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来以为这小胡子男人进来后会打我来着,可是接下来的事差点就没亮瞎哥们,这小胡子进来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反倒是像只哈巴狗一样的对杨小花说,嘿嘿,这不是杨小姐嘛,你今天咋有空来这玩啊。

  妈的,这给我是看的一愣一愣,啥杨大小姐哦,我特么还杨过呢!

  杨小花呵了声,拿着一串韭菜就吃了口,然后很冲的就对那小胡子男人说,大狗,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变态了,说着她就指了指我餐盘里的那只断指。

  r看}M正*版t5章%Q节wC上K#酷匠Q.网@/

  小胡子男人又是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弯下腰就把我餐盘里那根恶心的断指给拿起来丢到了门外,而且还特别有‘诚意’的跟我说对不起,他大爷的,老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礼貌的黑社会。

  他扔掉手指后,还一脸微笑的站在我们桌旁,杨小花张嘴就骂道,你他妈傻逼啊,还不快点滚,站这里影响本姑娘胃口啊!

  “是是是,小的现在就滚!”小胡子男人嬉笑了一笑,然后扭着那大屁股就出了烧烤店。他出去后,连忙吩咐他的小弟就把那两被砍翻在地上的青年抬走了,见他们走了,我才问杨小花说,小花,你到底有啥子背景啊,这些流氓居然这么怕你。

  她没有叼我,而是低着头吃她的烧烤,我挺郁闷的,接下来的时间我是一根羊肉串都没有吃,而是不停的在套杨小花的话,最后惹得杨小花急了,抬头就对我说了句:我爸是杨天宇,行了吧!

  当她说出杨天宇这三个字的时候,旁边桌上的纹身大汉都忍不禁望向了我们这边,这倒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居然发现杨小花居然哭了...

  妈呀,不要这样吧,我只不过话多了一点,但也没有把你问哭的本领啊!

  杨小花红着眼睛拿过两张餐巾纸就擦眼泪,我挺无语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女孩子,便连忙一边给她递餐巾纸一边问她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哭啊!

  她突然噗呲一声就笑了,问我是不是真的,打你骂你都可以。我点了点头说那肯定是真的了,如果你的痛苦可以以此转移到我身上,那我我愿意承受你的一切痛苦。

  “青峰,我现在怎么觉得你这人这么的会哄人的?”她擦掉脸上的泪痕后,就一本正经的问我道。我嘿嘿的抓着后脑勺笑了笑,说我不会哄人,只不过是看见你哭我就难受...

  当我说完这句话后,杨小花居然又哭了,而且这一次哭的比上一次还厉害,老子就无语了,咋女人就这么的叼呢,一会笑一会哭的,简直比大师兄的七十二变还厉害。

  果然还是我堂哥说得对:女人如水,哭的时候流水如大河,在床上的时候如大海。

  好在杨小花哭了一阵后就不哭了,而是哽咽着对我说,青峰,你刚来这边或许还不知道,我爸是这边最大的流氓,也就是因为他,只要是在河源市待过的男人就不敢靠近我,从小到大,除了老师和女同学,就没有一个男人敢接近我,这些年我认识的第一个男性朋友就是你,你也是第一个敢这样跟我说话的人...

  听着她的话,老子也是醉了,他大爷的哦,咋搞的好像她爸就是会吃人的老虎似的,还男人都不敢接近你,难不成你爸把全市的男人都打怕了不成。

  杨小花见我不说话,就开始跟我讲起了她的故事,她说她从打出生起,在她眼里她爸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她五岁那年,他爸因为酗酒把她妈给打跑了,她十岁的时候她爸又带了一个女人回家,而且那个女人对她很不好,经常背着她爸不在的时候欺负她。

  后来那个女人给她爸生了一个儿子,她爸便开始对那个女人恩爱十分,那时候她爸在整个广东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佬,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她都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说话的朋友,因为人家都怕她,怕她那个大佬爸爸、十四岁那年她懂事了,义无返顾的就进了女子学校,想以此掩人耳目....

  说到这,她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哥们我听完她的故事后也是一把泪啊,原来家里有这么一个强势的老爸也能过的如此艰辛。想以前我就经常巴不得我爸是一个混的特叼的流氓,那样我就可以欺负别人了,现在想想这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为了能让她开心点,我就跟她说,别哭了,想开点,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你以后想说话的时候就找我,我一定愿意倾听你的任何一句话...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呢?”杨小花抬头看着我微微问道。我笑了笑想都没想就回道说,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

  不知道为何,当我说到好朋友的时候,杨小花那湿润的眼睛里就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我们静静地坐了很久,很久...

  突然,她站起身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店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跟我说,为了庆祝我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

  我的心里不禁又淫荡了起来,他大爷的,在老子的映像中,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宾馆啊!难不成这小丫头为了我这朋友要献出她的身体?让我与她零距离心与心的交流?

  这个好,我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