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王艳艳还在菜市场里转的时候,我溜到一家五金店里就买了一把西瓜刀踹在了衣袖里,他大爷的,得知这女子学校这么凶残后,我就觉得我有必要配上武器了,要不然哪天不晓得被哪个不长眼的踩头上了,我还只能装孙子呢。

  买完菜往学校走的路上,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风,居然直愣愣的给我吹出一伙混子来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被一群混子给围着了,他大爷的,这群人一看也就不是啥好鸟,有十几个吧,好多年纪都和我差不多,其中一个脖子上纹着纹身的骑着一辆高仿迅鹰摩托车,应该就是这群傻逼的老大吧。

  王艳艳一见这场景,挺怕的,左手一把就搂住了我的右手手臂,顿时我的右手就感觉一阵温热...这是情窦初开的感觉啊,他大爷的!

  就在还沉迷于这种温热之中的时候,王艳艳就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个坏孩子,衣袖里咋还有刀啊?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又跟我说:这纹身男是这附近有名的混混,你可千万别找事啊,你是打不过他的。

  她这不说话还好,她一说我打不过纹身男时,我只感觉我的自尊心都被人给踩在脚下了,踏马的,越是别人不相信的,我就越要做,这就是我,吴为!

  “干啥啊你们这是?摆龙门阵呢,还是杂戏班子呀?”我强忍着心中的懦弱,冲着那纹身男就喊道,尼玛,这貌似还是老子十七年第一次装老虎呢,这逼装的,真尼玛拉风!

  当然,我能有这勇气说出这番话也是靠我堂哥送给我的话“只有自己强了,别人才不敢欺负你!”想想我堂哥当年混的时候不也就自己无依无靠的一个人嘛,他不过就是敢杀敢拼敢不要命,谁又敢去跟他玩命呢?

  这社会或许就是这样吧,你不要命了,别人就会怕你。怕死,这是每个人的心性。当然,我也怕死...

  纹身男被我这一喊,还着实是愣住了,只是愣了没几秒,他跟他的小弟对视了一眼,然后哄堂大笑了起来,他大爷的,这是瞧不起哥们我还是咋的啊?

  笑了好一阵子,纹身男跳下摩托车就朝我走了过来,走到我跟前后直接就一把推在了我身上,说你丫个傻B,以为装个叼就能当护花使者呢?有你个啥事啊!

  他大爷的,哥们我被他这么一推,差点就没一屁股往后仰,就连搂着我胳膊的王艳艳都跟着我后退了一步。

  在纹身男推我的时候,我就见他的手背上有一个用烟头烫出来的‘狠’字,说真的,我当时真的挺怕的,能用烟头烫自己身体的人,那得有多狠啊,就我这B样,估计也只够人家塞牙缝吧?

  纹身男见我不吭声了,就冷笑了一声,然后色眯眯的看着王艳艳说,哎哟,这不女子学校的王老师嘛,咋的,上次我跟你说的做我对象那事想的咋样了?

  说话的时候,他那咸猪手还不老实的往王艳艳脸上摸来,尽管王艳艳尽力的把脸靠在我肩上,可还是没躲过纹身男的咸猪手,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纹身男在脸上摸了一把...

  我心中的怒火在一点点积存着,就在纹身男还想得寸进尺往王艳艳胸口摸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推开王艳艳就在衣袖里掏出西瓜刀往纹身男的脖子上砍去...

  这一刀,我算是泄尽了全身的怒气,仿佛把这十七年的怒气都撒了出来,可是说到最后,我这一刀还是没用力,只是轻轻的在纹身男的脖子上划了一刀而已...

  说真的,我并不是不敢用力,而是我不想沾人命,我已经背负了一个逃犯的罪名,我的父母已经在为我的事而操尽了心,我不能让他们再为我伤心。

  何况我刚来这女子学校,我可不想还没好好的当上农夫灌溉花朵就已经被警察带走吃牢饭了...

  虽然没用力,但纹身男的脖子上还是涌出了鲜血,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纹身男。

  许久,我就直勾勾的对他说“这一刀,我不想伤你性命,得饶人处且饶人,下次再来惹我,或许就是送你去阎王殿的时候。”

  “草泥马还真狠啊!”纹身男骂了句,然后挠起他的衣服就去擦脖子上的鲜血。他的小弟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蠢蠢欲动的就想上来扁我,但被纹身男给喝止了。

  纹身男咬着牙齿擦着血,盯着我就又说,真没想到你年纪不大,下手还挺狠的嘛,草泥马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他大爷的,当时哥们我那小心肝跳的都快出来了,但还是故作冷静的回了句:年纪大小和愤怒底线没有关系,出来混就是这样,你今天踩在我的头上,明天我就有可能踩在你的坟头!

  说话间,王艳艳已经走上来再次搂住了我的胳膊,感受的出来,她的手都在颤抖,看样子这丫头也是被我这一刀子给吓到了。

  纹身男一边擦着血,一边就笑了,说不错,我喜欢,真TM有个性,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才!

  我TM直感觉一阵恶心,CTM的鬼才要你这样的傻吊喜欢呢。

  看@正版F%章节上@●酷匠r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