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哼着小曲自由YY的回到我的宿舍后,一进去,就看到我堂哥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尼玛,一见他这鸟样,我还以为他是中梅毒了,连连过去问他这是咋了,感冒了还是染上花柳了?

  染你买了个表!堂哥没好气的骂了句,回过神后才点着了一支烟跟我感叹道,狗子啊,老子好不容易跟你混进女子学校,就为搞个小姑娘爽爽,结果学校是进来了,小姑娘却没搞到,你说老子咋搞个小妹玩玩就这么难呢?

  一听他这话,我立马就明白他是发春了,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正儿八经的告诉他:你啊,这是病,严重的病!

  堂哥问我他是得啥子病了,我呵呵了一声,说这是产前忧郁症!

  啥子玩意?产前忧郁症?还有这病啊,我咋个不晓得,得了这病还有得救不?堂哥或许是真的读书少吧,我这么随口一说,他居然认真了起来。

  我是又好笑又好气,没好气的说,治好了没事,治不好就得死!

  啊!堂哥惊讶了句,问我咋治啊?我又是一阵呵呵,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拿过他手中的烟盒掏出一支点着后,假装正经的说,要是治的话也很简单,你老老老实实的走出学校,然后找个鸡窝子爽上一把,绝对你这病没有了!

  这一说完,他二话不说的就给了我一个爆炒板栗,扯犊子骂道,你个牛蛮子,说这话的意思不是明摆的指老子发春了么,干你个龟孙子!

  酷匠^1网@I唯5n一k_正@…版,其M{他O;都AX是盗:版

  我摸着我的脑袋,挺无语,委屈的说你这不就是发春了么,说好的你进学校就是来避难,结果你还想搞女学生,你不怕死我还怕呢!

  说完,也不晓得吹哪门子风,吴洁居然走了进来,笑着问道:是谁要搞女学生啊?

  我两一见吴洁,立马就正经了起来,我摸着后脑勺尴尬的说没啥没啥,我们刚才在讨论某个电视剧的情节呢。吴洁笑笑没说话,估计是不信我的鬼话吧,笑了好一阵才问我那个被我撞伤的女学生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吊了两瓶水就回宿舍了,她嗯了一声,说,对了,学校这几天要搞个秋游活动,你参加活动的费用我已经帮你交了。

  我当时就想哭,真的,没想到吴洁对老子这么好,连个秋游的活动都给我交费了,这份恩情岂能是打个一炮两炮能还的。但是想想那秋游,我不禁又有些淫荡了,大爷的,在我的印象中秋游就是去外面游玩,这一出学校,我是不是有机会搞更多的姑娘了?糙,想想我就激动。

  果然,我堂哥也不是傻子,我想到了的事他也想到了,只见他眼珠子一转,然后淫笑着问吴洁说:那啥,堂姑啊,你看我闲着也是闲着,你们那秋游活动能带我一个么?

  吴洁瞄了堂哥一眼,咯咯的笑了笑说:四子啊,我们这是学校活动,你这外校人员可是不能带哦,你要真想去玩的话可以自费跟着我们啊。

  堂哥嘿嘿一笑,说自费就自费嘛,我又不差这几个钱。

  我在一旁那叫一个晕啊,这下子我堂哥可是有表演的地方咯,在学校里他不敢放肆,一出学校保不准他就能把哪个女生拖小树林子里去XXOO。。。

  想想真是为学校里的花朵们而担忧...

  --

  下午上课的时候,学校里的大广播就宣布了秋游活动的消息,好像说什么因为学校的学生太多,所以以两个班级一组的秋游,然后就公布了哪两个班一起秋游...

  听了老半天,我才听到我们班的消息,我们班将和高三三班一起出游,出游龙川县城附近的一个山沟,出游的时间为三天两夜。

  消息播完后,我们班上的女生就不淡定了,甚至有两个大美妞抓起课本就向墙上挂着的音响砸去,嘴里特别不爽的骂道:CNM的狗比的学校,都是交的一样钱,凭什么别的班去九寨沟和丽江,而我们去一座本地荒山!

  这两美妞带头一骂,其他几十号人也跟着骂了起来,骂的那叫一个凶,而我自然是不鸟他们了,因为老子已经沉醉在了深深地忧郁中。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忧郁,因为我们班居然是和沈冰她们班一起出游!

  一想起沈冰校花这高傲的样子我就醉了,不说她有多刁,光杨小花在,她万一过来找我算账,杨小花又疑心这么重,不会误认我跟她有一腿才怪!

  算了算了,大不了老子出游的第一天就把沈冰拉到小树林子里解决了,用我的大吊堵住她的嘴,看她还会如此高冷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