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话的人是贾涛涛!她竟然出现在岩石上方,甚至还给我丢下绳子过来。

  绳子在水中荡漾,而我借着水流的力,一把扑向绳子,并紧紧抓住。

  我终于安全了,当我上来以后,发现贾涛涛一脸兴奋的说道:“你们都去那了?怎么突然消失了?”

  突然消失?而且是我们?她怎么说话没有逻辑?

  4◎最新,章节ST上,酷o$匠网)

  我说道:“贾涛涛,你不要开玩笑,至始至终大家都在寻找你,你到底去哪了?”

  “我去哪了?怎么可能我去哪了?我只是睁开眼睛就发现你们不在了,然后......然后........“对于贾涛涛支支吾吾的然后,让我心烦。

  我直接严肃的说道:”到底然后什么?别噎着话,赶紧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完全没有记忆,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等会,她的意思说自己没有记忆,只是睁眼就在水流下侧靠墙边的岩石路面上?这种谎言根本就靠不住啊。

  可是看到贾涛涛紧张的样子,又不像撒谎,到底贾涛涛身上发生什么事情?

  贾涛涛往后推了两步,无缘无故的跟我保持距离,她胆颤的说道:“你....你干嘛瞪我,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的心理觉得很矛盾,试图在话语中寻找贾涛涛对我是否有所隐瞒,我说道:“呦,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火把,甚至连绳子都能找到,还........"”你还想说什么!“贾涛涛不悦的话语,直接打断我的话。

  我说道:“我只是觉得事情很离谱。”

  “离谱?那你的意思是不信任我呗?”

  贾涛涛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显露的一览无遗,我知道她对我有不满的情绪,但我还是说道:“现在的情况可不是装作失忆的时候,我们随时随刻都有生命危险,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

  贾涛涛当时大声吼道:“我隐瞒什么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一睁眼你们就消失了,我就突然来到这里。”

  我假装呵呵的笑道:“缩地术?还是穿墙术?”

  “云峰!我现在是你的同伴,我不想跟你争吵,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不会说一句话!”

  贾涛涛眉头褶皱的纹线,让我知道她已经愤怒了。

  事实上我在试探贾涛涛,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她不像撒谎,至少我认为她没有骗我。

  不过我却疑惑道:“你怎么会有暂时性失忆,连自己怎么来到这边都没有印象?真说不通。”

  贾涛涛继续不满的说道:”你问我,我问谁?我都不清楚。“接着贾涛涛指着我手中的东西说道:”你手里一直抓着毛细长条的东西是什么?怎么跟宝贝似的紧紧握着。“我手里抓的东西,就是当初在水里胡乱撕扯怪物身上的,那东西似乎像须子,灰白色还掺杂点黑斑。

  我随口说道:”也许是水鬼身上的须子。“贾涛涛脸色变了,她指着须子没好动静的说道:”什么鬼不鬼的,瞎说什么啊!你到底残留着多少封建迷信思想?我跟你说,你要是想吓唬我,门都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听贾涛涛叽叽喳喳的言论,我当时坐在地面上,把湿透的鞋子和袜子脱了下来,刚卷起裤腿,我就看见脚腕处的黑指印,特别吓人。

  四个指头的黑印,明显勒的淤青,连一旁的贾涛涛都惊讶道:“你脚腕怎么了?怎么会有指印?”

  我淡淡的说道:“不都跟你说了吗,遇到水鬼了!”

  “你别吓我。”

  贾涛涛胆子其实很小,一直咬牙硬挺着刚强,这也是她为什么总拿封建迷信,牛鬼蛇神当招牌说话,女人的胆量一般都很小。

  不过我却没有继续跟她闲扯下去,我用眼光扫视了周围,这一看才发现洞穴比想象中的神奇。

  贾涛涛一直看我盯着墙壁,她问道:”你在发什么愣啊,墙上有什么好看的,我刚才跟你说话呢!“”别吵吵!“我大吼的声音一下就把贾涛涛给震住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赶紧用手去触摸墙壁,我越用手触碰墙壁,就越觉得洞穴神秘。

  墙壁上面挖的小坑小洞,是有寓意的。

  这些连排的小洞坑槽似乎告诉着我某种秘密,我一直试图寻找这些人工挖凿的小洞坑槽的奥秘。

  “你在找什么?”

  贾涛涛至今都不明白我在做什么,如果不是火把的光亮,把墙面坑槽的阴影显露出来,我是无法发现墙上面有标记。

  对于只懂翻译专业的贾涛涛不能理解我们学历史人的思维,我说道:“你先别说话,我好想发现什么了!”

  这墙壁上的小洞坑槽,都是深浅不一样的,宽度却都是二指。

  咦?这能代表什么呢?从墙壁开凿的痕迹看是人为的,但是谁会无缘无故在上面做这些事情呢?

