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的时候,王艳艳就带我进了吴洁的宿舍,不得不说啊,女人的宿舍就是女人的宿舍,一进屋子,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女人香味,我那不争气的玩意顿时就石更了。

  屋子里也收拾的很干净,是那种一室一厅的格局,比我的单间爽畅多了。吴洁当时已经换了一套粉红色的睡衣,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我们回来了,连忙起身走了过来。

  她接过我们买的菜,就吩咐我跟王艳艳去看电视,然后便提菜进了厨房,王艳艳跟上去说要帮她忙,她说不用,自己一个人呢能忙得过来。

  王艳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带着我就走到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看起了马桶台的快乐大笨营...

  因为只有一个沙发,我没得办法,只能坐在了王艳艳的身边。在外面的时候没发现,这下一坐下,我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女人体香,这应该是王艳艳身上的吧。

  她一本正经的看着电视,我就斜着眼看她,就她那小脸蛋,看的哥们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吴洁在,我这个王八蛋或许还会忍不住扑上去把她摁在沙发上给那个啥了。

  好在哥们我的自制能力还行,硬是闻着女人香看了半个小时的电视,大概十二点的时候,开饭了,菜虽然不多,但都是些家常菜,而且还是地道的萍乡菜,我当时一看到这菜就差点哭了,没想到吴洁嫁到广东这么些年,居然还能做出这么纯正的家乡菜。

  尤其是一看到这菜,我就想到了我爸妈,想到了我那些父老乡亲,我那些同学,还有林小曼...

  我呸,我他妈怎么就想起林小曼这骚货了呢,真尼玛煞风景!

  坐下后,吴洁就问我喝酒不,我说不喝,我这么一个好学生,咋会喝酒呢。吴洁和王艳艳当时就笑了,王艳艳说:你还好学生呢,一看你就是二流子。

  “啥,啥玩意,二流子,我草艳姐,你看我这么帅,咋可能是二流子嘛...”我一急,就争辩了起来。

  只是,我这话一说完,王艳艳的脸就红了...

  我晕,想了半天,我才明白他脸红的原因,估计是我忘记加个逗号了,直接就草艳姐了。

  吴洁也挺无语的,就催促我两赶紧吃饭,尝尝这菜怎么样,我胡乱的吃了几口,就竖起大拇指说:姑,你的手艺可真好啊,草出来的菜比唐僧肉还好吃!

  我这话一说,她两就又笑了,笑的我叫那个一个无语啊,哥们我又没瞎说啊,这菜本来就好吃。

  饭吃好后,吴洁就跟我说,她上午找过学校的领导,因为今年高一的招生名额都已经满了,所以学校的领导说直接让我读高二。

  啥,啥玩意!我当时就傻住了,尼玛啊,这是坐飞机还是啥的呀,老子居然高一不用读了,直接就读高二。

  吴洁见我如此吃‘精’,就跟我说,她现在就是教高二的,让我直接到她班上去,说完,她还指了指王艳艳跟我说你艳姐可是我班上的体育老师哦。

  吴洁这么一说,我就心动了,草的,我这堂姑要是我班主任了,那我以后在班上岂不是很吃香了,再者不冲我堂姑的面子我也要冲着王艳艳去啊,我看我去了她们的班上,以后哪个任性的学生敢欺负吴洁跟王艳艳。

  为了完成这次光荣的护花任务,我义无返顾的就点了点头说好,读高二就读高二吧。

  吴洁笑了笑,说以后晚上可以来她这里补课,她帮我把高一下学期落下的课程补回来。我点了点头,心里可就乐开了花,尼玛,这要以后晚上都可以跟她同居一室黑灯瞎火的补课,不发生点啥才怪的,想到这,我心里就呸了自己一声,草的,她可是我堂姑啊,我个畜生怎能干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事!

  下午,吴洁就带着我去了趟教导处,那些所谓的领导都同意过后,吴洁便带着我往她的班上而去。

  去教室的路上,我就跟我堂姑说我改名了,以后不叫吴为了,改叫吴青峰,她点了点头,说她理解。

  看样子吴洁也是了解我那打架被通缉的事,真不知道我现在在她心里是怎样一个角色。

  到了高二三班的门口,我堂姑就说到了,然后带着我往教室里走去,走进教室的第一眼,我只能一个字形容,脏!满地的垃圾,墙上也画着各种各样的畜生,真他娘的不知道这女子学校是怎么教育的,一群女生居然能把教室搞的脏成这样。

  dn最a新_章@@节E上c酷-g匠#%网6

  再看第二眼,那就是乱!他大爷的,教室里大概有四五十个学生吧,清一色的女生,只不过这群女生不是在教室里追跑,就是在打闹,漫天的圆珠笔和课本在飞着...

  当见到吴洁进教室后,这些学生也没多大反应,只是依旧在我行我素的玩自己的,草的,这都是些什么学生啊,狗日的一个个都欠日!

  吴洁走到讲台上,拍了拍黑板刷后班里才清净一点,只是一个个都冷眼看着她,似乎很是看吴洁不顺眼,可就当她们看到我这么一个大男人站在一旁后,教室里顿时再一次沸腾了。

  “草!居然有男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叫唤了句,班里的气氛直接就升至了沸点,其中一个女生还叫唤道:妈的,我上午就看到有个男的进了我们学校,原来是来我们班的!

  我晕,咋哥们我就有一种掉进狼窝的感觉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