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这矿上的条件还真差,要吃没吃的,要喝没喝的,就连拉屎撒尿都得去山上找个草丛,尤其是晚上,那野兽的叫声,吓得哥们我尿都要出来了,更别说睡觉了。

  在矿上住了两天,蛇吃完了,剩下的就是吃野草了,吃了半天野草后我就受不了了,背着宝宝仔我就偷偷的溜下了山。他妈的,谁爱在这鬼地方待谁待去吧,我是受不了了,在这受罪,我还不如去派出所吃咸菜呢。

  下山后,我先是溜回了家,所谓的投案自首那都是假的,当我傻逼呢?

  回到家,我爸妈妈正在吃饭,当见到是我回家了后,愣了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我爸这二锤子抄起一根扁担冲过来就对我抽了一棒子,我是不敢还手,放手就让他打了起来,打的哥们我满满的都是泪啊。

  打了我好一阵子,或许是打累了吧,我爸叫我妈拿出了一根麻绳,然后绑着我的双手就给我吊在了院子里的歪脖子树上。

  说真的,就我爸打我的时候,我有千百个机会逃跑,可是我没有逃,毕竟逃也不是个办法,杀人坐牢这事我还是知道的,我不想我跑了,让我爸来为我承担责任,那样我还算得上是儿子吗?

  他把我吊结实后,就拿着扁担站在我身下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强忍着笑了笑,说杀人犯法,我等下就去派出所自首,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说这话的时候,我爸气的鼻子都红了,而我妈站在不远处我清晰的看见她哭了...

  院子里沉寂了许久,我爸小声的对我说了句,放屁,谁说叫你去自首了?我说不去自首那去干嘛?难不成我还得来个以死谢罪啊?

  我爸骂了句没出息,用扁担又是抽了我下,然后就松开了绳子把我拉着进了屋。我靠,我就无语了,合着我他妈连个畜生都不如啊,想把我吊起来就吊起来,想把我放下来就放下来,杀猪也不带这样玩啊!

  进屋后,我爸就坐在凳子上点着了支烟,然后吩咐我妈关上了大门,我心里咯噔了一声,心想我爸还蛮有情调的嘛,难不成想来个关门打狗?

  关上门后,我爸巴拉巴拉抽了两口烟就对我说,咱家就你一根独苗了,你绝对不能去坐牢!一听他这话,我就满是疑惑,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

  我爸就跟我说,被宝宝仔捅伤的那个学生没死,只是被刺伤神经了,估计这辈子是下半身瘫痪了,虽然现在警察抓捕我跟宝宝仔的力度不大,但我要是长时间在县里的话,警察迟早有一天会找到我的。

  听到王凯没死的消息,我心里不禁舒服了点,就问我爸到底是想让我去干啥?我爸叹了口气,说咱家不能没有接香火的,我联系了下你一个在广东一所私立学校当老师的堂姑,她有办法让你在学校不用实名登记,只是没有学分罢了,你就去广东读几年书吧,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啥?啥玩意?一听我爸这话我就愣住了,去广东?这他妈不是开玩笑的吧,难不成要老子千里迢迢去躲猫猫?要知道哥们我才十七岁啊,难不成我要从十七岁开始就逃亡?

  我操,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刚开始我怎么都不同意,说去逃亡的话,我还不如去坐牢呢。后来我爸又跟我说了许多,说的大多数都是家里不能后继无人,我要是去坐牢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回来,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这青春在监狱里度过,还说如果去逃亡的话,没准几年风头就过去了。

  我爸跟我说了很多很多,还跟我说以后去了广东就不要打架了,好好混几年日子,几年过后就是个真男人了...说到最后,他跟我妈居然都哭了。

  我明知我爸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自然不能再拒绝,便答应了他们,算几把拉倒吧,逃亡就逃亡,要是被抓到了,那就说明哥们我命浅,要是没被抓到,那就说明哥们我命不该绝!

  见我答应了,我爸就让我妈赶紧给我去收拾点东西,然后他就给了我五千块钱,说让我下午就走,免得等下碰上了警察来访。

  没有午饭,没有轰轰烈烈的送行,拿着行李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哭了,没想到,我的人生会在这一时失意中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从一个学生到逃犯,我只用了那么一个一念之间......

  按照我爸给的地址,我到了县城的车站买了到广东XX的车票,坐在候车厅等车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我的那个让人厌恶的女同桌...不知为何,在这时候我居然想起了她。

  +%酷匠c:网永5久\F免)u费看;小、说"|

  呵呵,真不知道王凯的残废会给她带来的影响,不知道她会不会记恨我一辈子。

  直到这一刻我突然才明白,我居然对林小曼有些感情了,我想这应该不是爱,只是那种青春期的懵懂感觉。

  下午六点,我上了那趟去我下一个生命的车,上车后,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就坐了下来,车缓缓的开出南城这座小县城,车窗外的霓虹灯这一刻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可爱...

  坐了五个小时左右吧,车已经到了赣州,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过了赣州就要到达我的目的地了,我看着车窗外黑暗中的大山,不禁颇有感慨,这还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开家吧,只是没想到我居然会走的如此之远。

  这种远,不是距离上的远,而是那种与世分离的远。在我看来,江西就是我的家,这里孕育了我十七年,而我却要背负着一个逃犯的罪名逃离我的家。

  这或许就是那该死的命运吧!

  凌晨两三点钟,我终于到达了我的目的地,这是一座广东省最北面的小城市,一下车我就差点给干傻了,草的,老子还以为广东是个繁华的地方呢,合着也有这种山窝子,比我家那山沟沟还要山沟沟。

  真尼玛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子以为出山了,结果却发现又掉进了一个山窝,草踏马的狗日的命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