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请进,然后吴洁推门就带我走了进去,一进副校长办公室,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骚味,这不是那种女人的骚味,而是那种骚的发霉的味道。

  从我多年偷看隔壁王大姐洗澡的经验来说,这绝对是比的味道,而且是极其相似于王大姐洗PP时的那种味道,至于为什么这办公室有比味,我现在也不知道。

  跟着吴洁往里走去,我就见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放下鼠标也看了看我和吴洁,想必这就是副校长吧。

  吴洁带我在她桌前停下脚步后,我就仔细的打量了下这副校长,戴着眼镜,波波头,脸蛋还算是保养的不错,虽说有些眼角纹。再加上她穿着的是那种职业装,那两个巨物紧紧的被衣服包裹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反正我看着就觉得给糙可以给八十分!而吴洁估计也只能八十五分,毕竟吴洁再漂亮,那也是人妻啊,再者说她的波波又没副校长的大,也就只能多五分了。

  吴洁似乎挺尊敬副校长,特别礼貌的说,张校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那个大侄子,因为他没有户口,所以希望你帮帮忙在咱们学校里收下他。

  他说我没有户口,无非就是让我不用实名登记呗,毕竟我在被通缉呢,这要是来个实名登记,估计狗日的警察明天一大早就得把我给带走吃早餐。

  张校长点了点头,就直接问我叫什么名字,现在多大了?我当时挺尴尬的,羞涩的说我叫吴为,现在十七岁。

  她哦了一声,然后又跟吴洁说,小洁啊,我这是给你一个面子,才收下他的,你也知道,本来我们学校是有规定的,不准男人入校...

  “嗯,我知道,谢谢张校长了。”吴洁甜甜的笑着点头道,然后在她的口袋里拿了一沓子钱递给张校长,说是我的学费,看样子这妞早就帮我把学费准备好了啊,真的是感动死我了,没想到我这么个第一次见面的堂姑居然对我这么好。

  副校长清点好钱后,就给开了一张发票,说饭卡去二楼办理。说完,她就抬头又看了我一眼,随即对吴洁说,不行啊,咱么学校只有女生宿舍,他个男生怎么安排啊?

  吴洁似乎是早有准备了,连连对张校长说,我宿舍隔壁的刘主任不是搬走了吗,如果可以的话,能让他住刘主任原先的宿舍吗?

  张校长点了点头,就一直看着我,看着看着,我居然发现她的脸有些红了,而且居然还咽了咽口水...

  “那个啥,小洁啊,你上午不是还有课吗?你先去上课吧,我跟这个新生聊聊,毕竟我怕他不熟悉咱们学校的规矩,我跟她说下。”看了我好一阵后,副校长咽着口水对吴洁说道。

  吴洁嗯了一声,然后就看了我一眼便转身就走了,只是她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似乎在提醒我什么,只是我有些看不懂。

  待吴洁走后,张校长就对我笑了笑,让我坐下,我也不客气,拉过一张椅子就跟她面对面的坐了下来,只是我刚坐下,通过她眼镜上的反光看到一些东西,顿时哥们我就有些兴奋了。

  他大爷,这娘们居然在看那啥‘不干不净’的东西!而且还是游览的图片!

  知道这娘们居然偷偷的一个人在办公室看这种东西后,我就明白这种浓浓的比味是咋哪来的了。到底是哪来的比味,我也就不说了,反正我懂的,你懂的,大家读懂的!

  酷匠网F}永久P免n7费看小说N

  一想到这充满韵味着的娘们居然空虚寂寞冷的在办公室‘自卫’,我忍不住就再次石更了起来,草的,看样子这女子学校还真是酸爽哦,连校长都寂寞成这个鸟样了,我就不信那些个女同学有一个好鸟!

  副校长又是盯了我老一会,然后就跟我聊起了家常,反正都是问我一些家在哪啊,以前在什么学校读书啊之类的屁话,碍于她是校长,再者看在她这么空虚的份上,我便也一一的如实回答了她。

  她听完我的回答后,就问我是不是真叫吴为啊。我说是,她就跟我说这名字不好听,吴为无为,能有用才怪。

  我听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就问她想表达什么?她推了推眼镜对我一笑,就说反正你也没户口,国家也没登记,要不你就改个名字好了,我给你取个好听的。

  古人云,人之名,父之道。意思就是我这名字是我老爹取的,即使是死也不能背叛我父亲的意思。我想发飙来着,因为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但回头想想,其实我改个名字也不是什么坏处,毕竟我现在是个通缉犯,能改名换姓躲避起来是最好不过了。

  再者说,我不过就是在学校混几年日子的,又不打算拿什么毕业证,也没想过要这样混一辈子,大不了现在用个假名,以后风头过了再改回来呗。

  想罢,我就一咬牙跟她说好啊,谢谢副校长给我赐名。她咯咯一笑,就撑着下巴想了起来,想了好一会,她突然开口就说,要不就叫吴青峰咋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