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我呆愣的样子,老板玩味的道:“怎么?还真来路不正啊?”

  那几个染头发的年青人也直勾勾的看着我,他们的眼神比较火热,也对,他们好不容易抗来了几十斤铁才卖几十块钱,但是我的这堆铜却可以卖上几百,这怎么能让人不羡慕跟眼红?

  财不露白啊,我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刚刚就不该进这家来的,应该去找一家没人的卖才对。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那么就只能补救了。

  “呵呵,老板你说哪儿话啊,这是我自己家里装修后留下来的,怎么?不收?”我还真特么机智啊,居然能想到这种理由。

  我打定主意了,如果他说一声不收的话,那么我就转身就走,去别家卖。

  “收,怎么会不收呢,不过下次注意一下,我们可不敢收这样的铜线啊,这是违法的,除非你将里面的铜线抽出来……”老板冲我眨了眨眼睛,教了我这么一个窍门。

  那三个年青人看了看我,然后慢慢的转身走了,我松了一口气,问道:“那这些铜线你不收喽?”

  “收,只不过没去皮的铜线肯定更便宜……二十五!”

  草他妈,一下子减去了六块五,不过我也不想走了,一来,抱着这堆铜到处走也惹眼,二来太重了。

  “卖了……”我将铜线甩在他的称上,老板称了一下之后报道:“一共二十六斤半,嘿嘿,小伙子你们家还真大啊,残留下来的铜线就这么多。”

  这就纯属调侃了,我有点不太爽的道:“要你管啊,快点算帐。”

  老板也是一个爽快人,就是嘴有点碎,拿出计算器算了一把之后道:“一共六百六十二块五,看小伙子你也是爽快人,我给你一个六百六十六,三个六,吉利。”

  多了几块钱自然是好事了,我笑道:“那就多谢老板了。”

  老板笑呵呵的数钱去了,当他把钱数好递给我的时候,他又悄悄的在我耳边道:“小伙子,我估计你‘家里’还有铜,下次来你去了皮,我算你三十二块,不过现在你可注意咯,刚刚的几个可是附近的混混,别被盯上了啊。”

  说完,他递过了钱,顺手又递过来了一把小刀,就是那种可以弹的弹簧刀,双面的,就是有点生锈了。

  “送你一个见面礼,祝咱们还可以做下一次的生意。”

  这老板有点神秘兮兮的,我接过刀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确定我还有铜线?”

  老板笑而不语,只是拿起我拿过来的铜线小用刀挑了一个口,再且镊子抓了其中一头,一抽,黄灿灿的铜线就被抽了出来。

  他就是在教我怎么取铜了,表示受教的冲他笑了笑,然后问他:“还没请教老板贵姓?”

  “宋长顺。”

  我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揣着钱满心火热的走向学校,我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三个染发的年青人远远的跟着我到了学校之后就露出了微笑来了。

  “帝哥,下午去大排档,我请!”包里有钱之后,我就变得意气风发了起来,整个人都更精神了呢。

  六百多块钱啊,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以前我身上的钱从来没有超过二十块过,我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奔小康了一般。

  “怎么了?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叶帝好奇的看着我。

  “嘿嘿,是有这么一件事,还有就是之前大家帮了我,我都还没有好好的谢过大家呢,今天下午就请大家吃一顿。”

  “有钱?”叶帝狐疑的盯着我,他还是知道我的情况的,知道我的家里穷,没什么钱给我的。

  我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然后就回教室里去上课去了。

  对于下午的聚会,我是非常的期待的啊,能请大家吃一顿饭,这种好心情根本就停不下来啊。

  但是很快我就快乐不起来了,下午只有三节课,但是最后一节课是老班的语文课,这简直讨厌得让我想吐啊。

  早上虽然骂老班骂得很爽,但是我的心里毕境还是有些心虚的,她是老师,我是学生啊,她想要整我的话是很方便的……

  上课,一切正常,老班并没有要整我的意思,我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下课前五分钟,老班突然抱出来了一叠试卷坐了下来:“这是刚刚过的二模试卷,知道吗,我很不满意,因为你们考得实在是太差劲了,全班六十多个人,居然有近二十人没有及格!这简直就是我任教以来的耻辱!不过呢,我国有句古话,有教无类,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都有义物把你们教导成材,所以,这些不及格的人放学之后就全部留下来吧。”

  老班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针对我啊,我平常时候虽然学习成绩也比较一般,英语什么的经常不及格,但是语文成绩还是一直不错的,一般都是优良,这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学科。

  老班开始念名字了,每念到一个就叫人拿卷子,快要念完了都还没有我,我就更加的放松了。

  “张雪,李松,周志龙……温纯!”

  我猛的站了起来,惊呼道:“怎么可能?”麻痹的,我记得我考得不错的啊,怎么会不及格?

  “哼,怎么,你觉得你应该及格的吗?”老班戏虐的看着我,表情很是不屑。

  我莫不作声的上去接过了试卷,只看了两眼我就冷笑了起来了。

  “老师,我五十九分,只差一分及格这我就不说什么了,别的题对没对我也不提了,但是为什么我的作文才三分?呵呵,三十分的作文,我才三分?”

  这摆明了就是在陷害我,这种原本就完本可以及格的卷子给我搞成了五十九分,这种事情,说破了天去老子也完全不服!

  N酷5匠网正版4首8K发de

  老班却毫不在意我的话,轻轻松松的道:“因为你写得狗屁不通,是我近年来看到过的最垃圾的作文,给你三分已经是特别照顾了,其实你这个应该就是零分,你要是不服气,我可以把你这三分去掉啊,那就只有五十六分,如果你还不服气……那我只能打你爸的电话了,我就特别想要问问他,我这张卷子到底有没有改错!”

  赤果果的威胁,赤果果的威胁啊!

  我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特么拿我爸来威胁我,实在是太特么让人恼火了。

  正在我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教室里突然响起了帮我的声音。

  “老师,你这是故意整温纯吧?人家温纯语文什么时候不及格过?你这样真的是太过份了!”

  这是徐浩的声音。

  “是啊是啊,老师你不能公报私仇啊,上午温纯不就说了你几句嘛,你用得着做得这么明显的陷害他吗?”

  这是张峰的声音。

  “老师,这次温纯的成绩的确不应该不及格的……”

  这是叶菲的声音。

  我猛的回过头去看他们,他们则冲我投来了友好的微笑,我疑惑了,他们这是真的为了我好?还是在激怒老班?

  他们相熟的几个人马上也跟着他们一起说了起来,一时之间,教室里全部都是讨伐老班的声音,全部都是帮我的。

  “啪!”老板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他们成功的激怒了老班了,我却并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主要实在是升不起怪她们的心思啊,他们可全部都是为了我说话啊。

  “哼,看来我这个当班主任的并不能确定你的成绩了,恐怕,我也就真的只能打电话叫你父亲来了。”老班冷笑着摸出了手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