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思右想了一通后,最终我把借钱的目标放在了一个人身上--吴洁!

  如果说吴洁没有点闲钱,那真是打死我都不相信,作为一个嫁入豪门的富太太,她身边要是没个几十万,估计说出来鬼都不信。

  再者说,老子是她的侄子,现在又是她的学生,问她借点钱应该也算不上太尴尬吧?

  想罢,我便掏出了手机翻找吴洁的手机号码,结果老子手机刚拿出来林小曼就笑了,说你可真土,都啥年代了还用这种直板诺基亚,说着她还拿出了一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大爷的,老子真想把她摁在大街上就干一顿。妈的老子家里要是有两矿的话我都不用苹果,老子把女朋友的下面整成金比镶钻,不得比你玩个破手机牛叉?

  对于林小曼的嘲讽我自然是不放在心上,找到吴洁的号码后我便立马按了拨通键,电话响了两声吴洁就接了,没等她开口我就告诉她我是吴为,吴洁哦了一声,就问我咋秋游一半就跑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直接的就来了句:姑,能不能借我点钱?

  吴洁额了一声,就问我要钱干嘛,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滴个去,女人家家的废话咋这么多呢,我就说没啥事,然后把事情的原委跟她说了下。她听后就感叹说,你这孩子胆子还真大,昨晚还在河源呢,今天就回萍乡去了。

  我说姑啊,你可千万别唠叨了,你就说能不能借我点钱。问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真是挺紧张的,生怕吴洁会不借我钱,那我可就完蛋了,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没有任何退路,要是因为借不到钱而不去王凯家了,就林小曼这贱货不得笑话死我才怪。

  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尊严!

  @N酷u匠7!网《*永;久免%v费看小Ds说##

  大爷的,一想到我的尊严将随时被林小曼践踏后,老子心里默默的就念了声狠,狗日的,要是吴洁不借我钱的话我就去偷去抢,哪怕是坐牢我也不会再给林小曼任何取笑老子的机会了。

  吴洁那边顿了顿,然后就问我要多少钱,我一听这话像是有戏,连忙趁热打铁的说五万。

  五万块钱想想真是可笑,你们或许不知道对于一个农村人而言五万块钱有多少,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在农村建一栋房子也不过十来万块钱,而我问吴洁借钱却开口就是五万。

  当然,这时的我年纪还小,远远不知五万块钱是个什么数字,反正我就觉得我还年轻,不就五万块钱嘛,我一定可以很快就还清。

  见吴洁迟迟没有吭声,我连连远离林小曼对电话说:姑,你放心吧,你要是信不过我的话我可以给你写张纸条,或者我要是在两年时间内没还清的话你就加利息,再或者你觉得亏的话我到时候还你六万。

  结果我这话一说完,吴洁就来了句,你别误会了,我不是不借钱给你,我只是在看看哪张银行卡里有零头....

  零头。。。

  妈的,我都有些傻眼了,就五万块钱还只是人家的一个零头,豪门阔太太还真是有个性。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好久吴洁才问我银行卡号是多少,我便一五一十的把卡号报了过去,她记下后就对我说她现在去学校的财务科让人帮忙转个帐。我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我就叫林小曼跟我去银行,林小曼这贱货咯咯的就笑了,说吴为啊,你要是没钱的话可以跟我说一声嘛,不就五万块钱嘛,也就我爸吃一顿饭的钱,啥年头了还打电话借钱。

  妈蛋,看着她这贱样,老子真想脱下裤子就让他看看,别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人穷吊大什么意思懂不,你钱再多也买不来我这么一个大吊!等你结婚后就等着看着你老公的小牙签发呆吧!

  嘿嘿,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林小曼愿意给我五万块钱让老子陪她睡一晚的话老子还是蛮中意的。

  意淫了一会后,我点上一支白沙后就正儿八经的跟她说:你懂个球,你家不就有两矿嘛,得瑟个啥,你知道我姑姑是啥人不?她老公可是广东的大老板,就你家那两小矿也就是她老公赌桌上的一个砝码而已!

  “呵呵,吹牛谁都会吹,你姑姑再有钱,那钱是你的吗?”林小曼得意的来了句,说完又接着沾沾自喜的跟我说,我家里虽然只有两矿,但那是我家的,而且我爸就我这一个女人,将来这矿还是我老公的哦~

  我...被她如此的一盆凉水泼下,老子居然无言以对了,出于种种迹象,老子十分断定这丫头绝对是个烧包,有几个臭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老子这辈子最讨厌这种忘本的富二代了,他妈的,有本事你让我做你老公啊!

  刚走到银行门口,忽然我的手机就响了,是银行的消息,我明知是吴洁给我打款过来了,但是一看到被转入的钱款数目我还是亮瞎了,居然是十万!

  正看着银行的短信发呆时,又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这是吴洁给我发的,她说:吴为,这钱你别放心上,等你将来赚了钱再还我,被你捅伤的那个学生家里应该急需要钱,出于各种目的你都得想办法多给他家一点钱,这不仅是为你自己赎罪,更是解救一个家庭。

  看着吴洁的这个短信,我真是心里暖暖的,果然这个万恶的社会还是有真心在的,若不是吴洁的这个短信,我或许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个社会也可以有这么好心肠的好人。

  大爷的,问借五万,却给我十万的,能不是好人么!

  这钱老子立马就想到了怎么花,给王凯家里五万,剩下的五万我一定要去东莞耍耍,据说东莞的小姐活好又便宜,一次只要一百块、随便算算我这五万块钱都可以搞五百次,想想我就激动,老子这辈子要是能搞五百个不同色彩的比,那也算是没白来这个世上了。

  至于给王凯家里五万够不够...管他呢,爱要不要,不要的话老子继续跑,十万块钱能搞一千次呢,想想我就石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