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最后老爹就火了,开口就骂我是个傻逼,说到这他就笑了下,然后又说,你真是个毛驴粪子不懂吃香哦,那个傻子女子学校多爽啊,没准你个瓜娃子过不了几个月就能让老子抱孙子了。

  听我爸这么一说,我不禁也是淫笑了一声,果然老爹是个充满大智慧的人啊,一眼看穿三百年,连女子学校好泡妞这种事都能给我想齐全了。

  一想到女子学校里那成千上万的大长腿和大波波,我的那小心肝顿时就骚动了起来,你妹哦,这要掉进女人窝里,岂不是夜夜做新郎啊?

  我也顾不得跟我老爹说拜拜了,火速的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司机就跟他说开车,司机呵呵一笑,踩着油门就飞了出去,一边开就一边说,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哦,一天糙一个妞都不带眨眼的。

  我一笑,转头看着他说,师傅你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是一代浪人吧?司机就对我淫笑了下回道说啥子浪人啊,我就是个狼人,想当年,改革刚开放的时候,大批的小姑娘涌进广东啊。那时候,我跟你说,我家的床都要被整塌了。

  我见这司机也是那种牛栏山的吹牛高人,便应和这问他到底搞了多少小姑娘,数了没有?司机摇头说数倒是没数,反正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排。然后我就贱笑着问他那些不同的女人有没有不同的味道啊?

  司机又是淫笑了下,说那必须的不同的酸爽啊,只是现在跟我老婆那臭疙瘩地方搞多了,那些小姑娘的味道都忘了...

  她老婆的臭疙瘩...

  我当时也是醉了...

  跟司机又吹了很多的牛,不知不觉中我们就进了龙川县城,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开始多了起来,只是人群当中,时不时的就会出现那么几个黄毛绿毛爆炸头,一看就不是啥子好东西。

  我就问正在一本正经开车的司机说广东这边是不是很乱啊,咋街上混子这么多。

  司机或许是有些犯困了吧,点着一根烟就眯着眼说,现在广东的治安还算可以啦,只是每天都有黑社会火拼死几个人而已啦,不像那个啥北京,一场雾霾不知道憋死多少人...

  "酷匠e网\M唯t\一正;W版◎,'其Pb他都tk是1盗版

  我晕,谁他妈告诉你雾霾会憋死人的!顶多也就让人长久吸收不到阳光而死好不!

  车又是开了好几分钟,开过一条乡间小路后,司机就把车停了下来,我问他多少钱,他说见我是第一次来广东,就不把我当小猪崽子宰了,两百就够了。

  我靠,两百还不是宰猪呢,你他妈是把老子当狗宰了吧!

  心里是这么骂的,但我嘴上没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呢,只得老老实实地给了他两百块钱,然后推门下车了。

  刚下车,司机就跟赶去投胎似的掉头就飞走了,无语。闻着那重重的尾气,我放眼往前面望去,我滴个草啊,不得不说,这学校的大门还真记吧气派!

  那雄伟的大门,有我家房子那么大吧!大门边挂着一个超气派的牌子--广东省华东女子私立学校!

  我去,这给我看的,真尼玛有气场,尤其是那门口还站着两个保安,就跟那啥农村里贴在大门上的门神似的,笔直笔直的。

  老子目瞪口呆的就往大门走出,刚要进校门的时候,我就被一个人模狗样的保安给拦住了,跟我说这是女子学校,男人请止步!

  哎哟卧槽,这尼玛还挺叼的嘛,不愧是女子学校,连个狗日的保安说话都这么叼!哥们我还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挺直了腰杆就跟这保安说我也是来这里读书的,介绍我来这里的是吴洁吴老师!

  吴洁自然就是我那堂姑的名字了,来之前我爸跟我介绍了下这个我从未素面的堂姑,我爸说我这堂姑从小就是在我们萍乡市里读书的,后来在我们市里的师范大学毕业后就来了广东的一所小学教书。

  说到这,我爸那时候还特别自豪地跟我说,她在广东没待两年,就嫁给了一个本地的钻石王老五,老有钱了,开的是宝马啥的,结婚后她老公就找关系把她搞来了这所私立学校教书。

  保安听我说是来这里读书的,用那非常不相信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就特别嚣张的跟我说让我在这等一会,他去给吴老师打电话,然后就进了门卫亭。

  我真是日他媳妇了,干了,你说你一个臭保安,跟老子装个记吧啊,真他娘的傻*!

  保安没两分钟就出来了,只不过出来的时候对我表现的就温顺了不少,说让我等一会,吴老师等下就出来。

  我当时就在想,我这堂姑是不是在这学校特别叼啊,要不然这保安的臭脸咋会变得这么快呢,不过想想也对,人家老公可是钻石二百五,能不叼么!

  点着一支烟,我就背着行李抽着烟等了起来,等的时候我还在想这堂姑到底长啥子样哦,希望不会比那些小姐还丑哦。不过从我的直觉又不觉得她会太难看,她要是丑的话,咋个能嫁进豪门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