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贾涛涛消失

  我来到贾涛涛身旁,用手卷起她的裤腿,发现划开伤口的地方,还真有蚂蚁咬过的痕迹。

  我也顾不上贾涛涛是否矫情,就用白酒帮她处理了伤口,甚至拿出一块绷带勒住她的裤腿,生怕伤口上的血液味,再次招引一帮蚂蚁。

  酒精扑鼻的呛味,似乎真的隔绝了蚂蚁的嗅觉,本来成堆的蚂蚁逐渐散去。

  一时间,连苦不堪言的贾涛涛都忘记酒精的刺痛,她反而开心的说道:”蚂蚁都走了,这下我们都安全了。“可安全的同时,伴随着接下来的惊恐。

  张兵他随着蚂蚁往回爬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我们在后面跟着。

  当张兵停止脚步的一刹那,我听到的是他大喘气的动静,他说:“真没想到,这里面危险重重,你们快看!”

  张兵让我们看的是一堆人类的骨头,那些骨头上还穿着当地战士的服装,他们的白骨上面爬满了蚂蚁。

  从头骨的面容来看,这些战士死的很恐慌。

  “一、二、.........十六具白骨。”

  李元鑫数了一下周围的白骨的数量,他那惊讶的语气,仿佛不敢相信会死了这么多人。

  我们根本没就不清楚他们的死因是因为什么,但是藏区的居民谣传死了很多当兵的,看来基本属实。

  张兵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他转身对着我们所有人说道:“大家原路返回,这里不能久留,还是撤退吧。”

  也许是看见太多的白骨,所以动摇了张兵继续前进的心理,在他看来部队当兵的人,都无法解决的难题,我们四个人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与其继续下去浪费生命,不如赶紧回去找别的办法。

  可当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一直跟着我们最后面的贾涛涛消失了?刚才我还给她擦白酒,怎么瞬间就不见了呢?这完全说不通。

  虽然洞穴黑暗,我们走在前面,顺着蚂蚁的方向前进,但贾涛涛完全能跟上我们的步伐,最重要一点,我们前进的距离相当短。

  “贾涛涛呢?她人哪去了?”正常来说如果有人靠近你,到他离开,都会有一种感官直觉,但是贾涛涛的消失,我完全察觉不出来。

  我咬着嘴唇说道:“这也太见鬼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没有呢?”

  张兵凝重的表情看着我,再次对着我说道:“小峰你刚才给她擦完白酒,在她的后面,怎么没有注意到她的行踪呢?”

  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感受到身后的贾涛涛会消失,这种感觉特别怪。

  正常来说如果有人靠近你,到他离开,都会有一种感官直觉,但是贾涛涛的消失,我完全察觉不出来。

  我咬着嘴唇说道:“这也太见鬼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没有呢?”

  此时李元鑫说道:“会不会是贾涛涛自己一个人走出洞穴?”

  张兵严肃的说道:“这可能吗?她一个女孩子,有胆量一个人瞎走吗?”

  “那怎么办?”

  “分头找啊!还能怎么办!”

  我们三个大男人开始分头在洞穴内寻找贾涛涛的踪迹,我去北面,张兵去东面,李元鑫去西面。

  洞穴走进前段的路口会觉得窄,人一旦深入里面,却发现洞穴别有一番天地,暖气流扑来让你分不清,气流是从哪个方向传来。

  我们都怀疑洞穴里面还有一个相同的洞口,因为风是相通的。

  现在我们根本就顾不上洞穴内的环境如何,也不需要找到骨骸挖掘的具体地点,我们眼前只需要找到贾涛涛。

  一旦找到贾涛涛,我们就会往洞穴的南面前进,进来的洞口就在南面。

  “贾涛涛,你在哪里,听见我们的声音,赶紧回话。”

  ”贾涛涛,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洞穴内的声音,不断回荡着我们自己的声音,连墙壁都传递着重音。

  可是.....洞穴内无人答复,不管我们怎么喊,都没有人应答。

  按照当初张兵的规定,我们只能在原地各行一百步,一旦百步内没有发现贾涛涛就往回集合。

  我已经走出百步的距离,开始调头了,我纳闷贾涛涛怎么可能会离奇失踪?

  对于莫名的消失,我的心情变得有点不自在。

  当我们三个男人再次聚集在一起,张兵问道:”找到贾涛涛了吗?“我和李元鑫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有!“”邪门了!“张兵的语气似乎透露出对洞穴的畏惧感。如今心理作用似乎驱使着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连平时话少的李元鑫都说道:”既然找不到人,不如先离开再说吧。“这个时候,我小声的说道:”那我们真的要抛弃同伴?我觉得这样做似乎有点卑鄙。“事实上,正如我自己所说的一样卑鄙,当初贾涛涛不同意进来,如今舍弃她一人,我的良知过不去。

  旁边的张兵没有说话,他却沉默起来,在这四人当中,带队的是张兵,此时此刻他也在煎熬,毕竟贾涛涛的失踪,他要负首要责任。

  李元鑫的脸色有点难看,面色能感觉出他的忐忑,他说道:”不管卑鄙不卑鄙,这个洞穴仿佛能吃人,我们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可能被吃掉,不如出去再想办法。“他说的话有道理,但我犹豫了一下,我心想我们出去以后,就只顾着自己的安危,完全不顾贾涛涛的处境,那种做法,不叫自私叫什么?所谓出去,就真的有办法吗?明显没有办法。

  我反对道:”我决定不出去,我还是觉得坚持找到贾涛涛为好,毕竟我们是男人,如果丢下贾涛涛,万一她出了什么情况,我的良知会谴责我一辈子。“”你傻啊!“李元鑫有点讨厌我的英雄主义,甚至骂我傻。

  |更x新《、最‘L快9上s酷V?匠网

  不过张兵最后说话了,他说道:”我觉得小峰说话有道理,如果只顾着自己的安危,我觉得不配当一个男的,所以我决定继续寻找贾涛涛。“李元鑫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到嘴边的话又给噎住了,他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既然二位同志都想疯下去,我也只好陪你们了。“其实我知道他是故做镇定,但是没时间考虑他的感受。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再次照着原来的方向寻找贾涛涛,这一会可不是百步的距离,我们深入寻找,而且大范围的前进。

  ”贾涛涛,你在哪里,听到了赶紧回话。“这一次我往北面行走的距离早已超过百步,越走越惊心,当时洞穴靠墙面的两侧岩石趴着很多白骨,这些白骨与当初看见的不一样。

  不对,不应该说是白骨,因为骨头中间发黑,甚至黑色的部位占得大多数。

  而且这些白骨的主人都不是士兵,全部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从年代来看时间非常久,可以说超过一百年。

  但是我在意的却是骨头变黑的原因,正常来说骨头变黑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地下埋藏重金属物质,第二种生前就中毒,第三种氧化磷化。

  第一种和第三种就不用想了,骨头没有埋葬在地下,而且氧化磷化在洞穴内很难实现。

  至于第二种生前就中毒,就让我不解了,难道是中毒后,选择死在洞穴内?这种说法似乎只是我的各人猜测,根本就没有依据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