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洞穴之争

  这个人的话语特别硬气,从某种角度来看是一种推卸责任的意思,不过唯一让我们这四个人无法理解的是,去出土的地方调查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他这句话蕴含着什么?

  怪事就怪在知道的真相太少了,我们是上面负责调查此事的人员,但藏区知情人士却开始隐藏秘密,我们不能不好奇。

  因为这件事情,我们四个人在休息的地方,偷偷开了一个小会。

  主持会议的人是张兵,讨论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待蛇骨事件的去向和缘由。

  也许大家都很奇怪,怎么四个人还要开会?我想说要看时代背景在什么时期,人就会爱做什么事。

  在狭小的招待所内,我们四个人已经得知军方把蛇骨秘密运送到某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我们任何人都不知道,不过在藏区一些知情人士的口中,听到这么一个话语。

  有人说: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蛇骨,乃是灵兽龙的骨头,要献给领导高层治病。

  我们还听说出土的地方,为了得到这幅龙骨死了很多战士,那里危险重重。

  这也是军方保密的原因所在,任何一个战士牺牲,可不是一个小问题,尤其死了很多战士。

  我们已经能理解当时那位团长为何说话如此硬气的原因,想来想去,政治生态有时候很敏感,这是多数人都能明白的道理。

  不过现在我们讨论的问题,就是冒不冒险去骨骸所在之地,去了解真相。

  我个人的观点是此事必须去,我是这么说的:”也许我们去了哪里,就能解开世界未解之谜,这个重大的发现,比发现外星人还要兴奋,你们想想我们都自称龙的子孙,那么龙在历史阶段,到底对中国人有什么样的寓意?你们不想知道吗?反正我举手赞成去一趟。“对于我的提议,张兵和李元鑫都是赞同的,唯一犹豫的就是贾涛涛。

  我看她半天不说话,就随口说道:”贾涛涛你是一个女孩子,我觉得这次行动就我们三个人去就可以了,你完全可以退出。“好像是我说话的语气刺激了贾涛涛,她当时拍着桌子说道:”我去!毛主席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不要瞧不起女性,你们不带我去,我也跟着。“后来没想到我们这四个人的团队,真的一个没少,偷偷去了骨骸所在之地。

  正如别人所说的一样,那个地方真是危险重重,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那里是一场轮回。

  我们四个人本该写完书面报告,一式两份,分别交给军方和上级单位,之后我们绝不可以在此地逗留,在二十五个工作日内离开。

  但是我们四个人交上关于骨骸鉴定的报告,就想尽办法寻找骨骸出土的地方。

  在经过三天的居民打听,我们仅掌握的有限信息,就开始踏入征程的道路上。

  当地的气候变化无常,早上有时候异常寒冷,中午却热的烘熟,我们在赶路的时候,最先定下来目标就是喜马拉雅山脉南部。

  寻找三公里左右有可能发现骨骸的地方,那位外国人阿尔娃说是洞穴内,但是她说的话,我们一直反复推敲。

  因为路途具体位置的一点偏移,可能给整个团队,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不过大家反复思考以后,觉得阿尔娃说的话可以相信,毕竟外国人没有必要跟我们撒谎。

  虽然军方不配合我们的任何问题,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军方还没有权利去阻止他们闭嘴,甚至当地居民说前段时间,一帮当兵的去了南边。

  仔细想想可能真的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部,不过是不是三公里,这就不好说了。

  应为当时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公路,想要去寻找骨骸出土的地方,我们只能买马载人,为了找到地点,我们花费了足足二十一天,翻阅八个座山,才找到具体位置。

  沿着南部山脉的一条湖泊右侧旁的山脚下,找到了洞穴。

  功劳全靠李元鑫的专业知识,他能看出草丛中是否有人踩过,脚印遗留的时间是多久,他都能推测出大概的信息。

  其实就是靠着当初士兵留下来的痕迹,找到的目的地。

  事实上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骨骸出土位置全部围上铁丝栏板,大约在十米的距离,还挖了沟槽。

  上面挂着一个牌子,军事重地,禁止入内。

  可是让我们四个人不明白的是,如果这里真是什么军事重地,为何没有哨兵把守?

  这个洞穴很大,四个人手拉手的宽度,高一米,属于地下斜坡式的入口,周边还覆盖着厚雪。

  远望洞口漆黑一片,从心理角度来讲,我们几个人对洞穴有一种恐惧感。

  大概是因为传言和周围的防范工具,我们内心世界有点波折,可是眼前发现骨骸出土的地方,不能不产生好奇心,到底洞穴里面藏着什么?让这个秘密让人不敢透漏出来。

  张兵和我的想法是直接闯进去,而贾涛涛却是反对。

  贾涛涛她说:“这洞穴可能就是骨骸出土的地方,但是从周围设施来看,太危险了。我建议是原路返回,咱们直接报告上级,等候通知。”

  我说道:“咱们要回去,就功亏一篑!从现在的形式来看,我们绝对等不到通知,甚至回去以后,我们就要严守秘密。”

  M更;新8最√快#上…酷{7匠oL网

  贾涛涛当时恼羞成怒的对我说道:“诶,小峰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如果别人出了生命危险谁负责任?你知道生命的价值所在吗?不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害了所有人。”

  看来贾涛涛现在心里对我没有丝毫好感,我只是说道:“别人的生命我无法负责,但是我自己的生命我可以负责,至于生命价值的所在,我认为活着就要发现真相,反而懦弱退缩的人,她永远找不到价值的存在。”

  “你什么意思?”

  贾涛涛的脸色红了,似乎我针锋相对的话语,让她不舒服。

  眼看我们两个人吵起来,带队的张兵却说道:“别吵了,我觉得说这些没有意义,我决定小峰和我去一趟洞穴,至于贾涛涛和李元鑫原路返回。”

  “可我没说不去啊?”

  一直不说话的李元鑫反对张兵的提议,但是张兵却说道:“难道让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去?反正我带队我说的算。”

  李元鑫不愿意回去,但是又不能违背张兵的话,只好点头同意。

  本来商议好的事情,却又变卦了。

  贾涛涛当时就抗议道:“我不回去,我发现这里的牛鬼蛇神太多,似乎社会主义的精神压不住它们,我就想证明到底是谁找不到生命的价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