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一群女生吊起来打的劫匪,王艳艳扶着我的手轻轻的在我耳边问我咋样了,有没有伤到哪。我摇摇头说没事,其实没事才怪哦,老子不过是怕丢人而已。

  说完我就推开了王艳艳的手,强忍着装作自己一点鸟事没有,然后带着王艳艳就往那群女生走,见那个魁梧的女生穿着高跟鞋踹为首的劫匪,我上去就拉住了她,说别这么狠,搞死人了就不好了,像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吧。

  说话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咋的这些妹子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呢,咋看咋像花痴,这一个个的,估计我要是块小鲜肉的话早就被她们给吃了。

  那魁梧的女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我就来了句:你说你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刚才人家用刀砍你的时候你忘了?现在你倒是有脸给他求情!

  我...我居然无言以对了,怵了好久,王艳艳连忙解场说,吴青峰说得对啊,滥用私信是犯法的,我已经报警了,还是等警察来处置他们吧。

  魁梧的女生没有理会王艳艳,反倒对我哼了一声说,我郭翠翠活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你这种男人。说完她又是挥了挥手,那群女生切了一声都哄堂而散,我去,咋感觉我现在是被众人鄙视了呢?

  好在这三个劫匪都被打的爬不起来了,即使团结的‘女生’们都走了他们也不敢动弹下,我右手藏在衣袖里,生怕被王艳艳看到我受伤了,想了想后便对王艳艳说,那什么,艳艳,要不你先去安慰下那些女同学吧,我看她们心情挺不好的。

  王艳艳哦了一声,然后直盯着地上的三个劫匪,我也明白她的意思,连连说你放心吧,他们三有我看着呢,跑不了。她这才嗯了一声随即上了大巴车。

  待她一走,我就再也受不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后就把我右手伸了出来,一看到我的手我就傻了,大爷的,不知道的谁会以为这是我的手啊,那叫一个血淋啊,整只手都被鲜血给遍布了。

  “哥们,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要是你不接这茬,那咱们都是相安无事。”为首的劫匪躺在地上咋呼道。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起身走过去捡起我的水果刀然后弯腰抓着他的衣服就割了一截下来。你个狗日的玩意,出来抢个劫还穿白衬衫,这不烧包么!

  坐在他旁边,我将那截布条一点点的缠我的手心,一边缠我就一边特别牛逼的对他说,这就叫正义,你懂不?

  正义?他疑惑了一声,随即就笑了,笑着爬起来坐在我旁边说,哥们你可别逗我,就这个万恶的社会哪还有什么正义可言啊,依我看你现在就是明摆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懂个麻花锤子!老子一瞪眼骂道。

  然后苦口婆心的说,你看啊,咱两年纪也差不了太多,但你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学生,你却是抢劫犯呢?

  他摇了摇头,另外两个劫匪也爬了过来,虚心的听起了我讲课。我苦笑了声说:知道什么叫知识不?俗话说的好,知识改变命运,我正因为有知识才会有正义感,而你们读书少,所以才会缺少认知的踏入一条不归路。

  他们三听的那叫一个云里雾里啊,过了好一会,为首的叼毛咋呼着就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小哥,我懂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吗?

  我嗯了一声,心里莫名的就觉得好笑,果然这B还是读书少啊,居然能被我这三言两语给忽悠到,我觉得以我现在的功力还真不应该读书了,而是应该去写小说!

  %酷…(匠%/网z-永久%d免5费Z看Ow小说=v

  然后,为首的叼毛就跟我们说起了他们的故事,原来啊,他们三个都是河南信阳人,十四岁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就相依辍学来到了广东,刚来广东的时候,他们捡过破烂,当过服务员,也去夜店里看过厂子,但随着玩的越来越大,他们慢慢的就被广东的灯火酒绿给吸引住了。

  三个人,为了能够在黑夜的寂寞中找到快感,他们夜夜都穿梭在了各大夜场里,但就是这样,他们的钱就越来越不够花。三个人一商量就决定去偷,刚开始是偷电脑偷手机,也算发了点小财,但有一天他们去一户人家家里盗窃的时候,居然把一个正在床上熟睡的女人给‘偷了。’

  因为入室盗窃加强奸罪,他们被判了八年,入狱那年他们都只有十八岁。

  好在他们在监狱里表现还算不错,只关了五年就出来了,但是这出狱后他们因为身无长处居然连饭都吃不起,三个人走投无路了便想起干回老本行,一合计他们就决定要干票大的,拦车抢劫!

  接下来的事大家也知道了,真是亏了这三个叼毛了,居然出狱干的第一炮就遇到了老子,果然是天注定要我来教育你们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柴刀说:

  随手点下撸撸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