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银行柜台取完钱后,我就带着林小曼打了辆黑车,就那种五菱面包车,在我们农村多得很,几乎都是拉客的。

  我跟林小曼都坐在了中间的一排位置,上车后我就叫司机去小王村,然后问他多少钱,司机是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嘴里很是爽快的嚼着一个槟榔,头也不回的就回了句:五十块钱。

  妈的,虽然我没去过去小王村,但是从镇上到小王村顶多也就十来个公里,五十块钱这不明摆着宰猪嘛!

  虽然明知是被宰了,但是犹豫片刻后我也没讲价,这很见到,一是林小曼这贱货在旁边,我要是为了五十块钱讲价,她不得找着这个茬子再笑话我一通才怪!二是我现在包里好歹也装着十万块钱,十万块钱在农村也算得上是地主级别了,既然我这么有钱,何必要为了几块钱车费讲价呢?

  有句话怎么说的:赚钱找不来快乐,只有花钱才能买来开心!

  没错,我现在就是这么个想法,老子有钱老子怕谁啊,不就是五十块钱嘛,现在就是让我买下这辆面包车也是小意思啊!

  我咳咳了一声,翘着腿对司机说走走走,五十就五十嘛,叫这么大声干嘛!

  司机这才抬头在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透过镜子看他那样子别提有多吃惊了,妈的,估计他也是没见过我这么好宰的活猪吧!

  车发动后,司机一边嚼着槟榔就一边左拐右拐了起来,他大爷的,因为路实在是太烂了,那给老子颠的,屁股都差点开花了,而就在这不知不觉的颠簸中,林小曼也一点点的跟我靠近了起来。

  对面车窗的风吹进车厢,浮起她的阵阵发香吹进我的鼻孔中,说真的这是我闻过最好闻的发香,貌似是--飘柔。

  我这人虽然经常犯贱,虽然喜欢女色,但我最喜欢女人的一点还是发香,有的女人不管用再好的洗发水,头发的味道都带着一股子俗味,而有的女人,即使她不用任何的洗发水,那种发香的味道都是致命的诱惑...

  算算我这辈子,遇到过用发香就能让我迷醉的人也就那么四个,吴洁,王艳艳,杨小花,林小曼。

  喜欢闻发香,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怪癖。

  闭着眼闻着林小曼的发香味,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车子的颠簸,就这样静静地沉醉在这迷醉的香味之中...

  说实在的,林小曼这人虽然之前欺负过我,但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我已经把那些琐事放在了脑后。她现在在我心里唯一的坏标签无非就是喜欢打击人,太任性。

  不过又没办法,谁叫人家家里有钱呢,有钱就是任性!

  车行驶了大概二十分钟吧我们才到小王村,付完车钱下车后,我才发现原来这小王村这么穷,比我家那村子还穷。

  在小王村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一动贴了瓷砖的房子,全都是那种六七十年代的老宅子,从远处看就好像一个个棺材躺在那里似的。

  我问林小曼知道王凯家在哪么?她点了点头,然后带我顺着一条土路便往村子里走,一边走她就跟我说,等下到了王凯家一点要礼貌一点,要不然她可不保证我能活着走出小王村。

  呵呵,我当时就笑了,说我为什么会走不出小王村,这里难不成还有老虎啊?

  林小曼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就说我这可是友情提示你,说罢便跟我讲了起来,这小王村一百多户人家都是姓王的,而且都是一个宗族的,要是哪户人家出了点事,全村老少都会齐上阵对付敌人。

  酷Tv匠网f=永y:久(免费3C看小/)说

  我又是呵了一声,心想管他们什么一个宗族的呢,我又不是来打架的,怕个毛。想罢我便调侃似的问林小曼说,你咋这么熟悉啊,你是不是打算嫁到小王村来啊所以了解的这么清楚。

  她呸了一声,说你他妈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骂完我后才瞪着眼告诉我,她爸之前看中了这小王村后山的一个山头,因为那山下有丰富的煤资源,结果小王村的村民说这是老祖宗的财产,死活都不肯卖给她爸。

  她爸不甘心弃掉这么一个来钱宝地,就三番五次的来村里交涉,结果给谈崩了,全村老师提着锄头扁担就来跟她爸拼命,幸亏她爸当时带了几个矿工才逃出一命,为此她爸还有两个矿工在群殴之中被打成了残废,现在还卧床不起呢。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坎,她爸也就不敢再打小王村的主意了,所以林小曼担心我这人会抽风跟王凯他爸顶起来,到时候再把我给打残废就不好了。

  说到这,她顿了顿,然后神经兮兮的对我说:吴为啊,等下不管王凯他爸打你骂你你都不要吭声啊,要不然真的会出大事的。

  靠,老子也真是觉得好笑,什么小王村有多牛叉,要我说你爸活该就应该被打死,这要是放在我们村,估计也得把你爸给吊起来打。

  再者说了,我们华夏大地的农民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最憨厚的群体,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暴力的村庄。

  你们信不信?

  反正我是不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柴刀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