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走不了后门,没办法我只得老老实实做了起来,反正玷污女神这种感觉真的挺爽的,唯一不爽的就是沈怡不是处女了,这点真的让我很郁闷,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真不知道是哪个大狗吊运气这么好,居然把沈怡的雏给破了。

  嗯,要是老子这辈子能亲手破一次校花的雏,少活十年老子也愿意啊!

  我就整了沈冰一次后就没整了,给她穿好衣服后我就坐在一边静静地抽着烟听阿暴和堂哥整出来的动静,不得不说,阿暴这狗日的肯定不是一般大,整的那女的嗷嗷叫个不停,听的我心里直发麻。

  如果说阿暴是实力派的话,那我堂哥就是技术派,他个狗日的玩女人真是一套一套的,整的王晓丽是哇哇的哭,在黑暗中我还能见到我堂哥不停的变换姿势,什么老汉推车,什么观音坐莲,能把一个醉酒女生玩的如此高端,老子的304不锈钢狗眼也是瞎了。

  我抽了三支烟后他两才搞完,他两各自给女生穿好衣服后,一提裤子就叫我出去,我问他们咋把几个女孩子扔这里啊?堂哥就骂我傻逼,我们都在旁边唱歌,还有人敢进来给这几个女生一炮嘛?说完他跟阿暴便拉门出去了。

  我看了眼在沙发上如死狗一般的沈冰也是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然后屁颠屁颠的便跟着堂哥他们出去了。

  回到我们的包厢,里面除了音响里还放着音乐,已经是空无一人,看着包厢里的一片狼藉我们三忍不住就骂了句草,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接着喝酒。

  玩到下半夜的时候,我当时正迷迷糊糊的,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就振动了起来,不得不说啊,狗日的诺基亚振动就是厉害,振的老子的小丁丁都发麻。掏出手机一看,见来电的是一个河源本地号码,我骂了句,然后按了下接听键就吼道:草泥马谁啊,大半夜给老子打电话,挺嚣张的嘛!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吴青峰你小子是不是吃枪药了啊,骂你买了个表!这话虽然是骂我,但是...但是他妈的咋听着这么熟悉呢,一想就觉得我完了,狗日的居然是王艳艳!

  酷匠O网DS唯Y:一S}正版;,◇q其他-都K是q盗a版

  这给我吓得,差点一屁股都摔到沙发底下去了,我咳咳了一声,连忙跟孙子似的回道,艳艳姐,对不起啊,刚才我有点失态了...

  “你在哪啊,不回来睡觉吗?”王艳艳来了句,我这才想起来我的狗窝里..呸,我的帐篷里还有个大美人王艳艳等着呢,他大爷的,有这么一个跟王艳艳同居一室的机会我居然放弃了,真是该死!

  我想立马飞回去,但想想我现在这熊样,估计王艳艳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我也石更不起来啊,更别说干了!

  想想,既然石更不起来,回去又有什么意思呢,万一这王艳艳真是脱光了衣服等我,而我却在关键时候阳萎了,尼玛,江西人的脸岂不都得被我给丢到北京去了。我呵呵一笑,就说我现在在跟我几个朋友玩,今晚就不回来了。

  王艳艳听后,哦了一声,然后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听的出来,她这话很是失望,我忍不住就在想,这妞莫非真是对我有什么意思?

  呸,真是呸了,我他大爷的还能自作多情,人家可是有一个文学兼备的大学生男友,怎会看得上我这么一个农村来的乡巴佬呢。

  我像发疯似的沉默了一会后,正想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手机忽然又是振动了下,我激动的拿起手机一看就见是一条短信,打开短信,里面就简简单单的一行字:你那手还没好,少喝酒,不要剧烈运动。

  当看到是王艳艳的号码给我发的短信后,我莫名的就感觉胸膛里暖暖的,真的,不知道为何我现在的心理防线会这么脆弱,可老子就是这么一个感性的人,总是能让人在这样一个小举动中把我给感动。

  我自我沉醉了很久,想回个短信,但我又没有勇气回,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回复什么,难不成我告诉她我已经被她感动了?还是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这他妈纯属放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