  当我想起火把的光亮让我发现墙壁上的东西,我似乎联想到什么。因为我在思考火把是否跟墙壁上的东西有联系?

  此时一直看着我入迷的贾涛涛,她捡起地面的枯草,还有一些碎木头,准备隆起火堆。

  她说道:“你可别神经兮兮了,半天也琢磨不透什么,赶紧帮我捡起枯草,烘烤一下衣服吧。”

  烘烤?枯草?碎木?

  当!仿佛脑袋被人敲响了警钟,一下就明白墙壁上的坑槽有什么用了。

  我赶紧将贾涛涛拾起来的枯草碎木抢走,直接一个又一个的塞满枯草和碎木,一直将最后的一个坑槽填满。

  可是一旁的贾涛涛却不乐意的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抢走烧火的东西,想要干什么?”

  我嘘的一声,示意贾涛涛别再说话,然后我将火把拿了起来,并点燃墙面上的枯草和碎木。

  ”莫名其妙你!“贾涛涛对我奇怪的动作,一直不理解,当我点燃所有坑槽的燃烧物,她都不明白我做什么。

  墙面上的坑槽和小洞都燃烧着火焰,反而半天察觉不到什么东西。

  在一旁的贾涛涛再次说道:”你到底闹够了没有,浪费那么东西,有意思吗?“我转头看了一眼贾涛涛,却笑着说道:”马上你就能发觉里面的奥秘。“说完这句话,我就将四周靠在墙面上的火把扑灭,整个墙壁一下暗了起来。

  但是在黑暗的空间内,墙面上的火焰却燃烧着正旺,所有的光亮都集中在一个角落。

  ”啊!”

  贾涛涛捂住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墙面上的沟槽,在火焰的闪耀下形成了一种图案,让她忍不住惊呼起来。

  那个神秘的图案,就是龙。

  弯曲着身子,头顶着双角,爪子一前以后,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

  一直合不上嘴的贾涛涛她说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

  我说道:“当我发现四周有枯草和碎木,就怀疑洞穴内曾经有人来过,从枯草和碎木的干湿度来看,它的时间不会很长,我怀疑这些东西跟墙壁上的坑槽有关系,你想四周都挂着火把,还需要燃火吗?”

  我继续说道:“也许贾涛涛你所谓的失忆,其实是被人掳走到这里,你只是根本没有印象。”

  贾涛涛开始思考我的问题,她说道:“当时我跟着你们后面前进,走着走着就觉得眼皮犯困,就感觉全身累,我就眨了一下眼皮,等睁开眼皮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了。“”这里?只是一眨眼而已?然后呢?“我开始追问她所有知道的消息,因为我觉得当她醒来以后还会发现点什么。

  贾涛涛继续说道:”然后我看见自己站在原地,周围的火把都亮着,就知道这些。“我心想贾涛涛的记忆是怎么抹除的?如果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贾涛涛不该站在原地。

  我再次问道:”你确定你是站在原地,而不是坐在原地或者躺在原地吗?““我就是睁开眼皮,站在地面上的。”

  这一刻我沉默不说话了,从任何角度来看,能点燃火把的生物只有人,但是凭空就把贾涛涛带到此地的生物,又让人毫无察觉的本事,似乎超越人的本领范围。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你怎么不说话了?”

  贾涛涛看我面无表情的样子,搞不懂我在想什么。

  我说道:“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甚至觉得妖魔鬼怪的东西它都有可能存在,至少我现在就迷茫了。”

  贾涛涛在这一刻没有反对我的话语,也不再说什么反对牛鬼蛇神,反而她说道:“那怎么办?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恐惧的心理已经弥漫在贾涛涛的心里,她似乎真的怕坏了。

  我看着墙壁上的火焰,说道:“你别着急,事实上证明洞穴有人来过的踪迹,那么自然就有人安全的离开,等我衣服烘干以后,我就带你出去。”

  在我的意识里,除了我们四个人,也许其余的人都很危险,至少掳走贾涛涛的那个怪物就很危险。

  从墙壁上的火光龙图案看,能证明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洞穴这里似乎包含着某种信仰,或者说这里面有我们至今没有发现的文化。

  在我的印象中,龙这种图腾是中原地带的图腾,但是藏区似乎很少听到关于龙的事迹。

  不过藏区有这么一个传说,世界分为三个部分,即天、地、地下。天上的神名字叫作“赞”,地上的神称为“年”,地下的神称为“鲁”

  而鲁的意思好像是龙........这个传说是我一个研究藏史的老师给我讲的。如今想起这些话,我觉的传说不再是谣言,似乎洞穴能印证一些事情。也许当初发现的巨大蛇骨就是鲁的化身,不过被当地的民族神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