚上王丽就吓得胆颤心惊的,睡没有睡好,第二天她就跟她的好友谢小英说了好家里的事,要谢小英过来陪她住两晚了,谢小英胆子经较大,答应了,可是,一到晚上的时候,敲门声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