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贾涛涛绝对要跟我硬着来,我和张兵劝她离去,反而增长了她的脾气,她死活都不肯走,还拿出上刀山下火海的言论,非要跟我们闯一闯。

  本来不想走的李元鑫却意外的赞同贾涛涛的话语,他巴不得去探索洞穴的秘密。

  我们扭不过女同志,只好四个人继续深入洞穴。

  四个人先是想办法跨过铁丝围堵的栏杆,然后再跳过沟槽。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贾涛涛个子小,跨过铁丝的时候,她的裤腿被铁丝刮开,一直刮皮层,留下了一个小口子。

  疼得她皱起眉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毕竟在她心里,我是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哪怕贾涛涛被蚊子咬了一口,责任也出在我身上。

  我现在没有顾虑这个女人过多的感受,我只是觉得她很麻烦。

  我和张兵先进入洞穴口内,发现里面有暖气流,感受到洞内的温度与外面相差太多。

  “奇怪?为什么里面会那么暖和呢?‘张兵拿起手电筒来回照射在洞穴内,试图寻找洞内的丝毫线索,来证明骨骸跟洞穴的关系。

  “嗡嗡嗡。”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进入洞穴大概不到一分多钟的时间,耳膜一直在响动,这种奇怪的幻听,让我不停敲着耳朵。

  在身后的李元鑫看到我奇怪的举动,担心的问道:“小峰你怎么了?”

  我随口说道:”我觉得好奇怪,耳朵内一直发着嗡嗡的响声,让我心里不舒服。”

  “响声?我怎么没有听到?”

  李兵转头用手电筒照着我的脸,似乎想找到奇怪之处,但是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唯独贾涛涛却幸灾乐祸的说道:“呦,现在牛鬼蛇神开始装疯卖傻,该不会搞什么灵异的事情吧?”

  “嗡嗡嗡......”

  耳膜内再次响起那奇怪的动静,这一次不光我一个人听到,连李元鑫也听到声音。

  他敲着耳朵说道:“咦?这是什么动静,我怎么也觉得耳膜一直在响动?”

  “不会真闹鬼吧?”

  贾涛涛瞪大的眼珠在转动,她轻声的话语,来告示众人她有点害怕。

  毕竟洞穴内漆黑一片,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会给人一种恐惧感,大多数人都抗拒黑暗。

  张兵却冷静的说道:“别瞎说,什么鬼不鬼,你自己都不相信有牛鬼蛇神,还在这个时候瞎说,像知识分子吗?”

  更m&新w√最/7快~`上#酷,@匠N~网….

  实际上这种奇怪的声音,也只有我跟李元鑫听到,而张兵和贾涛涛却没有任何动静。

  要说是幻听,怎么可能只有我们两个人同时听到呢?暂时来说,我们找不到理由。

  大概过了一分钟,我耳膜内嗡嗡响的动静突然消失了。

  在身后的李元鑫说道:”声音听不到了,一瞬间就停止了。“我回头对着李元鑫说道:”对,我也听不到了。“一直听我们谈话的张兵和贾涛涛都皱起眉头看着我们两个人,仿佛我们身上颇为神秘。

  有些言语是无法解释奇怪的事情,在我身后的李元鑫突然蹲在地上,用手电筒照着地面。

  他手触碰了一下洞穴内的土,最后抓了一把土在手中,对着我们所有人说道:”快看我手里的土,有发现。“我们被李元鑫手中的土给吸引了,手电筒照着李元鑫手,看见土壤中覆盖着一层灰色的藓苔。

  这种藓苔,我们任何人都不认识,包括李元鑫他也不清楚。

  李元鑫试图让我们用手去触摸这带藓苔的土壤,我们用手触摸后,发现土内表层发干,里面却是潮湿。

  我疑惑的说道:”这有什么寓意吗?“李元鑫随手就将手中的土撒在地上,他说道:“在这个洞穴一定有水源,一般藓苔这种植物生活着潮湿的地方,正常来说洞内温度变暖,不符合生长条件,唯一能解释的原因,就是洞内十有八九有温泉之类的泉眼,不过这是我的猜测。”

  张兵却点头说道:“李元鑫说的有道理,如果泉水的水蒸气顺着洞外的冷空气对流,必然会造成潮湿的局面,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土壤表面发干是什么原因?”

  “这个....”

  没等李元鑫解释,身边的贾涛涛忽然阿的一声大叫,惊吓了我们所有人。

  我们看见贾涛涛不仅跺脚,还用手拍打着脚腕处的大腿,她说道:“好痛,不知道什么东西咬我,痒死了。”

  我们用手电筒的灯光照着贾涛涛的腿,发现好多蚂蚁爬在上面。

  那些蚂蚁的牙齿要比正常蚂蚁大,而且全身呈现出紫色。

  我和李元鑫赶紧用手帮助贾涛涛拍打大腿,反而注意到成堆的蚂蚁只攻击贾涛涛,我们三个大男人却安然无恙,没有遭到任何蚂蚁的啃咬。

  这种怪事让贾涛涛苦不堪言,这些蚂蚁一个劲的往上爬,扑走了一次,地面上还有更多的蚂蚁往上迎来。

  随着扑打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就觉得诡异的事情越来越离奇。

  开始的时候蚂蚁的大小只有大拇指的指节大,可是突然靠近过来蚂蚁有几只很特别。

  这种特殊的蚂蚁,有一个拳头大小,似乎攻击性更强。当我踩着那只特别的大蚂蚁,能听到类似水气球爆炸的感觉,一股绿脓沾满了脚下。

  “这真是蚂蚁吗?”

  我疑惑的话语,却换回李元鑫这样的答复;“也许是物种变异。”

  变异?我根本就不清楚异变是什么,但是这些蚂蚁的数量越来越多的话,我们这些人就有麻烦了。

  张兵也察觉到这个问题,他说道:“贾涛涛,你身上到底带了什么东西,蚂蚁都围着你转?你快找一下。”

  贾涛涛焦急的说道:“我什么东西都没带,我也不知道蚂蚁为什么追着我不放。”

  当时我突然想起贾涛涛受伤的腿,也许是伤口的血腥味,给招惹过来的蚂蚁?

  我说道:”是不是你腿上的伤口,上面有血迹才引来这些东西。“我这一句话点醒了众人,张兵赶紧掏出兜里的一瓶二锅头丢给我,他说道:”赶紧用白酒帮助贾涛涛掩盖血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