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85年,西藏自治区来了一帮外国考察团,说白了就是冒险家,他们在藏族区域内发现了一条蛇的骨骸。

  这条蛇的骨骸特长,有百米左右,全身骨头呈现黑色,腹部位置有一支爪状的骨头。

  当时这个秘密被封锁了,所有媒体根本就报道不了,因为藏区地理位置特殊,还有当时社会的政治形态问题,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很少,而我却有幸的与这场秘密接了缘。

  当时我是历史系的研究生,被挑选到此事件做调查,跟我去的同伴有三个人,两男一女。

  其中一个男的是学生物,另一个跟我同系,至于女孩子,她是翻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云峰,平时大家都管我叫小峰。

  我们四个人的名字,被上面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函,让我同系的张兵带队远赴藏区。

  当时信函上面有五个名字,写着张兵、云峰、贾涛涛、李元鑫、董明雨。

  不过董明雨因为特殊的原因,就没有参与此事件。

  于是我四个人做了十多天火车到了藏区,又经过遥远的路途,一共是二十三天到达目的地。

  详细的地理位置,我就不方便说了。

  当时把信函交给藏区的一个军事处,接下来就被当地的军官带到外国考察队的身边。

  我们见面的第一个外国人,我还清晰的记得她是一个女的,叫阿尔娃。

  阿尔娃她是队长,整个团队有七人。

  正常来说他们的团队应该是十人,不过在探寻喜马拉雅山脉的时候,失踪了几个人。

  至于怎么失踪的,阿尔娃和他的队员一直说话遮遮掩掩。

  看来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场无法忘怀的噩梦。当时贾涛涛一直跟他们对话翻译,从贾涛涛的口中,我们只是得知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部三公里的地方,在一个洞穴内找到了这堆骨骸。

  至于其他的事情,对方没有回答任何话语,似乎隐瞒着某些真相。

  对于我们而言,唯一得到的信息就是大蛇的骨骸被发现了,而且这条蛇骨还很古怪。

  当时外国的冒险团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军方,军方才带士兵将这些骸骨带到部队的仓库内。

  我们四个原班调查人员,没有跟这些外国人有过多的交流,所有的兴趣全部在蛇骨的身上。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几个外国人总是回避我们,那种抗拒情绪,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不过要对这些外国人没有疑点?

  我们任何人都不相信,至少我个人认为,他们为什么要告诉军方发现大蛇的骨骸就是一个谜团。

  张兵曾经询问过部队的领导,但是回答话语,却是简单的四个字,无可奉告。

  一句无可奉告,把整个事情搞得神秘莫测,至少我们四个人都觉得这个蛇骨非比寻常。

  我们后来去仓库调查蛇骨的真实性,毕竟对于物种的真假,我们都要先做一个分辨。

  当见到这种东西的时候,我们除了震惊,没有别的感慨,那东西很长,很大,而且蛇头的牙齿却与正常的蛇不一样,总共有十六颗牙,上下各八颗牙。最奇怪的是腹部有爪子,而爪子上有四个指头,前三指,后一指。

  这样的怪物,我们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当时我和孙兵都怀疑此物的真实性,有不有可能是是伪造的。

  我们当中学生物的李元鑫,却给了我们不一样的答复,从他的话语中,告诉我们这种东西不是假的。

  “从生物角度开看,这种东西的骨骼链接构造是动物自然生长而成的,我用刀子刮开一点骨头,从密度上来看,它不是现代技术能仿制出来的。”

  “最重要一点藏区的条件不适合,有人费工夫制造没有价值的东西,我觉得不可能。”

  贾涛涛听完这句话,却提出这种观点,能不能是古代人制造的?

  我当时的回答是:“根据当地历史流传,还有当今史书的记载,似乎没有人听说制造巨大蛇骨的事情,最重要一点,这种东西从年代上来看,就超过中国五千年的历史。”

  我说完这句话后,孙兵就突然说道:“你说这东西,有没有可能是中国古代描述的龙?”

  龙?

  大家一听这话,眉毛都皱了起来,因为蛇有一个俗称叫小龙。

  像这种有爪的大蛇,很有可能是蛟,古时候有几句话说得好,蛟,龙属。无角曰蛟。——《韵会》不过张兵的话语似乎得到贾涛涛的反对,因为贾涛涛说:“在当今社会,要相信科学,要相信共产主义,神魔鬼怪的东西,都是封建迷信,我不相信有龙。”

  事实上生活在我们那个时期的人,都是经历过特殊时期过来的,像龙这种传说,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质疑。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一直相信古代社会,一定有龙的存在,至少老一辈留下龙的传说就数不胜数,甚至目击者众多。

  据我所知《辽史太祖本纪》《梦溪笔谈》《临安府志》等书籍,都曾经记载龙的事件。

  也许是某种预感,我当时反对贾佳佳的话,说道:“世界上存在许多我们未知的东西,我们没有理论去依据,没有见过它,所以自己不知道,但是它是存在的,不是我们能下结论的。”

  我当时的话语得到了其他人的支持,甚至连李元鑫都说道:“生物学有很多奇怪的物种没有发现,龙也许只是物种的一支,我们不一定把它神格化。”

  贾涛涛感觉大家对神秘物种的存在,高过社会主义精神,就开始闷闷不乐,不与我们说话。

  其实还是怪我,我当时表态就把贾涛涛得罪了,说话不够委婉。因为在当时社会,个人主见是一个很容易激化茅盾的事情。

  一旦大家理念不同,往往就会争执一番。

  ;更U◇新最快qf上酷匠)0网

  我们四个人调查骨骸半天,军方的代表来了一位团级别干部,他来的目地就是为了确认骨骸的真实性。

  我们这些人给出的回复是,这巨大的蛇骨是真实的,到底是什么物种,我们没有依据,至于年代无法推断。

  张兵跟军方代表提出想要去遗址探查一下。

  那位团长却一口否定这个提议,他似乎不想让我们接近蛇骨出土的地方,刻薄的话语是这么说的:“你们来这里,就是为了鉴别这种东西的真假,我们部队没有接到命令,委派你们去出土的地方探查,我们无权力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