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的灯光,拉着我那长长的影子就这样一点点的挪动着,直到走出景区大道后我才发现黑暗中是那样的阴冷...

  夜晚的小村子里很是寂寥,除了路旁夜店里时不时的发出几声鬼哭狼嚎就剩那拉皮条的小姐,刚走到上次打架的十字路口时我的手机震动了下,拿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杨小花发来的,她的语言组织能力貌似比我还要差,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为什么?

  为什么?

  呵呵,到底是为什么或许我也不知道吧,我难道告诉她我怕,我怕我会坐牢,我怕我会失去我现在失去的一切?

  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的短信,我干脆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就让它一个人在口袋里孤单吧。

  沿着小路继续走着,我忽然觉得我有些想家了,我想回去看看我曾经失去的一切...

  心存感恩,常回家看看。

  我这人就是如此的急性格,想到什么就要去做什么,一想到回家我的心就已经在往家飞的路上。

  打了辆黑车到河源市区后,所幸老子运气好,正好赶上了一辆刚从汽车站开出来往萍乡的客车,妈的,晚一步老子就要坐火车了。

  上车后骂完票我便靠着窗户睡了起来,梦里,我梦见我刚到家就被一群狗日的警察追着跑,还有那林小曼,居然叫了一群社会上的混子追着老子砍,直到某个混子砍了我一刀后才把我给砍醒。

  TMD,晚一步老子就被人砍死在梦里了,娘希匹。

  擦了擦我那迷糊的眼睛,这才发现车已经到吉安了,虽然是黑夜,但是不得不说大城市就是大城市,路边的霓虹灯照着就好像是白天一样,我不禁在想,若是老子以后长大了出来社会上后会不会沉醉在如此美妙的夜生活之中?

  吉安过去还有两个小时就到家了,想想我真是有些可笑,出来才这么几天我就回家,会不会被我爸吊起来活活打死呢?

  不过我倒觉此次广东之行让我收获蛮大的,毕竟就是广东这个该死的地方让我学会了坚强和用自己的拳头捍卫男人的尊严,嗯!

  我坐的大巴虽然是到萍乡市区的,但因为途径我们县城,所以在我们县的汽车站会下客,在县里下车后,望着这寒窗小城,大爷的我不禁有些心酸,看惯了外面的世界,这才发现我从小长大的地方真的只是一个只有窗户和月亮的小黑屋...

  趁着天黑我打了辆的士回到了我那个如狗窝似的村庄,一下车我便开始偷偷摸摸的往我家里走,毕竟人心叵测,谁能知道我家那些邻居会不会向派出所举报我呢?

  酷匠‘网O永#$久免Op费#看☆8小说…/

  因为是凌晨,我老爹老娘都已经睡觉了,老子就跟个傻吊似的敲了半天大门才有人出来开门,开门的是我老娘,当老娘擦了擦眼睛后才看清是我。

  顿时,老娘的眼睛都花了,眼泪汪汪的就流了出来,拉着我的手就问我咋回来了,是不是警察追到广东去了,我咳咳了一声,说有话进屋说,别让邻居听见了,老娘这才发现我还站门外呢,连忙拉着我进家门随即关了大门。

  我这一回来,我老爹也就起床了,出奇的是我老爹并没有像往常似的拿起扫把抽我,而是嘘寒问暖的问我在广东过得咋样,我就说过得挺好的,然后我老娘就问我挺好的那还回来干啥呀?

  为了能够矫情一点,我就跟她说我想家了,外面的饭菜再好吃也没有家里的粗茶淡饭香,外面的城市再华丽也没有家里的土房暖和。

  老娘一听就又是哭了,握着我的手就说回来了好,回来了好,这次回来了就别再出去了。她这么一说,我老爹立马就瞪了她一眼,说不出去了,等着警察抓去坐牢啊?

  我也是醉了,就跟他两说,我这次回来就是玩几天,过几天还要回学校,我在那边过的挺好,吴洁很是照顾我,你们不要担心。

  ...

  聊着聊着天已经亮了,老娘早饭做了小葱煮豆腐,吃着真的无比回味,虽然寒颤点,但我敢说外面的饭店什么的绝对做不出这么回味的饭菜。

  吃过早饭,我戴上一顶鸭舌帽便往外走,老爹当时正坐在大堂里抽旱烟,见我包裹的这么严实往外走就问我这是去干啥?小心警察抓。

  我笑笑说我就去村里走走,我怕过几天去广东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了,其实嘛这理由还真是狗屁,我不过是想去学校里看看,看看曾经的那个同桌林小曼过得怎么样了,真尼玛希望她现在过得比我寒颤!

  娘希匹,王凯这犊子现在都残废了,我就不信林小曼这个小娘们还真能再叫上一群小混子砍老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