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3正u版gp章节M上酷pY匠0网;

  听着四周同学们的话,我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这样夸奖呢,以前我只被人骂过,从来都没有被人夸过,这一次也算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了。

  心里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真尼玛爽啊,原来我也可以做众人的中心的啊。

  只不过老班临走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明显不太对劲,我可以想像到这事儿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不定,她就正在酝酿着什么对我不利的阴谋呢。

  正在同学们跟我聊得火热的时候,叶帝带着人过来找我了,一看到我被同学们热情的围着的时候,他就奇怪了。

  “怎么回事啊,你……情况好像不太一样了。”叶帝凑到我面前来小声的问我。

  我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叶帝眼睛一亮,哈哈大笑了起来:“行啊你小子,居然可以这么屌!”

  我腼腆的笑了笑,这些夸奖真的让我感到特别的舒服啊。

  这个时候,张峰,徐浩他们也分别走了出来。

  叶帝看到了徐浩,顿时乐了,笑着问道:“哟,鸡八头你来啦。”

  徐浩的脸色一变,但是他看着叶帝最后却忍住了,反而是看向了我:“温纯,之前的事情我得跟你说声对不起。”

  此话一出,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徐浩,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话会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对我说的。

  叶帝皱紧了眉头看着徐浩,认真的道:“徐浩,你这是搞的哪一出?”

  之前跟徐浩已经闹得那么僵了,我在帝豪KTV更是把他的头发给剪成了鸡八造形,这简直就已经把他给彻底的得罪死了啊。

  既然双方的关系都已经紧张成了这样了,为什么他还要过来跟我说着这样的话呢?

  不仅我跟叶帝搞不懂,张峰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徐浩却是不理别人,只是看着我道:“温纯,我跟你道歉可不是因为前两天的事情,而是因为今天早上,你敢把老班骂成那样,这说明你是真正的男子汉,你也正式进我徐浩的眼了,我希望,我们冰释前嫌,毕境我们是一个班的,你,我,还有张峰,咱们与其一个班里的内斗,不如一起联起手来对抗其他的班,这样子咱们才有可能成为高一的抗霸,一哥啊。”

  我们一起头冒星星了起来,徐浩的思维太跳跃了一点儿,我们都没有这种准备啊。

  不过很快我就镇定了下来,然后飞快的伸出了手对徐浩道:“既然你徐浩这么有诚意,那就一言为定!”

  徐浩没想到我居然答应得这么快,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起来,跟我握起了手来,然后,我们又跟张峰握了个手,表示我们以后就是真的一个集体了。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就跟叶帝他们一起往外走了,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叶帝就问我:“你真的相信徐浩会跟你冰释前嫌?”

  我撇嘴:“扯蛋吧,这狗日的前面把我骗得那么惨,我再相信他就是傻逼了,不过他既然出招了,那我总得接着不是?”

  叶帝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认真的道:“你真的成长了啊。”

  刚刚的那些夸奖都只是让我感到兴奋,激动,但是叶帝的这一句夸奖却让我心头安宁,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涌现出万丈豪情来,有兄弟,就是好啊。

  我们刚刚一离开,张峰跟徐浩两个人也双双去食堂吃饭了,路上,张峰一脸平静的问道:“徐浩是认真的?”

  徐浩嗤然一笑,平静的道:“温纯这傻逼,靠着叶帝上位起来就以为自己牛逼了?张峰,我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但是你也知道我跟你没有争锋一哥的心思,但温纯就说不定了,以前咱们班你说话就是圣旨,谁敢不听,但是现在呢?温纯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温纯了,你就不怕他夺了你的位置?”

  张峰不说话了,因为徐浩已经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了,有叶帝帮忙,现在他张峰就已经不敢动温纯了,更不用说再让他发展了。

  徐浩见张峰不说话就知道他心头是怎么想的了,嘿嘿一笑碰了一下张峰,道:“我知道你忌惮叶帝,我也忌惮,所以我现在不是温和对他了吗,示之以好,然后再用别的方法对付他,嘿嘿。”

  张峰一怔,严肃问道:“怎么对付?”

  “他不是得罪了老班吗?嘿嘿,咱们可以……”

  被张峰跟徐浩说到的老班在办公室里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气得把教材在桌子上拍得砰砰作响。

  “哎哟,我说王丽,你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气,是哪个学生惹你生气了?那个张峰吗?”同事谢小英调侃似的问道。

  老班哼哼着道:“不是他,我们班现在出了一个更大的麻烦,读书差劲,人品差劲,还学人家抄社会,更可气的是,他居然骂我,说我连那些下贱的农民工人都不如,你说气不气人!”

  谢小英马上就跟王丽一个鼻孔出气了:“什么学生这么拽啊,我们可是园丁,可是辛劳的灵魂工作者,那些泥腿子敢跟我们比?”

  “对呀,他还说那些低贱的工地民工比我们赚得多,呸,赚得多又怎么样?赚得再多他们也是下贱的工种,从古时候起就已经排好了‘士农工商’的阶位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些古训小学生都知道,他这个混蛋居然敢反过来说我们下贱,真是不知所谓。”

  “哼,这样的学生就是要狠狠的惩戒一番!”谢小英在旁边出起了主意。

  “对,必需狠狠的惩戒……”老班咬紧了牙,心里谋划着一个又一个的计划……

  他们谋划他们的,我谋划我自己的,疲倦了一晚上的我一整个上午都在装病,那些老师也都没有老班那么刻薄,我装得像了一点他们也就没有说什么,还问要不要送我去校医室看看之类的。

  妈蛋,这些老师就比老班好得多啊,至少,人家还有人性!

  一边睡觉我一边做着美梦,梦里面我有好多好多的钱了啊,这些钱都是买铜得到的,梦里面我捧着好多好多红通通的人民币,然后我就惊醒了,妈蛋,得把那些铜变成人民币才行啊。

  我暂时还没有告诉叶帝他们我的铜的事,我打算先把带出来的这些卖了再说。

  艰难的挨到了放学,我连饭都没有吃便匆匆跑出学校,趁着没什么人路过的时候从路边的杂草从里将那堆铜线给搬了出来,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一家废品收购站。

  废品收购站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跟我爸的岁数差不多,他正端着碗跟几个染了头发的年青人称铁呢,我看了一眼,那些铁都是工地上的钢条残条,还有昨天晚上我捡的那种铁疙瘩,这种玩意儿重,但是却并不贵,他们几个人搬的一堆估计有好几十斤,老板漫不经心的称完了就给了他们钱,我看了,只有六十多块。

  看来他们这堆铁疙瘩有六十多斤啊,嘿嘿,我手里的这些玩意儿比他们的贵重多了。

  “老板,铜线怎么卖?”我得意之间就有点忘形了,声音大得让他们都转过头来看向了我。

  老板看我一眼,然后笑着道:“三十一块五,都是通价,你到哪儿都这样,不过小伙子,你这些铜线是不是来路不正啊?”

  我心头疙瘩狂跳了起来,麻痹,这个老板是属蛔虫的吗?这特么也能看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