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凌晨,天都蒙蒙黑的没有一丝亮的样子,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在河源的大街上漫步了起来,走了没两条街,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尼玛,咋这里的店面都通宵营业呢,而且门口还站着这么多女人做啥子。

  之前我听班里的二狗子说,广东这边鸡店多,想必这些也就是鸡店吧,我操,这一条街过去得多少鸡店啊,真他大爷的牛叉啊!

  本来哥们我是不想在这些鸡店中过去的,但出于好奇的心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一走进这条‘鸡店大道’我就后悔了,他大爷的,这些个小姐真他妈的贱啊,或许是因为哥们我比较帅的原因吧,呼啦啦的一大群冲到路中间就拉着我...

  “靓仔,打个早炮撒,只要五十块。”一个打扮妖艳的小姐扯着我的胳膊说道,听声音的骚媚的,出于自然反应我就看了她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死人啊,卧槽踏马的,你他妈都有我妈年纪那么大了,还靓仔呢,靓你大爷个二愣子!

  …看正j版、G章o节+m上B》酷@匠网U

  于是我就没好气的说,这都凌晨了,打哪门子晚炮呀。这老娘们一听,就连忙改口说早炮!早炮!三十一炮干不干!

  一听只要三十块,我不禁心里又是吐了口唾沫,你大爷个麻花锤子,看到你那张老脸老子硬都硬不起来,打个记吧炮!

  正想数落两句的时候,其他的小姐一个个都叫了起来,什么只要三十的,只要二十的,甚至还有十块钱就可以打一炮的!我当时就无语了,这广东是不是最近嫖客都被扫黄扫走了啊,整的这些鸡都一个个发春了。

  再看一看那一群扑上来准备吃了我的小姐,我踏马都有种想吐的感觉,尼玛,这一个个的,老的都有我奶奶年纪那么大了,就跟那啥山上跑下来的妖精似的。

  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悔了,吃了没啥事干来这小姐一条街玩啥啊,这他妈哪是鸡窝啊,简直就是养老院了。我想跑来着,结果发现我居然跑不动,草,哥们我英名一世,这次居然被一些老成精的小姐给围在马路中间了!

  挣扎了数次,我都没突破这群‘钢铁娘子军’的包围,正想束手就擒的时候,路上居然开来了一辆出租车!我滴个去啊,一看到有车来了,我果断的觉得我的生路来了。

  出租车在离我们大概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拼命的摁喇叭,那狗日的大灯射的老子那304不锈钢狗眼都要瞎了。我一边跟那些小姐叫着说我还是个学生,不打泡!一边往出租车的方向移了过去。

  不得不说啊,都说人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要水泥,我看这些小姐那老脸估计早就挂哪家的树上,哥们我每次移动一步,她们就跟上来一步,惹得哥们我都想以一个三百六十度空翻然后给她们一人一巴掌,草!

  实在是木得办法了,就在离出租车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推开了一个小姐,然后也不顾其他拉着我的臭鸡,飞速的冲了过去,跃上发动机盖然后火速的跳下车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门关上后,我连忙对司机说去华东私立学校!司机是个中年男子,对我笑了笑,然后拉上倒档就往后倒车,那些小姐还不甘心,追着就不停地拍打发动机盖,我也是醉了!

  车倒出这条鸡窝街后,我就对司机说了声谢谢,要不是你,我现在估计就被那些小姐给五马分尸了。司机一乐,就跟我说,他常年都在这条街附近拉客,经常遇到那些男人走进这条街后就被纠缠了,所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没事就到这条街里去转转,碰到被纠缠的人就拉他们上车。

  嘿,我心中不禁就是一乐,果真这大城市就是大城市哦,出租车都这么有素质,要换做在我们萍乡,你要是遇到啥子困难,路人不但不会帮助你,能不给你火上浇油就阿弥陀佛了。

  车开了半个小时,都出了河源市区了,周围都是大山,我就问司机这是到哪了啊?司机笑了笑,问我是不是刚来河源啊,我说是,他就跟我说,我说的华东私立中学在龙川县,离河源市区九十多个公里呢。

  卧槽踏马的,一听我就无语了,原来那啥子鸡儿学校在龙川啊,早知道老子就在龙川下车了,害的老子还要多花钱打车回来。也怪那些狗日的小姐,踏马的,要是她们捣乱,没准我问清路线后就直接坐客车去龙川了,哪要的打车啊,但现在人家都开一半了,我总不能说下车要坐客车吧?

  出租车司机见我黑着个脸,就问我是不是去华东私立学校找人的啊?我说不是啊,我是去读书的啊,当时我心里还在想这司机是不是傻*哦,老子这么纯洁无暇的一个人,难不成不像学生啊?

  司机一听我的话,戴在眼珠子上的眼眶就直接掉了下来,连眼眶都不捡了,减速问我说:靓仔,你确定你没有被骗吧?那华东私立学校全称广东省华东女子私立学校,你个男人,咋子有可能去那里读书嘛!

  啥?啥子玩意?听到司机的话后,就轮到我傻眼了,傻了吧唧一两分钟,我心里就嘀咕是不是我爸这二愣子扯错学校了哦,于是就借了司机的手机给我家里打电话,司机也把车停到了路边。

  或许是因为天还没亮的原因吧,电话响了五六声我老爹才接电话,电话一通,我就问他个二百五是不是说错了学校名字啊?

  我爸呆了下,说没错啊,你堂姑就是跟我说的华东私立学校嘛。

  草,我当时气的差点没跳起来,就骂我老爹是个二叉,这踏马可是个女子学校,我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能屈服去女子学校读书,这他大爷的不是开玩笑嘛!

  老爹给我说了很多,大多数都是劝我去的话,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答应去那里读书了,还说我宁愿去牢子里吃盒饭,也不去女子学校读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