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时候突然之间来了两个人,我特么吓得差点就尿了。

  不过我貌似有一种特质,那就是越紧张的时候我就越镇定,就像是在面对红发的时候一样,明明心里吓得要命,但是我还是很冷静,就是事后想到当时的情况会吓得脚软。

  “你们是什么人?”我飞快的拿起了跳刀,警惕的看着这两个人。

  这两人一个是穿着西装的年青人,一个是穿着背心的强壮男人,看起来特别能打的样子。

  “嗯,不错不错,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着镇定,不枉我特意来找你。”

  这年青人看起来没有恶意,看着我还摸着下巴满意的笑了笑,不过他身后那个强壮的家伙就没有这么温和了,看着我的时候好像是想要吃了我似的。

  “你特意来找我?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没有放松警惕,拿着刀对准他,只要他敢冲上来抓我的话,我的刀就会刺下去的,虽然我还没有捅过人,但是我知道如果在这种时候被抓住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的,我可不想被抓啊。

  “我是这儿的老板,你拿的这些铜也全部都是我的……”

  我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种进候我还能说什么呢?说什么感觉都不对味啊,我的心里已经知起来了退意,这种时候还是先退避三舍才行吧,毕境我可是小偷来偷人家的东西啊。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我拔腿就打算跑,但是那人却叫我了。

  “等等啊……”

  等你麻痹,等你来找老子的麻烦吗?

  这种时候傻逼才等下来呢。

  我依旧跑着,但是刚刚才跑出门的时候却跑不动了,因为我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怎么都没办法再迈出去一步了。

  那个大块头从后面抓着我的衣他直接将我给提了回来,然后扔在地了地。

  我爬起来还想要跑,那年青人却连忙开口道:“小伙子你别怕,我没有要让你赔偿或者是惩罚你的意思。”

  这句话让我停了下来,我抬头像是看蛇精病一样看着他:“你没吃错药吧?”

  “放心好了,我这么晚上可不是来找你的麻烦的,说句实话,为了这么点东西还不配让我亲自来这里找你。”

  我虽然不怎么相信他吹的这种牛逼,这尼玛可是价值好几万的东西啊,他不在乎会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找我?

  不过看着他似乎的确是没有恶意的样子,我也就暂时没有跑,站在那里问他:“那你到底是来找我干嘛的?”

  “我今天就是特意来找你的,估计你不相信,但是你仔细想想,为什么你会这么轻易的就把这些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里吧?而且还没有人守,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我怔了一怔,然后很直接的道:“别弯子了,你是怎么想的就说说吧。”

  “这里的守卫都是我刻意叫开了的,说白了,我的这引起东西就是故意放在这里让你们偷的……”

  这人的一句话就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尼玛不是神经病吗?那可是钱啊,他居然故意放在这儿让人偷,简直也太疯狂了吧?

  突然,我想到了在今晚回家吃饭的时候的事情,老爸说了,这边好像是丢了三四百卷铜线,但是我看到的却只有十多卷而已,三四百卷跟十多卷的差距简直是天文数字根本就不能拿手指头来计算了啊。

  有句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电视新闻里看到那么多的关于贪污之的新闻,看完了那些新闻我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家伙的打算啊。

  “你找我是打算让我去偷其他地方的东西吧?”我突然的开口让这个年青人眼前一亮。

  “哦?小伙子,你何见得我会叫你去做这样的事情啊?”

  “让我算算,一卷电线平均三十斤,就算二十二块钱一斤,那也是六百六十块钱了,十卷就是六千六,一百卷就是六万六,四百卷……呵呵,二十多近三十万,你们这些有钱人赚钱的方式还真是奇特得让人受不了啊。”我已经眼红了。

  这狗日的摆明了就是想要坑钱的,我估计这些楼盘什么的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电线什么的都是几个开发商一起出钱,现在他拿着十几卷电线出来说是被偷了,实际上其他的已经被他给转移了,于是这笔钱就进了他的口袋里了。

  “哈哈哈哈,小伙子看来也是一个明白人啊,我叫吴炎,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要请你帮我把隔壁的变压器也一起搞定了,那玩意儿价值更大!”

  “但是也更可怕吧,吴先生,这样的买卖我可不敢接,太烫手了!”

  变压器一个最少也是二十万以上,这个我还是知道的,虽然这种价钱听上去很诱人,但是我敢肯定,如果我接了这个活,贪下了这么一个果子,恐怕很快就会被这位吴少一起吞得连渣渣都不剩下了。

  我的话让昊炎笑了起来:“烫不烫这总是要接过试试才知道的,而且你貌似没有选择啊,你不接的话,今天你以为你走得了?”

  吴炎的话让我一阵毛骨耸然,是啊,如果不答应他的话,今天恐怕我就走不了了啊,那个壮汉实在是太强了,我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突然,我灵光一动,黑着脸道:“好吧,今天看来我的确是走不掉了,没想到我红发向科思也有今天啊,认载了!”

  吴炎哈哈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向科思是吗?看来你也是蛮上道的,不错,今天的这些铜你可以都拿去,明天晚上来这里把那个变压器给抬走。”

  我‘万般不爽’的应了一声,然后请他们帮我把我这些铜线给扔下楼去。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坑人了,那么这些东西就不能留下来了。

  吴炎自然是不会动手的,但是他的那个打手就成了我的苦力,被我叫着去把铜全部扔下了楼去。

  ‘最Wl新{章^“节*、上+T酷(0匠}网J0

  反正现在人家主人家都在这里,我也就不怕惊动别人了。

  有那个壮汉在我们办事效率就是高得多了,而且吴炎还开了车来了,我请他把车开了过来装上了铜线,然后连夜开即学校那边的废品站准备卖掉。

  都已经一点了,废品站自然是已经关门了,但是吴炎自然是有办法的,随便找了一家打了人家招牌上的电话我,在后部人家有一个大买卖干不干?

  几百斤铜对于任何一个废品站老百来说都是一笔大买卖,于是关掉的门又打开了。

  七百六十四斤铜,作价二十四块,一共是一万八千多块,老板多给了点,一万八千五,跟我原先所想的有一定有差距,至少没到两万块。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原先我可是想的三十多块一斤了,现在合着皮却是二十多块一斤,这么大的区别自然会深受影响了。

  拿着这么大的一笔钱,我也没有在吴炎的面前表现得多么的高兴。

  “上来吧,我送你回家。”

  吴炎显然是想要知道我住在哪里。

  这哪里能让他知道啊,于是我上了他的车,说了一个小区的名字,然后他就开车送我过去了,我很自然的随意走向了一栋楼,然后坐着电梯就上去了,电梯到了十几楼的时候我就出来了,然后从电梯口下来。

  狗日的吴炎根本就没有走,派着那个壮汉上来查看我,但是哪里又能查得到我哪里呢?随便绕了几个圈子之后,我就回家了。

  当我躺在床上,拿着那一万八千多块钱,感觉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啊,我特么也有一万多块钱了啊,这尼玛可是一笔巨款啊。

  不过我知道,这笔钱根本就不是这么好拿,明天,还有红发,还有吴炎这两头狼跟大老虎在等着我呢,我不处理好的话,恐怕我就会被他们吞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幻雨风辰本尊说:

  求追书,这两天搬家,所以更的晚,各位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