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各种YY后,我就问她咋,我又没说什么咋就讨厌了啊。

  去死吧你,老师你也敢调戏。她嘟着嘴骂了句。

  哥们我当时就笑了,想当年老子上日天下日地,猪圈里面日母猪,难道你这老师还不能调戏啊?

  但是呢,出于矜持的老子并没有继续跟她说那些不着边的事,因为在我的眼里,王艳艳还是有一些传统观念的,从她每天只穿运动服就能看出来,(她这身材这么纤瘦,要是穿上黑丝配小短裙肯定迷死人。)所以,既然她思念传统,那哥们我就不能显得太饥渴,那样不但勾不到她,也许还会适得其反伤及自身。

  她见我不说话,便继续低头给我上药,只是这次不再是擦酒精了,而是抹蓝药水,这玩意在我们农村用的很普遍,据说消毒什么的最好了,而且价格又便宜。

  至于蓝药水有多大的药用价值我并不知道,反正我依稀记得我初中时干过最大的荒唐事就是偷了我妈一瓶蓝药水来染头发,还别说,这玩意染出的头发还真不错,紫色的,而且在暗处根本看不出来染了,只有在阳光下才能看出染了紫色,而且还反光呢。

  当然,好看是好看,只不过上体育课的时候,这一出汗...干他娘的流了老子整整一脸的蓝药水啊,老子的脸紫了一个星期才彻底洗干净。

  这么多年了,现在一见到蓝药水,我心里还是满满的回忆,回想起曾经的老子是多么的无忧无愁啊,再看现在,真是蛋蛋的忧伤...

  王艳艳给我抹好药后,又细心的给我缠上了纱布,然后说好了,这几天千万别沾水,也不能剧烈运动。

  额,不能剧烈运动?指的是男女之间的剧烈运动吗?狗日的,手可断,比一定要搞啊!

  搞好后,我还想拉她聊聊天探讨人生呢,结果她跟我说她要去别的宿舍看看,让我好好休息一会,然后扭着屁股就出了帐篷,我去。

  王艳艳一走,望着空荡荡的帐篷我就觉得人生没乐趣了,真想去旁边那些帐篷挖个洞偷看妹子们换衣服,呸,你家妹子大白天换衣服啊。

  趟回我的铺上后,我正想从书包里找本色色的杂志看着鲁一炮下火的时候,我口袋里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他大爷的,就见我堂哥那尾号888的超级牛瓣号码在威风凛凛的颤抖着。

  酷!{匠i网mS永久^r免…费a看3Z小+)说

  我摁了下接听键,软绵绵的喂了声。我堂哥吼着大嗓门在电话那头说:狗子啊,你现在在哪,我已经到了霍山的门口了。

  我说:到了就到了呗,你搞比还要带上我不成?

  “滚你妈的,你不带老子去找比,老子搞个叼的比!”堂哥骂了句,然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大爷的,还挺叼的哦,逗比。

  没得办法,堂哥就是堂哥,既然他开口了我自然也不好违抗,没办法只得老老实实的往景区大门口走去。

  路过宾馆的时候,我就见宾馆的阳台上挂满了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内衣,刚才来的时候还没有呢,看样子是我们学校这群女生刚挂出来的。看到这,我忍不住就想骂了,这群sao货,走到哪都要把自己的罩子亮出来,真是sao到北京天安门去了。

  没好气的走到大门口时老远就看到了我堂哥这250跨坐在一辆男士摩托上,只是,只是我仔细一看,就看到摩托车后面还坐着一个男的,这男的拉着个脸,就跟那啥活阎王似的,我一看就傻了,心想我堂哥不会是犯抽找人来打我一顿吧?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到他们跟前后,我堂哥就骂了,说你个抽狗子,走路咋这么慢的,就好像被人家给挖了个肾似的。

  我嘿嘿一笑,然后上下看了看坐在后面的那个男的,这男的挺叼的,板寸头,脸挺黑的,手上纹满了各种纹身,一看就是狠人。不但是狠,这B的鼻子还挺大的,俗话说的好,几把大不大就看鼻子了。

  不信的话大家可以去看看,一把几把大的人鼻子都大...

  女人也是,要是鼻子大的话咪咪肯定也大。

  我想,这男的鼻子如此大,下面那玩意肯定得有十七公分吧?

  呸他大爷的,老子咋现在一看到男的也YY呢,真是贱到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