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哥见我盯着那男的看,点着了一根烟就跟我介绍说这是阿暴,也是咱萍乡老乡,以前他两在广东一起混的,他来的路上在路上遇到的。说罢,堂哥还正儿八经的跟我说:你叫暴哥就好!

  我...

  我呸,还暴哥呢,老子还爆姐姐菊花呢。

  当然,一见这阿暴也是社会上的,我也不敢惹,怕他一个不开心就下来扁我,估计我堂哥这小身板也拉不住他。为了保命起见,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冲那男的叫了声暴哥。

  阿暴点了点头,然后也没继续鸟我,趴在我堂哥肩上就问道:四子,你说的女孩子在哪呢,急死老子了,TMD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我的叼都要炸了。

  堂哥回骂道:你妈的,我看你是搞过母猪吧,看你急的个猴样,我跟你说,女子学校里那些妹子一个个嫩的跟个花似的,你可别胡来啊,,弄焉了花花草草可是不好的。

  酷匠网-首{发eK

  “滚你妈的,废话真他娘多。”阿暴骂了句,然后我堂哥嘿了一声就叫我上车,没办法,我只得老老实实的爬到了摩托车上坐在了阿暴的后面。

  刚上去,我堂哥拧着大油门就往景区里飞,刚骑没几下,我堂哥就说这车好像没油了,等下还得去加油。阿暴说加个屁,反正是偷来的车,你再去偷一辆好了。

  我有些无语了,心想我堂哥带这阿暴来到底是几个意思啊,上次他介绍个宝宝仔给我认识,结果害得我逃亡到广东,这次再来个阿暴,老子不会被阿暴给拖的被警察蜀黍当场击毙吧?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一看这阿暴就不是啥好东西,我还真得防着他点。

  瞎想的时候,堂哥的摩托车就已经停在了宾馆的门口,当他两看到阳台上挂着的琳琅满目的内衣时,阿暴忍不住就感叹道:CNM果然是福地啊,一看这些罩子我就之知道都是些嫩货。

  “你妈的几吧顶到我屁眼了!”阿暴刚感叹完,堂哥忍不禁破口大骂道。

  我...我也是醉了。

  我们三下了摩托车后,就在宾馆对面的一个石桌上坐了下来,他两还真像是天生没吃过肉似的,盯着那些罩子就无尽的流口水。

  阿暴像是疯了,说什么等下看到女的出来了,一定要绑一个去山上爽爽。

  听到阿暴的话后,我立马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要知道,现在可是有人想打我女子学校姑娘的主意,草的,我真想现在就干死他。但一看到他那魁梧的身材后我又有些怕,这叼毛肯定是吃饲料长大的,这么壮估计我跟我堂哥绑一块也打不过他。

  好在我们坐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到一个女生出宾馆里出来,估计那些妞都在玩自卫吧。阿暴急了,想在路边随便拉个女游客去爽爽,结果一看到都是些五六十岁的大妈后他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堂哥笑着抽烟问道:阿暴,你的吊最近是不是吃鸡粪了啊,咋这么骚动啊?

  阿暴白了堂哥一眼,说去你妈的,你的狗吊才吃鸡粪了呢,老子只是憋得慌,我还能把体内的荷尔蒙给吃掉啊?

  我想笑,但又不敢笑,堂哥说快拉倒吧你,还荷尔蒙呢,我看你就是鸡粪吃多了。说完他就在口袋里掏出了三张票子,嘿嘿一笑说,咱有钱,直接嫖不就好了么,搞什么小姑娘啊!

  嘿!阿暴叫了声,说四子你个狗娘养的,有钱你不早说,走走走,老子早就受不了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又上了摩托车往景区外飞去。我知道他两是要去找小姐,想不去的,但是碍于我堂哥的面子我又不好拒绝,老子还真怕他赏我一个板栗。

  再者说,哥们我可是早就听说广东的小姐服务好,什么莞式服务早就让我垂帘好久了,既然有人请客,我不去可不真就是傻吊了么?

  一想到传说中的莞式服务,我忍不住就淫笑着嘿嘿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